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凶煞局

写完了“死”字,这根手指就顺着我的手臂,移到了我的胸口。

我甚至能感受到指间的热度。

我本能地想退开的,因为这种未知的恐惧,让我感到头皮发麻。

即便我见惯了灵异事件,此时,我的内心也充满了恐惧。

可我马上被某种东西抱住了。

这触感,我甚至觉得抱住我的,是一个女人。

一个丰满的女人。

我感觉到了她的体温、她的呼吸。

可,我就是看不见她的人。

她的怀抱很温暖。

可我却觉得浑身发寒,入赘冰窖。

我想挣脱这个怀抱。

可她率先放开了我。

死寂。

死一般的寂静。

忽然!

我听到了女人高跟鞋踩在木地板上的声响。

听这声音……她似乎绕到了我的后面。

下一刻,我被她从后面抱住了。

这个抱的感觉似曾相识,我刚在犹豫为什么会觉得熟悉,她就放开了。

而后,高跟鞋踩踏木地板的声音,就从我身后慢慢走远了。

我转身,能清楚的听出来她走到了哪里,却无法看到她。

无论是听觉还是触觉,我都能肯定,她确实存在。

高跟鞋的声音下了楼梯,我渐渐听不到了。

等了片刻,再也没有诡异的事情发生,我的呼吸才终于渐渐平稳。

我深吸了口气,迈步,准备下楼。

就在我踏入骷髅头法阵的时候,我眼前的场景忽然变了。

我明明在李义家的别墅三楼,三楼满地都是骷髅头,可我现在置身的环境,却是在一块海中的礁石之上。

一道大浪即将打到我了。

滔天巨浪。

我心中一惊,但并未慌乱。

刚刚那满地骷髅头的模样、方位,在我脑中清晰浮现。

从头骨的样子来看,有男人的,也有女人的。

从骷髅头上的彼岸花数量,有的是单数,有的是双数。

如果以女为阴,以男为阳,结合彼岸花单双之数……

我猛地跃起,迎向了那滔天巨浪。

撞在巨浪之上,我并没有感觉到被海浪拍到的触感。

下一刻,我眼前的场景果然变化了。

我置身于一片炙热之中,脚下是沟壑纵横的焦土,沟壑中岩浆涌动。

炙热的温度让我感觉浑身的水汽都在蒸发。

但我脸上一喜,因为这场景与我猜测的一样。

果然是奇门八卦!

骷髅头摆成的法阵图案,虽然怪异得很,但摆放的规律,却是以八卦为基础的。

既然我的手上被写了一个“死”字……

那么,如果我走不出这法阵,我,会死。

想了想,我纵身跳入了左边一道涌动着岩浆的沟壑之中。

越往下落,炙热感就越强烈,好似接触到岩浆河流之后,我就会被瞬间烧成一缕青烟一般。

可当我落入岩浆之中时,我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而且我眼前的场间又变了,我来到了三楼的楼梯口!

我转过身,回望,那摆满了骷髅头场景依旧。

那十六个字也还在。

我的目光快速扫过这些骷髅头,最终,停留在了其中一颗之上。

我以引气术,引来风水气包裹住那颗骷髅,隔空将骷髅移了一个位置。

移到了我脚下踩着的位置。

在骷髅头沾到地面的瞬间,骷髅头上的黑色彼岸花,变成了鲜艳的红色。

而且,更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不仅骷髅上盛开着彼岸花,就连地板上,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了彼岸花,开出了鲜红的花朵。

彼岸花沿着阶梯,从三楼开到了二楼的楼梯口。

我踩着彼岸花,走下阶梯,来到了二楼楼梯口的那妖龟旁。

妖龟的鲜血还在汹涌着,仿佛永远也流不干,沿着楼往下汹涌。

这彼岸花开到龟妖这里后,就不再往一楼蔓延了。

我深吸口气,迈步,踩着涌血的阶梯往下走。

到一楼的时候,那十一具死像怪异的尸体,忽然一齐扭头,看向了我。

他们的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然后,他们站了起来。

我看了眼手臂上的“死”字,咬了咬牙,往门口走去。

十一具死尸注目看我,眼神怪异,我视若无睹,笔直走到了别墅门口。

这门是开着的,可我看不见外面的光景,我只能看见白色的光,似乎门外面是一个只有白光的世界。

可当我走出光门后,我眼前的场景又变了。

血色的木地板上,一地的骷髅头,骷髅头之上盛开着数目不等的黑色彼岸花。

是的,又是三楼,我站在楼梯口,面对着写着那十六个字的墙壁。

但,我手臂上的“死”字,变成了生字。

在骷髅头阵的中间,也躺着我要找的人。

我以忽左忽右的奇怪步伐,走到了骷髅法阵中央。

忙扶起昏迷不醒的陈婷,我将她背到了背上。

而后,我笔直的走向了写着十六字血字的那面墙。

墙在前方挡着,可我的脚步却没有停下的意思,撞了上去。

那墙好似是幻影,被我直接穿了过去。

我面前的场景又是一变。

血色的木地板上,面摆着一地的骷髅头,骷髅头上长着数目不等的黑色彼岸花,我站在楼梯口,正对面的墙上写着十六个血字……

是的,又是三楼的场景。

但,彼岸花不是红色的了,是黑色。

这三楼的彼岸花,也没有沿着楼梯长到二楼去。

我背着陈婷下楼,到了二楼的楼梯口。

那断头的巨大龟妖仍死在楼梯口处,可它的鲜血,并没有在汹涌。

我离开二楼,到了一楼。

李义他们的尸体仍躺在原地。

我走到了李义的尸体旁,看着他头上的弹孔,发现弹孔的位置不一样了。

十一具尸体的样子,在一些细节上,和我刚到的时候不一样了。

我闭上了眼睛,想象着三个楼层的布置,将所有的布置重叠到了一个平面之上。

最终,我走到一个佣人旁边,空出一只手,从他心口的洞口中,伸了进去。

我抓到了一样冰凉的东西,它在挣扎。

我用力一捏,听到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

然后,我眼前的场景就又变了。

我又回到了三楼。

可我却松了口气。

我将背上的陈婷放了下来,可这人却根本就不是陈婷,而是李义。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