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失忆

李琼雪白的脖子上,还残留着紫红的掐印。

从我换眼后被邪气污染,到陈婷将我打晕,期间所有的事情,我都清楚记得。

当时,如果陈婷再慢几秒,李琼必死无疑。

我险些杀了李琼,所以她现在对我态度再差,也是我活该,她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我绝无怨言。

我对李琼歉然道:“伯母,对不起,我那时被邪气入体,控制不了我自己,误伤了您。”

李琼冷哼一声,说道:“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又没死!可怜的是我那孩儿,只怕他现在已经死了!”

在鬼婴这件事情上,我可真不敢跟她讲道理,没看到她都已经把对隐龙的恨,转移到姜四身上了吗?

何况和她讲道理她也不会听。

我又诚诚恳恳跟她道歉:“伯母,对于伤到你这事,我真的很抱歉!”

我道歉也只可能道歉误伤到她这一点,其他方面,我没错。

李琼冷笑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抱歉?有什么好抱歉的啊?我又没被你杀死!我也会记恨你伤我!你伤了我也不要紧的,但如果你想拿婷儿的命,换你的命,没门!”

陈贵果然已经和她说了我要渡劫的事情。

那么她恨我……也怪不得她。

从我知道了陈婷破了处子之身就会死后,我也是抗拒拿陈婷冲劫的,这一点,陈家信也好,不信也罢,我不想多解释一些什么。

如果到了最后关头,我还是没法消除陈婷所修炼功法的副作用,在我死之前,我肯定会撕毁婚约。

但让我现在退婚的话,绝无可能!

我第三次就差点杀死李琼这件事,跟她诚恳道歉,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李琼对着我的背影跳脚叫骂:“姜四,我本来以为你是个好人,会自觉提出退婚,没想到你是个这么自私的人!”

听到这种话,我无奈至极。

骂我自私?

你李琼也好意思骂我自私呢?

你因为怕死,杀掉了自己腹中的胎儿!

我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李琼的小院,到了陈婷的房间。

陈婷盘坐在床上,全身都被纱布包裹着。

我看不见陈婷的表情。

但我能感觉到,陈婷对我,竟然有杀意。

杀意?

为什么?

她不是知道我被邪气入体了么?我是失控误伤李琼的,至于想要杀我么?

我们四目相对,气氛有些微妙。

良久,我先开口说话,问道:“伤还疼么?”

陈婷却道:“你变了。”

嗯?

我变了?

陈婷冷冷道:“你身上多了一股让我厌恶的气息,邪恶的气息。”

她指的应该是煞眼。

煞眼确是邪物没错,但煞眼是我能活下去的筹码,我不可能舍弃!

我也不反驳,淡淡说道:“你说的没错,我身上确实多了一些邪恶的东西,也是这东西,让我失控伤了你母亲。”

陈婷看着我,沉默了片刻,才继续说道:“也许,我们连假夫妻也做不了了。”

我笑道:“我知道你修炼的功法不能与男人发生关系,做不了真夫妻的话,我会主动退婚的,不会逼你履行婚约,信不信由你。”

陈婷也笑道:“我也知道你要借我渡劫,没有我的话,你就会死!但我抗拒这门婚事,并不是因为我怕死,信不信由你。”

哦?

还有别的苦衷?

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怀疑陈婷的话。

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一个女人放弃情爱。

她拜入紫虚道长门下应该没多久,也就是说,她做这个选择的时候,已经成年了。

一个成年女人,不可能不知道修炼这样的功法,意味着什么。

而且,紫虚受过我爷爷的恩惠,又是个重情重义的人,那她为什么还要教陈婷修炼这样的功法?

紫虚不可能不知道教了陈婷这功法,陈婷就没法嫁给她恩人的孙子了。

我不禁问道:“冒昧一问,你为什么会选择修炼这样的功法?”

陈婷盯住我的眼睛,说道:“为了阻止一个几千年前的阴谋。”

“几千年前的阴谋?”我疑惑道,“什么阴谋?”

陈婷摇头道:“具体是什么阴谋,我也不清楚,但我猜测,你可能已经卷入这个阴谋了。”

我好像知道陈婷刚刚说连假夫妻也做不了的原因了。

是因为我体内的邪气!

她的功法,正好克我体内的邪气!

几千年前的阴谋?

难道我之前猜的是对的,真的有人掌控了我们姜家人的一生?

三叔盗墓、《隐龙经》、姜家危机、我的出生、婚约……

可几千年前的人,真的能控制几千年后的人的人生吗?

真的会有人或者势力,世世代代,致力于让几千年前的阴谋实现吗?

我不信,但我不敢不信。

因为我这一生,充满了被人操控的痕迹。

我忙问道:“所以紫虚道长这一脉,传承几千年,就是为了阻止几千年前的阴谋?”

陈婷点头:“师父和我一样,是被命运选中的人,我们的出生,就是为了练成宗门的功法,阻止一个几千年前的阴谋。我很厌恶你体内的力量,也许,我们将来会是敌人。”

我点了点头:“单从功法克制的层面来看,确实有这可能。而且,我的出生,似乎也是为了学会我现在修行的功法,如果我不修炼这门功法,我会死。也许,我也是被命运选中的人,而我的命运,就是阻止你妨碍我?”

陈婷看着我,不说话了。

我也一时没话说了,人生被人导演的感觉,很糟糕。

良久,陈婷说道:“也不知道我们双方,谁代表正义。”

我摇头。

我们双方又沉默了。

良久,我说道:“我体内的邪恶力量会让我变得嗜血,你的功法又正好能克制我体内的力量,我来就是想问,你这功法,男性能练吗?”

陈婷瞪大了眼睛看我,良久,咬牙切齿说道:“原来,你真的不在乎跟我结婚到底有没有感情基础,你拿着婚约来陈家找我结婚,就只想活着而已!根本不是奔着真心结婚而来的!”

我愣住,要不是为了活命,我还真懒得来陈家!

陈家的财产?我还真不在乎。

陈婷逼近我,盯着我,冷冷道:“说!你把我当什么了?你跟我结婚入洞房,就只是为了拿走我的贵气?”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