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百鬼镇玉盒

鬼的心脏,其实就是鬼的怨气之源。

这邪气,是在刺激鬼婴的怨气!

我马上就明白了,这邪气的目的,是让鬼婴的怨气爆发,然后杀人!

这是那只狡猾的黄皮子,断我渡劫之路的计谋?

如果陈家的人死了,确实有可能让陈家的风水局彻底崩塌,让我无法借陈家之贵渡劫。

可它要杀陈家的人,又何必假借鬼婴之手呢?

它自己就有能力杀死陈家的人!

另外,它那只煞眼上,也有那股我感到熟悉的邪气,那它是否也被控制了大黑鱼的那道邪念控制了?

我可以确定的是,邪念绝不可能是黄皮子自己的,以它的道行,还不足以生出能控制大黑鱼的邪念。

这股邪气,在这些天有可能是针对陈家风水局,也有可能是直接针对我的所有事件中,都有出现。

钉住卧虎山蛟脉而阻断天门风水的钉子上,有这股邪气。

导致青龙湖风水变恶的邪物大黑鱼身上,有这股邪气。

鬼婴身上,有这股邪气。

黄皮子身上,也有这股邪气。

这股邪气的主人——控制大黑鱼的邪念,有什么目的?

这些对象之间,有什么关联?

这两个问题,我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只好不再想。

我很清楚我现在最应该做的,是一心应付鬼婴。

如果陈家没了,我渡不了劫也就活不过二十岁了。

鬼婴现在还没动手,我也就暂时不动手,以望气术观察起了鬼婴。

直到鬼婴的心脏被刺激得越跳越快,表情也越来越愤怒,似乎马上就要动手杀陈贵了。

我才一咬牙,决心挥剑杀它。

可,李琼忽然像是感应到了她这个特殊的孩子即将死去,竟然冲破了我的安睡印,醒过来拦住了我。

她醒之后,明明未曾看看见我要动手,就直接跑过去抱住了鬼婴,护住了鬼婴,让我无法下手!

她背对着我,不住叫喊着:“不要杀我的孩子!”

鬼婴在她怀中一震,抬起了头,看向我。

我看见它脸上的愤怒渐渐消失了。

不知它如何做到的,就连它体内那股邪气,都渐渐消停了!

似是被它压制住了。

它看着我,目光与我的目光相撞,长满黑鳞的脸上,又露出了诡异的笑。

又是那个好像对我很感兴趣的笑。

我纠结片刻,最终摇了摇头,放下了血剑。

让我现在杀掉这鬼婴,就好比让我当着一个极爱孩子的母亲的面,杀掉她犯了错的孩子,我真做不到。

李琼的为人确实令我讨厌,但她对陈婷和这鬼婴的母爱,我能感受得到。

我就算要杀了鬼婴,至少也不应该当着她的面。

最关键的是,我看到了鬼婴和陈贵夫妇和解的可能。

和解,才是这桩恩怨最好的解决办法,杀戮只会造成更可怕的因果报应。

只要他们之对亲情还有一丝珍惜,他们之间的仇怨,就还有原谅和解的可能,我能不动武,最好不动武。

感情就是这样,能让天使举起屠刀,也能让恶魔改邪归正。

陈贵和李琼就不用说了,他们对这个孩子一定是有感情的,至少他们一直很愧疚。

而这鬼婴,也确实对杀了它的父母,有感情?

尽管很匪夷所思,但这却是事实!

事实是,鬼婴已经诞生五年了,但陈家在这五年里,却只是风水出了些问题,人却一直好好的,单单这一点,就已经足够证明,它对父母,是有感情的!

至少在对李琼下血咒之前,它没有下过杀手。

鬼婴对父母的怨恨,其实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深!

刚刚黄皮子用幻境迷住我的时候,它就有无数次机会杀死陈贵夫妇。

但它,忍住了。

注意,是忍住的!

是在体内邪气促使它下杀手的情况下,忍住的!

从陈家上下都怕亭子这一点来看,它多半是吓过陈家上上下下的,但他,没有杀过人。

如果鬼婴再多怨恨父母一些,只怕陈家早几年就凉凉了。

那它现在忽然有了杀意,却又一再忍耐,一定是因为体内的邪气!

还好它尚能抗衡邪气,不然,陈家昨晚……

我此时不禁一阵后怕,后悔起了自己昨晚任性。

我明明知道鬼婴昨晚会有动作的,却因为看不惯陈贵夫妇,就没回陈家住,还好没有出人命!

我很幸运,陈家也很幸运。

看着鬼婴在母亲怀里,竟然会露出一脸幸福的样子,我直到此刻,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哪有以怨气为存在前提的鬼,会对仇人那么心胸宽广的?

但这鬼婴,怨恨的同时,似乎又很理解父母的选择,所以才在被那邪气激发怨念的情况下,始终能忍耐着没有杀陈家一人。

真是……令我汗颜,也使我钦佩……

理解是一回事,原谅是一回事。

我理解陈贵夫妇的做法,毕竟是个正常人都想好好活着,但我无法原谅。

换做是我,陈家早就没了。

我向来是个有恩必报,有仇必讨的人。

虽然心地还算善良,但也心狠手辣。

所以,鬼婴如果不失控,我留它一命,想别的办法弥补它对陈家风水的不良影响。

如果它失控,我就要它灰飞烟灭,叫它再无作恶可能,之后的因果报应,之后再说!

好在鬼婴此时不禁很平静,好像还很幸福,丝毫没有失控的迹象。

我伸手在银狐面具上一抹,施展了《隐龙经》里的引气术,然后看着鬼婴,摸了摸自己的腹部。

我想表达的是,我能将它腹中的邪气拿出来,看它能不能意会。

可它却只是看着我笑,傻不拉几的好像根本没懂我的意思。

也在这时,李琼也许是感觉到了我的杀意已经没了,她紧绷的身体一松,像是松了口气。

而后,她竟捧起了鬼婴的脸,抽泣着说“对不起”,却又欢天喜地般笑着。

哭是愧疚。

笑是欢喜。

她愧对这个孩子,欢喜能见到这个孩子。

哪怕,她的这个孩子,已经变成了一样让她惧怕的东西。

鬼婴的视线这时也已经从我身上移到了李琼身上。

这一幕本该温情,可我看到它体内的邪气,又开始挣扎了。

它,多少还是怨恨父母的。

没有怨气的鬼,叫魂,会被引入幽冥,转世投胎。

有怨气的鬼,才能在阳间徘徊,伺机解怨。

它,是鬼,不是魂。

很快,鬼婴体内的邪气,就又疯狂撞击起了鬼婴的心脏。

它面对李琼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狰狞,杀意越来越浓烈。

可李琼却就那样捧着鬼婴狰狞可怖的脸看,就像在看她无比疼爱的孩子,嘴里说着:“孩子别怕,妈妈再也不离开你了。”

她昨晚还差点被鬼婴吓死,可今天肯定了鬼婴是自己的孩子后,她再看这张脸,竟好似一点也不惧怕了。

鬼婴愤怒狰狞的脸上,獠牙参差的嘴张了开来,挣扎着咬向了李琼。

李琼却不闪不避,甚至自己迎了上去。

我一掌拍了过去。

但有一个人却比我还快。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