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斩

只听紫虚道长说道:“三才位已齐,阵眼用什么?”

“李思妍”直接说道:“我那柄万蛇剑再适合不过了。”

她如此决断,竟然丝毫没有犹豫。

我不禁对她的身份,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我说道:“那我去取剑。”

说完,我展开轻身功法,快步下山取剑。

拿到剑回到卧虎山,我把剑直接给了“李思妍”。

她是剑主,万蛇剑在她手里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紫虚道长沉声道:“开始吧。”

由于紫虚道长无法移动,我们以她为定点,每每相隔三丈三,呈三角形盘坐。

我挥手甩出一道符箓,符箓悬浮在了半空。

紫虚道长双手结莲花印,浑身亮起一片金光,金光凝成了一朵金莲,也浮上了天空。

而“李思妍”,则是双手挥舞间,体内不断溢出黑气,黑气“飘”上了天空。

如此一来,三才以就位。

紫虚道长念道:“结印献符,请三才力!”

咒语念毕,紫虚的金莲,“李思妍”的黑气,以及我的符箓,汇聚到了我们三人正中央的上空。

符箓如荷叶一般托着金莲,黑气如湖水一般浮着符箓,三者完美结合。

紫虚道长:“覆风云万物,不见高甚者,请天才之力!”

话音一落,紫虚闭上了眼睛,金莲泛出的金光更盛了。

几乎在她闭上眼睛的一瞬,天空中落下一道惊雷,正好劈在了金莲之上。

金莲没有溃散。

第一步,请天才之力,成了!

“李思妍”忙催动黑气,口中轻喝:“承水火百兽,无胜者厚可比,请地才之力!”

话音方落,天上又落下一道惊雷,直劈黑气。

黑气如湖水,湖水受雷击之后掀起波澜。

但黑气也没被雷劈散。

第二步,请地才之力,成了!

我忙催动符箓,同时喝道:“受天地庇护,生窍避百祸,请人才之力!”

音落闭眼,我那符箓大放华光。

晴空中又落下了一道惊雷,符箓也安然无恙。

忽然,倾盆大雨。

大雨中又伴着万千雷电。

这是天地的考验。

雷电会审判施法者,如此前有愧事成了心魔,必然经受不住这考验。

如果经受不住考验,就借不来三才之力。

一旦借三才之力失败,就会被反噬,轻则修为尽毁,重则灰飞烟灭!

每一道雷劈下,我都能感觉到灵魂在震颤。

片刻而已,我的冷汗已经浸湿全身衣物,那密集的雷声,已不知何时听不见了。

我明明闭着眼睛,可我却看到了小时候的我。

确切的说,是以旁观者的身份,目睹了小时候的我的经历。

我被爷爷要求躺在棺材里,爷爷让我无论听见什么,都不要起身……

结果,我起身了,害了爷爷。

然后,画面一转,变成了爷爷违背誓约,为我算了最后一卦,被阴雷劈成灰烬的画面。

无穷尽的自责,涌上了我的心头。

画面还在转换,我看到我拒绝退婚,陈婷不愿嫁我而跳楼自杀的画面……

渐渐的,随着我“亲眼目睹”的画面,我忘记了我正在布阵引三才之力……

但我并没有完全忘记!

我仅剩的清醒,不停地提醒着我自己:一切,都是幻觉!

不知过了多久,我又听见了雷雨声。

又不知过了多久,雷雨声停了。

我睁开眼睛,天上晴空万里,并没有雷雨,地上也没有一滴雨水。

刚刚的雷雨,只有我们的灵魂在经历。

我看向紫虚道长。

紫虚道长脸色惨白,浑身一阵阵狂震,表情时而悲伤,时而愤怒,在我后半小时才终于睁开了眼睛。

她也摆脱假心魔了!

我们同时看向“李思妍”。

李思妍仍闭着眼睛,身体频繁震颤,表情狰狞。

“噗!”

“李思妍”吐了一口黑血。

但同时,她也睁开了眼睛。

“李思妍”长舒了口气,说道:“成功了。”

我看着她,担忧道:“还能支撑三才阵么?”

“李思妍”冷冷道:“能。”

她的伤其实很重,我能看出来的。

但她既然要坚持,我和紫虚都不会阻拦。

毒瘴已经快要“决堤”了,我们三人,任谁坚持不住了,山下百万人,都将被决堤的毒瘴杀死!

现在,三才阵最难的借力阶段成功了,肯定是谁也不愿放弃的。

不管谁好谁坏,都有要守护的人,谁也不愿西京就此覆灭。

紫虚道长对我和“李思妍”点了点头。

下一刻,我们三人同时低喝道:“斩!”

李思妍旁边的万蛇剑忽然飞起,猛地钉在了三角形的中央。

同时,天上的金莲、符箓和黑气,猛地落下,压向了万蛇剑。

“锵!”

万蛇剑刺入了地面,直至剑柄。

这一瞬间,好似整座卧虎山,有无数柄万蛇剑钉入了地面。

毒瘴似是被无数柄万蛇剑钉住了,静止了。

我们三人又同时双手结印,喝道:“借三才之力,以神兵为祭,断混元,定乾坤,成!”

金莲、符箓与黑气再次下压。

“噗!”

剑柄也没入了地面。

而金莲、符箓与黑气,也没入了剑柄。

这一瞬间,整座卧虎山都是一震。

不同程度往山下蔓延的毒瘴,被一道无形的“围墙”规则的圈住了。

我们三人都松了口气,三才阵彻底稳固了,也稳住了毒瘴!

想了想,我一拍银狐面具,喝道:“风起林动,令到形出,显!”

咒语念完,一道白狐虚影出现在了我身后。

白狐张嘴一吸。

那些“围墙”外的毒瘴,竟然尽数被吸进了白狐口中!

我的脸色骤然有些苍白,手一挥,白狐虚影消失。

紫虚道长对我点了点头,然后站起了身。

她起身的瞬间,她身后的古树瞬间枯萎,片刻间,就生机尽失,死了。

此树是之前紫虚道长阻挡毒瘴下山的阵眼,一人一树之力,阻挡了整山瘴气。

此时,古树的灵气已经耗光了。

如果我们三个不合力,紫虚道长撑不住几天。

新的阵眼,是万蛇剑。

万蛇剑凭借的是三才阵的力量来阻挡毒瘴下山,不需要再有人守了。

紫虚道长对我和“李思妍”拱了拱手:“多谢。”

“李思妍”冷冷道:“各取所需而已。”

我皱眉道:“这三才阵,阻挡不了卧虎山毒瘴几天的。”

“李思妍”点头道:“没错,最多十五天。”

紫虚道长叹道:“时间仓促,三才阵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二位不来,我最多撑一天。”

我道:“卧虎山毒瘴下山是大势,纵使十五天后我们有更厉害的阵法阻挡,也终究有一天,是人力所不能挡的。”

紫虚和“李思妍”都点了点头,一脸忧愁。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