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远郊

我怎么也想不到,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老李竟然把鬼婴放跑了!

我千叮咛万嘱咐过他,李琼房间门上的紫符,千万不能撕!

我还特意安排他好好守着,结果,就是他把符撕了的!

据他说,他撕之前,自己明明不是在李琼的房间前,撕的也不是紫符,撕下之后,才发现把李琼门上的紫符撕了。

幻术?

黄皮子?

看着不住认错的老李,我叹了口气。

我又看了看李琼和陈贵,看样子,这两人是原谅不了老李了。

但老李奸门色枯,老伴多半正重病缠身,在院治疗。

我实在不忍他丢了在陈家这份好工作,从而导致无钱替妻子看病续命,便抢在李琼发火之前,说道:

“无妨,他出了屋子也出不了陈家的,应该是回到亭子里去了,只要防着他伤人,他有没有逃出房间都不重要了。”

“况且,他自由后并没有作怪,说明他已经压制住了邪气,这是好消息,或许你们真的能好好谈谈,和解恩怨。”

说完,我看向李琼,问道:“伯母,你房间里有什么是关于他的吗?我不止一次见过他去你房间了。”

李琼疑惑道:“关于他的东西?没有啊。”

我更疑惑:“没有?”

李琼仔细想了想,坚定道:“我倒是希望有,但真没有。”

我想了想,说道,我能进去看看吗?

李琼点头,带我去了她房间。

陈贵在牵扯到鬼婴的事情时,不敢面对李琼,没敢跟着。

我随着李琼一起进了她的房间。

简单看了一圈,确实没有什么东西是和鬼婴有关的。

我不禁疑惑,那鬼婴怎么单单就进这个房间?

忽然,我的目光被李琼房间内供的观音像前面的香炉吸引住了。

这香炉里的香灰……不对劲!

一般的香灰,残留着的是只有香火之气。

可李琼房间的香炉里的香灰,竟然有阴气残留!

而且这观音像……也不正常!

这观音像其实并没有什么异常,但以法眼一看,就会发现,观音在怒目!

我忙以望气术一看,就见观音怒目瞪着李琼。

我大惊,忙手捏剑诀,一指观音。

“呛啷啷!”

观音像被我的剑气破碎。

房间里忽然刮起了乱风。

李琼见此大惊,问我怎么了。

我向着碎裂的观音像道:“我也是为了救人,得罪之处,恳请观音大士见谅!”

我的话才落,乱风就停息了。

我上前,扒开观音像的碎片,从里面拿出了一块只有半个拳头大小的黑色物体。

我深吸了口气,说道:“这是……他的胚胎!”

李琼脚下一软,差点摔倒,脸色无比惨白。

她颤声道:“这观音……是李义送给我的,说我只要每日香火不断,晨起时和睡前虔心叩拜,我那孩子……就能投个好胎。”

我压抑怒火道:“放屁,未出生就死了的婴儿,长辈是不能叩拜的,否则,会增加他的怨气!”

“也不能给他烧有水汽的香,同样会增加他的怨气。”

“怨气不散,鬼是无法被幽冥引去投胎的!”

“而您,两样都干了!也难怪他复仇的第一个的对象,是您!这李义……”

我深吸了口气,才继续说道:“我之前就有奇怪过,他明明能原谅你们,却就这样又怨恨又宽容的存在了五年!原来,不是他不愿意化解怨气去投胎,而是他的怨气每天都会被增长,根本就没有机会被引入幽冥投胎!”

“这都是李义干的,而且鬼婴的形成,也是李义策划的!”

“而且,李义还将他的胚胎放在了观音神像内,亵渎着神灵,让它每时每刻都受着神灵的愠怒,从而增加对你们的恨!”

听我这么说,李琼的脸色更加惨白,差点瘫倒,如果没扶住我,只怕已经摔倒。

我扶着她,感觉到她浑身都在颤抖着。

良久,她才稳定了情绪。

我暗暗庆幸陈贵没跟来,不然他听到这个真相后,以他现在的身体条件,只怕能被气死。

就算不死,他也一定会现在就去找李义拼命的。

李琼一只手扶着我,一只手颤抖着从我手拿过胚胎,呆呆看着,良久,她忽然笑了一声,而后,泪流满面。

她该有多自责?

她的心该有多痛?

我无法想象。

我只能宽慰她道:“伯母,您也别太自责,这些都是您的无心之过,不能全怪您的。”

但我这宽慰的话语显然是无力的。

李琼看上去更加难过了,她忽然抱着我痛哭了起来。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是我错信了李义,让我可怜的孩子日夜受着煎熬,全是我的错!”

“也是我杀的他!当时,我其实……我其实知道陈贵喂我的安胎药,是打胎药!”

“但……我还是喝了!”

“因为我害怕天谴,所以我明明知道是打胎药,却也心甘情愿地喝掉了会杀死我孩子的药!”

“我之前一见你真的拿着婚约来了,就极度厌恶你,因为我觉得这一切都是你爷爷害的。”

“但我其实很清楚,这些悲剧,都是我自己选的,怪不得你爷爷。”

“更怪不得你!”

“我,不是一个好妈妈!”

“我甚至不配当一个妈妈!”

说完这些话,李琼哭得更加伤心,泣不成声。

我能从她的哭声中,感受到她内心难以承受的悲伤。

她是一个很爱孩子的母亲,可她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而且,她还导致自己的孩子无法去轮回,还因为自己的失误,让孩子日夜受着煎熬,这种自责的悲伤,多么的难以承受?

我没有什么话能安慰她。

她的泪打湿了我的衣衫。

多么滚烫的泪啊。

我终于明白鬼婴为什么可以五年不下杀手了。

其实,在这位母亲跪在观音面前烧香、叩拜的时候,鬼婴虽然承受着难以忍耐的煎熬,但它肯定也能感受到母亲的愧疚和爱。

在此之前,我觉得如果我是鬼婴的话,我早将陈家杀得鸡犬不留了。

但现在,如果我是鬼婴,我也愿意继续留在这个家里承受煎熬。

良久良久,李琼直到睡着了,都还在抽泣。

我将她扶到了床上,也许她今晚能做个好梦?

因为她终于将这些年憋在心里的悲伤,都哭了出来。

我离开了李琼的房间,此时已经日落西山。

我叮嘱过陈家人,太阳要落了之后,千万不要出房间,可李义却不在房间里。

我想了想,忙往亭子赶去。

然后,我看到了我绝不敢相信的一幕。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