第195章 番外篇,罗绿珠的等待

再过几个月,他们就可以结婚!那时候,她就可以嫁给仲亭了!

罗绿珠一脸的兴奋,磨了一个月,妈总算答应,她一毕业,就为他们举行婚礼。

"喂!仲亭,妈同意了!"罗绿珠悄悄从屋子走了出来,一脸的兴奋,她压低声音,手里是老式的手机。

"真的吗?同意就好了!你自己小心点,我过几天赶过来,我爸说,我们先订婚,等你一毕业,我们就结婚!"

"好,都依你!"罗绿珠一脸的笑意。

"太晚了!你早点睡!知不知道!"

"知道了!晚安!"罗绿珠脸一红,挂了电话,边往回走,边对手机傻笑。

忽然脚下一个踉跄,她直接扑倒在地,"哎呦!什么东西?"

膝盖吃痛,她眉头一皱,连忙爬起来,就着手机的银光,往地下一照。

刚才绊倒她的东西是,她眉头轻皱,轻轻用手一推,似乎是个人,不知死活,她慢慢伸出手,探了下他的呼吸,没有……她吓得连连后退,不行,她要叫妈妈!要叫素心过来看看!

"别走!救我!"那人忽然出声,声音虽然沙哑,却是不难听。

"没死?"罗绿珠轻轻靠近,伸出手,想再试探一下他的呼吸,却不想,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吓得她发抖,拼命的想要挣脱他的禁锢!

"绿珠!大半夜的在外面干嘛呢!"屋内传来罗婆婆的声音。

"妈!这里!"她低头看了眼手臂,随即大吃一惊,刚才那人居然……居然没有了……难道是妈妈常说的鬼?

一想到这个,她脸上闪过惊慌,有些慌乱的从地上爬起来,手脚并用的,快速朝屋内跑去!

她刚关上大门,就听到屋内罗婆婆的声音,"绿珠,大门锁紧,赶紧去睡!"

"好!妈!"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快速锁好门,唯恐刚才那人跟过来。

她和素心的房间在东边的屋子,本来是前后通房,后来被爸改了下,素心喜欢采光的地方,她倒是无所谓,阴暗就阴暗吧,她在家时间也不长!

可是此刻,还没进屋,她就觉得屋内,包括堂屋,她都觉得有些阴冷。

她可不可以去和素心睡?素心会这个,一定可以除鬼。

"你可以试试!也可是试着出声!"阴冷的声音在耳畔传来,罗绿珠吓得连忙转身,黑漆漆的堂屋,空寂寂的一片,别说人,连个鬼影也没有。

妈!罗绿珠吓得尖叫一声,很快发现自己居然不能说话了,她眸子闪过无尽的恐惧,天哪!这是怎么回事,她连连后退,无声尖叫的跑进房间,快速关上门,心跳瞬间加速!

连灯都忘记开,她喘息的慢慢走向床,忽然她发现她的被子居然在蠕动,一个高高的隆起,吓得她连连后退。

"啪!"她手抖的打开灯,抓起门角落里的木棍,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也不管被子里有什么,举起木棍,对着被子就是一阵猛打!

只是灯光下,她每一棍下去,被子都会凹陷下去,然后她这一棍下去,那一棍就起来了!

一阵猛打后,她慢慢用棍子挑开被子,随后吓得无声尖叫的跌坐在地, 她刚才那么一阵的猛打,床上居然真的有人,不!是鬼!是魔鬼!

在她掀开被子的那一刹那,他狰狞的脸上,一双无神的眼睛猛的打开,死死的盯着她……"你毁了我的容!"他在无声的控诉!

"啊!不是我!不是我!"罗绿珠尖叫出声,忽然发现自己可以出声,她连忙跪在地上,慌乱的朝门边爬去,"妈!素心!救我!救我!"

"呵呵!叫吧!她们能听到早就来了,来了也未必打的过我!"那人慢慢坐起身,鄙夷的看着地上的罗绿珠,不自量力!

罗绿珠一怔,妈妈有什么本事,她比谁都清楚,她来不了,发现不了,只能说,对方比妈妈厉害,这屋子被下了妈妈说的禁制,她无力的靠在门边,轻声问道,"你究竟想干嘛?"

"别怕,我不想伤害你,只是你们家适合我疗伤!疗完伤我就走!"

"你没骗我?"罗绿珠迟疑的看着他,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相信他的话,她看了眼他恐怖的脸蛋,连忙低下头,"你这样太恐怖,我怕我半夜看到你会害怕……"

"咳!"那人轻咳一声,声音瞬间变得低沉带有磁性,"那这样呢?"

