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龙涎香

它们七窍流黑血、面挂诡异笑,围着我和陈贵,发出一模一样的童声,叫唤着陈贵的名字。

一声比一声怨毒。

这画面,任我见惯了鬼怪,也忍不住地觉得瘆得慌。

更恐怖的是,李琼又哭又笑,在这些不人不鬼的东西间,来回跑动着,一个一个抱一遍,一个一个亲一顿。

她嘴里只欢喜又悲伤的叫着:“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她就像一个看见自己丢失了的婴孩后,喜极而泣的母亲。

忽然,它们齐齐住口了!

世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安静得让人心慌。

我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我的心跳竟在加快。

忽然,“噗通”一声!

死寂的世界忽然来了这么一声,而且,这声音,就是在我身后传来的!

我直接被吓了一跳。

猛地转身一看……

是陈贵晕倒了……

他裤裆还湿着。

竟然只是陈贵晕倒发出的动静,但却吓了我一跳……

我忙回过头。

可是,李琼那张脸,就与我近在咫尺!

她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看我的眼神一下温柔,一下愤怒。

“你不是我的儿子!”

“你是谁!”

“我儿子呢?”

“你把我儿子藏在了哪里?”

她开始变得满脸狠戾,恶狠狠盯着我。

我觉得我再不戴上银狐面具的话,只怕能被这群小喽喽吓死。

是的,他们不过是鬼婴的小喽喽。

是被鬼婴操纵了的行尸走肉。

当然了,李琼不是。

我退后一步,顺势伸手入我连睡觉都不离身的包,轻车熟路地掏出银狐面具戴上。

顿时,我的气势一涨。

刚刚那种被吓破胆的感觉,在这一瞬间荡然无存。

银狐面具里,存着我一半的实力。

在《隐龙经》没有修成之前,我都只能发挥我的一半实力。

面具一戴上,我便成了隐龙。

李琼还在尖声质问着我是谁。

她这不是中了鬼婴的什么邪术,只是今天受的刺激太多了,有点失心疯了。

我伸手一点她的额头,她脸上一阵放松,而后就瘫软倒地,昏迷了。

我看向被鬼婴操控的陈家下人们。

他们也看着我,脸上诡异的笑着,正如我第一次看见鬼婴时候,鬼婴的笑容一般。

好像是对我很感兴趣?

我其实当时是可以强行杀掉鬼婴的,但那样的话,报在陈贵夫妇身上的报应,就会更狠。

而鬼婴现在不知去了何处,我想杀也杀不了。

我以望气术一看,陈家的风水还算稳定。

但鬼婴对风水的影响加剧了。

用不了几天,就会彻底崩溃。

我又以望气术看陈家这些被鬼婴操纵了的下人,发现他们眉间有一团黑气。

是邪气!

和之前青龙湖中那黑鱼身上的邪气,一模一样!

可这些人明明是受了鬼婴的控制的,怎会和那邪气扯上关系?

鬼婴被那邪念控制了?

还是说,青龙湖里的黑鱼化邪龙,根本也是一个幕后之人,为了针对陈家设的局?

或者说,是针对我设的局!

不及多想了,因为它们动了!

可……

它们在互相残杀?

它们竟然在撕咬着身边的同类!

它们能轻易将同类撕成两半。

也能一口咬断同类的手臂。

场面诡异而血腥。

它们怎么会自相残杀?

正在我疑惑间,我发现昏迷的陈贵,面部扭曲了起来。

那是痛苦到了极致的扭曲。

它们自相残杀竟能伤到陈贵?

我猛然一惊,忙低身查看陈贵的情况。

陈贵的肚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我掏出一张黄符,但纸上并无符文。

与此同时,我已咬破舌尖。

我将口中的鲜血,喷到了符纸上。

黄符纸之上立刻涌现出了一道血色符文。

驱煞符!

以我非人非鬼之血,画非佛非道之符。

我的出生很邪门。

但我的血,妖邪饮了能增加道行,画成符文却能驱煞去邪。

我将符文拍在了陈贵额间。

陈贵浑身一激灵。

但他肚内的东西立刻停止了挣扎。

下一刻,他睁开了双眼。

他的眼睛,充着血,红得吓人。

他的皮肤上,血管开始突出。

眨眼间,他已变成了面目狰狞、黑色血管密布的骇人模样。

仿佛,他浑身的血管,将在下一刻爆裂。

忽然,他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叫声。

不,是他肚子里的东西发出的。

下一刻,无尽的黑气从他身上散出。

黑气眨眼散尽,陈贵恢复了正常模样,只是人却苍老了很多。

而从他身上散出的黑气,化成了一个怪物。

一个人形,却长满了黑鳞片的怪物。

它只有四五岁孩童那么高,它的面容,和陈贵有几分相似。

是……鬼婴!

它怎会变成了这副模样?

它这可不是索命鬼的模样!

它离我只有两米,看着我,冲着我笑。

还是那个诡异的笑,好像对我很感兴趣一般。

它抬手指了指我的身后。

我的身后有人踩在积水里里走路的声音。

我侧身转头一看,顿时惊呼出声。

一个由无数碎肉拼成的血人,在满地的碎肉中,一步一步,朝我走了过来。

让我惊呼出声的并不是这血人多么面目狰狞,也不是那满地的碎尸碎肉多么血腥可怖。

而是这血人的面容。

虽然这血人是由数不清的肉块拼凑起来的,但它模糊模样,却与我只在照片里见过的一个人,很像!

那个人,是我的三叔!

当年,就是三叔拼了命,从孤煞王墓中盗出了《隐龙经》,犯了王墓的禁忌,才迫使我爷爷带着我父亲一路逃亡,最终不得不将我父亲,“嫁”给了一具女尸,才生下的我,为姜家留下了后。

我们姜家的悲剧,就是从我三叔盗了孤煞王墓开始的!

爷爷说三叔之所以能带回《隐龙经》,还是使用了一门叫“桃代李僵”的禁术,堆叠十三个生人的生命,以十三个生人不同的身体部位,拼凑成一个“人”,才得以“逃”出那孤煞王墓,盗出了《隐龙经》。

可鬼婴和孤煞王墓能有什么联系?

鬼婴让这几百人互相啃咬,最后拼出这样一个像我三叔的怪物,是想干什么?

我此时心中已被恐惧和迷茫占据。

纵使我现在是隐龙,也有些乱了分寸。

只见“三叔”一步步走到了我的跟前。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