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锦鲤化龙

将近三丈长的大青鱼才刚跃出水面,一条比大青鱼还要大一圈的黑鱼紧跟着跃了出来!

大青鱼血淋淋浑身是伤,大黑鱼雄赳赳攻势猛烈。

青鱼在逃,黑鱼在追。

一青一黑、一小一大两条鱼,窜出湖面又钻入湖中,一跃接着一跃,转瞬间,一逃一追朝我这边游了过来。

我以望气术一瞧,这大青鱼周身黄气翻腾、大黑鱼全身黑气萦绕。

竟是邪胜了正!

只见青鱼高高跃出水面,黑鱼紧追而出,再空中追上了青鱼。

黑鱼张开大口,口中尖齿獠牙,一嘴咬住了青鱼的尾巴。

两鱼纠缠着坠入湖中,掀起数长水花。

下一瞬,就又双双跃出了湖面。

这一次,黑鱼紧咬青鱼尾巴,是被青鱼带出湖面的。

青鱼疯狂挣扎,跃出水面又砸入水中,就是甩不掉黑鱼,倒是搅得水花四溅,轰隆声不绝。

眼看青鱼的尾巴就要被咬断,也刚好到了我的攻击范围内,我忙从怀中掏出银狐面具戴上。

戴着银狐面具,我的气势陡然一变,变得不怒自威。

我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从怀中夹出一纸金黄符文,抬手间符裹双指,猛地一指黑鱼,口喝:“退!”

黄符化作一道金光,激射黑鱼,正中黑鱼右眼。

“刺啦!”

一声烈火烧损血肉的声响中,黑鱼松开了血口,放开了青鱼,并发出尖锐的惨叫声,遁入了水下。

没了双鱼打斗的声音,四下里忽然安静了下来。

青鱼浮在湖面上,鲜血不住地流,双眼中流转着智慧的眼神。

它在找我。

我回头看了眼陈家大院,黑灯瞎火的,不知为何,并没有被双鱼震耳的打斗声吸引而来。

我松了口气,没有别人在场更好,当即站起了身。

大青鱼看着我,鱼眼中竟流露着感激。

鱼嘴张合见,一个苍老的男声从青鱼口中发出:“多谢大师出手相救。”

我上前了几步,但也保持着安全距离:“举手之劳而已,无足挂齿。”

青鱼能口吐人言我倒是不惊讶,这世间万物皆有灵,只要修行到一定程度,莫说开口说人话,就算化成人形,也不奇怪。

只听青鱼又说道:“大师深夜来此,必有目的,可有我能相帮之处?”

我点头道:“在下要到湖底寻一样东西,你既生于此湖,不知你是否知道,这青龙湖底有无千年淡水珍珠?”

“有!我就收藏有两枚。”大青鱼激动的语气一顿,歉然说道,“可惜……我的地盘被那邪物占了,大师所需的珍珠,我无法相赠。”

我一听真有千年淡水珍珠,心中一喜。

黑鱼?

黑鱼身上萦绕的黑气,正是青龙湖上黑色死气的源头!

不除黑鱼,这青龙湖终将化为一片死地,绝佳的风水,就将变成最坏的风水,从而影响到陈家的风水。

陈家的风水一旦变糟,最终也会影响到我。

爷爷拿命为我算了最后一卦,算得我的破劫之法,就是借助陈家的富贵气替我冲劫,我岂能让陈家的风水局遭到破坏?

我正思索如何下水取珠,顺便除掉黑鱼,青鱼就说道:“大师,您道行高深,想必您也不愿看到这青龙湖中一切生物灭绝,沦为死地,恳请您出手相助!”

“自古邪正不两立,我当然会助你,但那黑鱼到底是什么怪物?”

青鱼叹道:“它与我本同是着青龙湖中的一尾锦鲤,我们一起修行了上千年,都有了化龙的资质,可就在前不久,青龙湖中忽然出现了一股邪念,侵蚀了它,竟让它变成了邪物!”

邪念?

我隐隐感觉,陈家的风水局似乎会牵扯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一道能像灵魂一般夺舍生灵的邪念,会出自什么样的恐怖存在?

“大师!近日青龙湖底已有龙门出现的迹象,一旦让它越过龙门化成邪龙,那么方圆十里,都将成为死域,一切都将成为它化龙的养分!还请您慈悲心肠!”

青鱼的话,震惊了我。

邪龙!

确如青鱼所说,邪龙诞生,将会吸尽方圆十里的所有生机!

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陈家,亦或是为了天道,这黑鱼,都非除不可了!

化龙之前,它道行再高,也不过是小妖一只。

一旦让它化成了邪龙,就无人能奈何得了它了。

我郑重道:“自古正邪不两立,我当然不会放任它化成邪龙危害四方!”

青鱼喜道:“多谢大师!”

我说道:“今夜它受伤了,不会再出来了,我入水寻它反而难以发挥我的优势,这样吧,待我去寻一叶扁舟,明夜子时,你引它到湖中央,我们联手除了它!”

大青鱼连连答应。

与大青鱼道别,我心事重重地到了陈家,一夜难眠。

我总感觉我走到今天这一步,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操控了的。

我们家为什么会家破人亡?

《隐龙经》为什么会到我手里?

我为什么会和陈家牵扯上关系,需要用陈家的贵气来助我渡劫?

那一窝黄仙为什么追着我们姜家不放?

……

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孤煞王墓!

而这孤煞王墓,就在卧虎山!

卧虎山是陈家风水的关键!

陈家的风水,关乎着我的生死!

本来毫无关联的事情,忽然联系到了一起。

将这些事情联系起来,就越发觉得这一切都是被人操纵着着的!

会不会真的有人操纵了姜家、陈家的命运?

爷爷能掌控陈家的命运,为什么就不会有人能掌控我们两家的命运呢?

这个问题,一只困扰了我一整夜,加一整个白天。

直到夜幕降临,我才终于强行掐断了关于这个问题的思考。

我应约划了一艘小船,行至青龙湖中央。

约的是子时,但为了避免黑鱼一入夜就对青鱼发难,我天一黑就等在了湖面上。

黑鱼被邪念侵蚀,是邪物,见不得阳光,白天是不会与青鱼纠缠的。

但夜,却是所有邪物活动的时间。

黑夜不但不会限制邪祟的能力,还会加强邪祟的能里。

此刻,湖中央静悄悄的,全然没有夏日里的青龙湖白虫争鸣的热闹。

可我知道,这反常的寂静之后,就是“狂风暴雨”。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