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祭坛

李义的头上有一个弹孔,但除此之外,他脸上多了一个字。

“凤”字。

我将李义的尸体扔进了骷髅头图阵中。

他的尸体在落地之后,化成了一道青烟,却留下了一个头骨。

这头骨的顶端,盛开出一朵彼岸花。

血红色的彼岸花。

我走再次走进骷髅头法阵,走到这朵彼岸花前,摘下了它。

所有的骷髅头都化成了黑色的飞灰。

血色的木地板上,血色的纹路忽然活了,变成了血水的涟漪。

我坠入了血河之中。

血河没有任何浮力,我落了下去。

顷刻到底。

我踩在了一头巨大的玄龟的背上,这玄龟背上的一条纹路,于我而言都像是一道天堑。

它巨大的身形让我在它面前显得如同巨象身上的蚂蚁。

这玄龟被十三根黑色的巨型铁链锁着。

它疯狂的挣扎着,搅得血浪汹涌。

这是……幻境!

我忙闭上眼睛,而后猛地睁开眼睛,挣扎的玄龟不见了,我踩着的,只是一个被铁链锁着的巨型玄龟石像。

但在我的正前方,悬浮着一块巴掌大的黑色玉牌。

这玉牌之上,雕刻这一只栩栩如生的玄龟,这玄龟被十三根黑色铁链,锁在血水之下,疯狂挣扎着,而玄龟背上,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的脸上,戴着一张狐脸面具……

我怔住。

而后,我伸手抓住了玉牌。

下一刻,我眼前的场景,又变成了李义家别墅的三楼。

血色的地板,满地的骷髅头,墙面上写着十六个血字……

但场景又有了新的变化。

陈婷和陈贵,被绑在一起,靠坐在骷髅头法阵的中央!

这一次,我知道,刚刚困住我的阵法,已经被我破了。

那么,眼前的陈贵和陈婷,是真的。

我看了眼手臂,“死”字也还在!

陈婷昏迷着,被纱布裹得像个木乃伊。

还好这些涂了药的纱布没散掉,否则,她之前受的伤多半会留下伤疤。

陈贵看见我,先是一愣,而后疑惑道:“隐龙大师?能听到吗?”

我收起手中的玄武玉,深吸口气,踏入了骷髅头法阵中。

在我踏入骷髅头法阵的那一刻,所有的骷髅头都碎了。

一些小妖从骷髅头中爬了出来,它们身上生长着彼岸花。

它们纷纷朝我一拜,而后逃也似的跑了。

这些小妖,被抓来当成了阵旗。

陈贵的凡眼是看不见这些小妖的,他又叫了一声:“隐龙大师?”

我走过去,看向他,问道:“你没事吧?”

陈贵忽然泪流满面:“谢天谢地,您终于听得到我讲话了!刚刚,你在这里走来走去的,无论我怎么喊,你都不理我,走着走着就莫名消失了,过了一会儿又莫名出现了,吓死我了。”

我道:“方才在破这阵法,你的声音应该是被这阵法隔开了。”

陈贵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刚刚的骷髅头法阵,我虽没见过,但我可以肯定,但凡走错一个方位,我就再也出不来了。

一旦我走错,那拍在我身上的巨浪,就会变成真的。

那纵横的岩浆河流也会变成真的!

我将变成法阵里的下一个骷髅头。

我替陈贵和陈婷解绑,陈贵连声道谢。

我给了他一张紫符,有了这张符在身上,陈贵以后就不会再撞邪了,也不会被一般的邪术控制。

之前就是没想到李义和李啸会向陈家人下手,才导致了这场灾祸,以后得注意保护陈家人。

好在这一次,挽救得还算及时。

我给陈婷把了一下脉,她并没有出什么问题,只是在昏迷而已,不由得松了口气。

背起陈婷,我带着陈贵离开了李义家的别墅。

李义和李啸的惨死,不是幻象。

那龟妖的惨死,也不是幻象。

在我到来之前,李义家的别墅里,确实发生过一场战斗。

直到我们回到了陈家大院,我也没想明白,那个诡异的骷髅头法阵,到底是针对我救陈贵他们而设下的,还是为了隐藏玄武玉而设下的。

还有,黄皮子去了哪里?

那个我看不见的女人,是谁?又是如何躲过我的眼睛的?

她为什么会在我手臂上写下一个“死”字,提醒我往死门走,才能破解那个法阵?

我手臂上的“死”字,怎样才会消失?

那几千甚至几万年前就已经存在的玄武玉上,又为什么会刻着我的像?

这些问题,毫无头绪!

而且,来到这西京后,我最强的攻击法术九剑血阵失效过,无往不利的望气术,居然也失效了!

今后,《隐龙经》上的其他术法,会不会也会有失效的时候?

我摇了摇头,甩掉这些无解的问题,妥善安置好了陈婷后,我就借口离开了陈家。

在青龙湖边坐了半天,实在经受不住李琼的电话轰炸,我才以姜四的身份,又回了陈家。

我一到陈家,陈贵和李琼就跑上来问寒问暖,搞得我产生了是不是在做梦的疑惑。

这陈贵和李琼,对我的态度是越来越好了。

好得让我有些不习惯。

这是好事,他们认可了我这女婿后,我只要搞定陈婷,婚约就没问题了。

但陈婷假结婚的态度好像很坚定,这是个问题。

而且,陈家风水局的修复工作,也不能再拖了,得赶紧着手。

迟则生变!

等不了陈婷醒来了,鬼婴的事情,今晚就要解决!

现在既然有了玄武玉……

这陈家的风水局……

我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法子如果成了,陈家的富贵,将翻几番!

“姜四,你发什么呆呢?”

李琼的话声打断了我。

我忙停下乱想,从包里拿出了鬼婴的胚胎,说道:“隐龙大师吩咐我,今晚就解决你们和它的恩怨,不等陈婷了,否则,只怕会生变。”

陈贵和李琼激动地点了点头。

我又说道:“对了,伯母,这张符箓是隐龙大师给你的,让你随身携带,可以保平安。”

李琼欢喜接过。

给了符箓,我辞别了陈贵夫妇,回到了我的房间。

可我刚想休息,陈贵就敲门进来了。

“四儿,我想和你说说心里话。”

我闻言一愣。

陈贵郑重道:“四儿,之前我那么对你,真是抱歉。”

我笑着摇了摇头。

陈贵叹了口气:“我和你伯母现在都挺愿意让你和陈婷结婚的,但……”

我看着陈贵:“怎么了吗?”

陈贵看着我,与我四目相对:“要不然,你还是退婚吧。”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