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妖化

我跟陈贵夫妇驱车匆匆赶赶往了陈家出事的公司。

可在车上,李琼不断接到电话,短短十多分钟,陈家旗下十多家公司,竟然都有员工要跳楼!

而且,根本没有理由!

那些员工就是突然就大哭起来,然后大叫着要跳楼,就疯了一般要往阳台跑。

好在都被同事摁住了,暂时还没有出人命。

李琼急得惊慌失措:“这……也太诡异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陈氏集团的股票才刚恢复交易,一旦出事,陈家就完了啊!姜四,联系上隐龙大师了吗?”

我点头:“他说在赶来了,你们别紧张,这一看就是灵异事件,我多少也和我爷爷学过些本事,也许等会儿我就能解决。”

陈贵和李琼这次竟然没有怀疑我的话,点了点头,但还是很着急。

我们选择先到陈氏集团总部。

总部正是要跳楼的员工最多的地方。

足足八十一个员工要跳楼!

得亏总部的员工够多,摁住这八十一人,不然……

陈氏集团总部大楼下,围观的人把道路急得水泄不通。

连媒体都来了。

看来陈家的股票是跌定了。

我以望气数看了看公司的风水情况,发现整栋大楼都笼罩在一股黑气当中,呈现出“黑云压城”的糟糕气运。

如果处理得不好,公司多半要倒闭!

而这“黑云压城”的风水,不是自然形成的,是人为的!

果然是人为的!

陈氏集团一旦倒闭,哪怕陈家的风水修复了,哪怕陈家的风水是最顶级的聚财生运的风水,陈家也不可能在我二十周岁生日之前,恢复足够我借来冲劫的贵气!

我冷着脸跟着陈贵夫妇进了集团大楼,心里猜测着到底会是谁一直在针对陈家,或者说,是一直在针对我!

那只黄皮子会有这么聪明吗?

在小县城的时候,它是布过“养煞局”,说明它也懂一些风水。

可它会懂公司运作吗?

它至于聪明到在在陈氏集团总部布一个“黑云压城”的风水局,然后又给陈氏集团弄出一些几百个员工想跳楼的负面新闻,以这样的方法把陈氏集团搞倒闭,最终让我无法借助陈家的贵渡劫?

很显然,一只黄皮子是不可能这么聪明的!

那么,就算真的是它,它背后也一定有人类参与!

而如果不是它,作怪的也只可能是人类。

会是谁?

是陈家商场上的敌人在搞陈家?

还是我的人类敌人在搞我?

我猜想多半是我的仇人搞的鬼。

李义?

我只得罪过李义这么一个人类!

想到李义那粗眉有缺、鼻梁无肉、薄唇鼠眼的奸人相,我几乎肯定了就是李义搞的鬼!

到了顶楼,三四个员工按着一个想跳楼的员工都险些按不住的场景,吓得陈贵和李琼脸色苍白。

几个高层见了李琼,跟见了菩萨似的,跑过来各种推脱责任,又各种让李琼想办法。

李琼能有的办法就是让我催促隐龙大师。

我为了让她宽心,怕她又受太大刺激,赶紧装模作样打了个电话,然后告诉她隐龙大师在火速赶来。

然而,她并丝毫没有宽心。

我不敢耽搁,立马施展望气术查看那些反常的员工。

很快,我就发现了端倪!

这些反常的员工头发里,有一股灰气。

因为他们的头发里,有邪祟!

而且还是被人供养的邪祟!

是一种妖。

这种妖叫“鬼眼”,状若人眼,善瞳术。

鬼眼只需要盯着人的眼睛看五秒,就能藏在人的头发里,操控人的言行,是一种很常见的妖物,人们有时候很离奇的做出一些让自己都匪夷所思的言行时,多半就是被这种小妖戏弄了。

凡眼只能见怪,无法见妖,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妖大多不为人所知。

此刻,陈氏集团这些闹着跳楼的员工,就是被鬼眼操控了!

而且这些作怪的鬼眼,是人养的!

无人供养的妖,妖气呈紫色。

由人供养的妖,妖气呈灰色。

果然有人搞鬼!

我要解决这些鬼眼很容易。

麻烦的是“黑云压城”这个风水局。

这个风水局其实很好破,但也很好布置,我得找出来幕后黑手,才起作用,否则破了也是徒劳。

想了想,我决定去抓一只鬼眼来问问。

可我刚要行动,凶手就自己出来了。

一个和李义长得有几分相像的年轻人走到了我的面前,冷冷看了我一眼,而后优雅对李琼一笑,说道:“李阿姨,我一听说陈氏集团出事就赶过来了!我看了一下,你家这些员工,是撞邪了!不过您放心,我能帮您解决!”

我之所以肯定这年轻人是凶手,并不是看他长得像李义,而是因为在他的肩头上,一只体型稍大的鬼眼,正在用它们自己的语言,让手下们卖点力呢。

当然了,只有有道行的人才能看得见、听得到,所以在场的众人里,只有我可以肯定这人就是搞鬼的人。

周遭的陈氏集团员工听到说是撞邪了,个个深以为然,因为这些闹跳楼的员工,给啥都不要,就是想跳楼。

李琼喜道:“李啸,你说的是真的?”

原来他就是李啸!

我打消了自告奋勇的想法。

我倒是要看看,这李啸的演技有没有陈贵好。

李啸自信笑道:“李阿姨放心,小意思而已。”

“哦对了,李阿姨,婷婷呢?她怎么没来?我听说我爷爷替我提亲被拒绝了呢,可真是遗憾呢,我可是发誓非婷婷不娶的!”

我闻言顿觉无语,这李义一家,除了会“我能帮你,但你得先答应我的条件”这一招外,是不是不会别的了?

果然,李啸的下一句和我想的一个字都没差。

“李阿姨,答应把陈婷嫁给我,我今天哪怕死咯,也一定帮您把这邪祟给除咯!”

李琼看了我一眼,看上去很为难。

李啸也看向我,皱眉道:“看来,你就是那个和陈婷订过娃娃亲的姜四?你知不知道,今天如果死人了,陈氏集团就的股票就完了,这些员工也就完了!陈婷一家也完了!”

“我知道你就是想要钱!开价吧,这钱我出!你拿钱滚蛋,我帮陈家解决邪祟,拯救这些家庭,对大家都好,是不是?”

我故意作出躲闪众人目光的样子,最终无奈道:“好吧。”

李啸傲然道:“开价!我决不食言!你说多少我就给多少!”

我故意作出“容我好好想想”的模样,想了想后,说道:“一千万!给完钱后,只要你解决掉邪祟,我当场撕毁婚约!”

李啸听了我的要价,明显浑身一震,显然我的要价比他想的高多了,他有些难以承受这个价。

但我知道李啸会答应的!

我看相的本领还不错,这小子是富贵命,且是个极好面子的人,而一千万又正好是他能接受的极限,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一定不好意思食言的。

果然,片刻而已,李啸咬了咬牙,提高声音道:“好!”

我忍着笑给了他一张银行卡。

他摆出了一幅不在乎一千万的样子,打了通电话。

十分钟后,我见到了有生以来见过最长的银行卡余额。

我激动得拍了拍李啸的肩膀,并保证道:“在场的诸位可以做见证,我也决不食言!只要你解决了陈家招惹的邪祟,我当场撕掉婚约,成全你和陈小姐!”

在场的陈氏集团员工心中的阴霾,都散开了,如果陈氏集团股票崩盘,这些人中,确实有很多人就完了!

李啸赢得了喝彩。

我“懂事”退到了一边,手里抓着刚刚在他肩膀上指挥小弟的那只鬼眼。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