罗绿珠小心翼翼抬起头,随即惊讶的捂住嘴,他的眼睛很漂亮,就像是天上的星星,满脸的络腮胡消失的一干二净,脸上黝黑狰狞的皮肤变成了小麦色,高挺的鼻子,垂到肩头的长发,轻轻勾起的嘴角……"你是人是鬼?"罗绿珠下意识的问道,鬼恐怕没有这么漂亮吧?

"喊我六哥就可以!"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果然相由心生,他的容貌一变,她的心底的害怕去了三分,甚至有些热心的问道,"六哥,我可以怎么帮助你?"

"什么都不用!"六哥眸子低垂,身子一闪,落在凳子上,"你睡觉就可以……"

地上很凉,罗绿珠听到他那么一说,连忙爬起来,关了灯,快速坐在床上,小心翼翼褪去鞋子,连忙钻进了被子里。

本以为有一个陌生的男鬼在屋子里,她会睡不着,却不想,她很快睡着了,睡到了半夜,似乎听到轻轻的闷哼声,她悄悄抬起头,就着月光朝那六哥看了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已经卷曲的躺在地上,浑身打着哆嗦!

"喂!六哥!你怎么了?"罗绿珠伸出手,轻轻摇了摇他,眼底闪过担忧,他似乎很痛苦,不会出事吧?

她眉头一皱,连忙用力的搀扶起他,慢慢朝床上走去,天哪!他的浑身冰冷,怎么会这样?她娇小的身子,刚把他放在床上,他滚烫的手一把抓住了她。

她一愣,怎么会又热了起来?这忽冷忽热又是什么情况?不行,她必须去找热水!

罗绿珠小心的抠着他的手,想去后院去端水,却不想,他用力一拉,带入了怀里,他神情恍惚的喊道,"别走!救我,我好难受!"

"那你放开我!"罗绿珠声音很低,明知道妈她们会听不到,她还是忍不住压低声音,"你放开我,我去端水……"

她的话音被吞没在他的嘴里,她惊恐的看着他,努力的想挣扎开,却不想,他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罗绿珠挣扎不开,她的眼泪哗啦哗啦的往下流,不可以这样!放开我!

月光下,闪闪的泪光中,两道身影快速纠缠着,谁也听不到月光下,那低低的哭泣声……"对不起!我当时不知道,我的毒性大发……"六哥从身后轻轻揽住她,"我……虽然不是人类,可是……我可以负责的!"

她在哭,过了年以后她只要毕业就可以嫁人的,可是现在,她全毁了!罗绿珠愤怒的转身,低吼。"嫁给你一个鬼吗?你毁了我的人生,你知不知道!"

"绿珠!怎么了?天还没亮呢!就醒了?不会是高兴的睡不着吧?"屋外传来罗素心的声音。

"没有!我在写论文!"罗绿珠一愣,随即说了句。

"唔!那我继续睡了!"

六哥眸子一凝,手一挥,他有些急,"你别生气,我不是人,你救了我,我却!"

"你离我远点!我要睡觉!"怕吵醒妈妈和素心,她一把推开身后的六哥,抓起被子,整个人埋了进去,有些无助的哭了起来,从天堂到地狱,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六哥眸子闪过无奈和懊恼,赤裸的身子一抖,一件长袍出现在身上,他慢慢走下床,打算去椅子上将就一晚。

"站住!你还想病吗?"罗绿珠探出小脑袋,眼睛肿肿的,"睡我脚下!"

六哥心头一喜,连忙走了过来,一脸歉意的看了她一眼,却不想,她一头钻进了被子里,他苦笑,轻轻躺在她的脚下那一头。

也许是哭累了,她一觉睡到天亮,天刚亮,她慌乱的爬了起来,原本以为在看到妈时,她会说,她却在开口时,却是心软了……接下来的一个月,她都几乎会端一盆冷水进屋,他的伤一天天好了起来。

"我要回去复命了,这个你拿着,最快一个月,我来找你,最慢一年!等我!"六哥一个通绿的手镯轻轻带上她的手,他在她额头亲了一下,"绿珠,等我!"

"好!"她轻轻点头,摸着手上的镯子,依依不舍的目送他的离开,她会等的!

可是她不知道,那一等,后来,她才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她怕妈妈发现会打死她,她只能找上仲亭坦白一切,苏仲亭在她苦苦哀求下,无奈的同意假结婚,看着仲亭痛苦的模样,她心底满满都是歉意,哪怕后来看到素心和他在一起,她都可以选择看不到,因为她要等他……可是,她不知道,她还是没有等到他的到来就已经被害了,看着罗素心狰狞的面孔,她不甘,还有几天,他就来了,他就可以看到她和孩子了,不!她不甘心就这么离去,她会等着……

六哥,你说的,只要拿着这手镯,你就会来找我的,我等着你,我在这里等着你……

喜欢将臣老公缠上身请大家收藏:()将臣老公缠上身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