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卑鄙小人

如何化解鬼婴的怨气?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

换做我是那鬼婴,只怕陈家早已不在了。

让鬼婴原谅陈贵与李琼,只是最理想的状态。

但多半是行不通的。

如果行不通,我只好让它再死一次了,暂时化解陈家的危机。

李琼坐在我的床上,看陈贵的目光仿佛能把陈贵千刀万剐。

陈贵则瘫坐在地上,悔恨难当。

可他悔恨又有什么用呢?如果他没让那孩子胎死腹中,而是生了下来,那么陈家早就遭天谴灭亡了!

若是五年前,陈贵真没让自己的第二个孩子死在娘胎中,只怕他现在会更悔。

那一纸婚约上写得清清楚楚,陈贵只能有陈婷这一个女儿,不能再多生一个子嗣来分陈婷的贵气。

既然签了,就得遵守。

否则,就是藐视了那些作证的神、鬼,必遭报应。

我并不觉得陈贵和李琼可怜。

他们这一生所有的悲与欢,都是自己作出的选择得到的结果。

真正可怜的,是那鬼婴。

它连选择都没有。

它恨,要复仇,我理解,也可怜它。

但我必须阻止它。

因为,它若杀了陈家一家,便也等同于杀了我。

离我二十周岁的劫,不远了!

我必须在二十周岁的生日之前,和陈婷结婚,借着陈婷的“贵”,冲劫。

并且,我还要确保陈家的风水不出问题,让陈家一直富贵下去,直到我度过大劫。

否则,一旦陈婷的贵气受损,无法助我渡劫,我与陈家,都会完蛋。

我叹了口气,说道:“陈伯伯,过往已是云烟,放眼当下吧!你种下什么样的因,就一定会得报什么样的果,后悔有何用?”

陈贵苦涩一笑,随即就流下了泪。

李琼的情绪也已经稳定,她平静得有些异常,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等了片刻,等陈贵也彻底平静了下来,才问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陈贵支支吾吾说了一遍。

我听了大惊:“陈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听到婴儿的哭声了?”

陈贵点头:“都听到了!所有人都说那哭声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孩被掐哭了一样,哭声惨烈而痛苦,我听到的也是这样的!”

“而且,我甚至感觉到了它……碰到了我!”

我失声道:“不好,快回去!”

陈贵慌道:“怎么了?”

我哪还有空和他解释?

这鬼婴,并不是单纯的怨恨父母,它甚至要杀死所有人!

而且,它的实力在诅咒被破解后,不减反增,竟能让陈家上下几百人同时听到它的声音了!

鬼婴背后有高人出手!

会是谁?

李义?

昨晚听见它笑声的人,都得死……

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利用了它的怨气,大开杀戒?

我的脑海中,闪过了一道身影,不是李义,是王婆婆!

王婆婆,是与我姜家有仇的最后一只黄皮子!

我北上来到西京,她也来了,会是她想要阻我借助陈家渡劫而做的手脚吗?

我风风火火赶到了陈家大院,但还是来晚了。

已有人死了!

陈家大门口,死了七个下人。

七个都是男人。

他们的尸体,摆成了一个字。

“死”字!

又是死字!

李琼一见这个字,就疯了一般笑了起来,叫道:“我儿子来报仇了,我儿子来报仇了,你们都得死,都得死!”

陈贵脸色惨白,打着哆嗦,早已吓傻了。

而陈家其他的下人,早就跑没影了。

于是,西京第一首富的陈家府邸,原本占据了西京最好的风水,可此时,却冷冷清清的,甚至死气沉沉的,犹如一片死地。

我倒是不担心陈婷。

陈婷昨天到家就往家后面的卧虎山上去了。

我担心的是陈家那数百个下人的性命,因为它昨夜的笑声,就是在告诉那些听到的人,它,要杀了他们。

我走到“死”字旁,蹲下身查看那些尸体。

很快就发现,除了性别统一是男的以外,还有一点也是统一的。

这些男尸的嘴型是一样的!

他们都噘着嘴,似乎连死了,都想喊出什么来。

噘着嘴……

鬼?

贵!

是贵!

鬼婴杀光陈家下人后,下一个目标,就是陈贵!

我忙问道:“这七人何时死的?”

陈贵失神回道:“不知道,我们去找你的时候是十一点,那时家里还只是乱哄哄的,但并没有死人。”

“所以,这七个人是白天死的!”

鬼婴已能在白天杀人了!

这说明它已经不再是厉鬼,而是索命鬼了!

索命鬼怨气之浓重,不惧阳光,不索尽所有怨恨之人的性命,它的怨气,就永远只会增加,不会消亡!

甚至,哪怕它所怨恨之人正常的生老病死了,只要不是死于它手,它的怨气都无法化解!

一旦索命鬼有一丝怨气无法化解,它将永远回荡在阳间,怨气会越来越多,最终大开杀戒!

这时,身后远远的传来了一个声音:“陈贵!”

这是一声孩童稚嫩的声音。

可这干净清脆的童声中,又似乎充斥着邪恶。

“陈贵!”

“陈贵!”

“陈贵!”

……

每叫一声,声音就近了一分。

我循声望去,看见两个陈家下人打扮的人,以一种怪异的姿势跑了过来,很快就到了跟前。

陈贵早就被那一声声童声吓得肝胆俱裂,忙躲到了我身后。

可李琼却迎了上去。

她的眼中满是疼爱,跑过去抱住了那两个下人,嘴里还柔声喊着:“我的儿呀,我的儿呀……”

而那两个下人,七窍流出乌黑的血,脸上挂着诡异的笑,他们看着陈贵,一声一声叫着:“陈贵,陈贵,陈贵……”

每叫一声,他们的笑容就灿烂了几分,稚嫩的童声却更阴森了几分。

每叫一声,陈贵的脸色就更惨白了一分,仿佛这一声声叫唤,在吞噬着他的生命。

可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片刻而已,陈家那些逃了的下人,纷纷以这种方式来,陆陆续续回到了陈家府邸的大门口,看着陈贵,叫着“陈贵”。

最后,连躺地上的那七具尸体,也纷纷扭头看向了陈贵,并一声声喊着他的名字。

每一个“人”发出的声音,都一模一样,是一个童声。

“陈贵,陈贵,陈贵……”

此时才下午一点都不到,才日上中天,七月的阳光明明火辣辣的,可我却觉得浑身一阵阵发寒。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