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秘密

杨家院内,四面八方无尽的煞气,全被鬼婴吸了过去,视觉效果上,犹如龙卷风正在形成一般,颇显壮观。

而我那几道剑气,就显得平凡了一些。

而且,剑气到鬼婴面前时,已经被它吸过去的煞气冲散了。

这鬼婴,竟然变得这么难缠了,也不知那黄皮子将它带走后,对它做了什么。

而它,又为什么会出现在杨家?

是喜欢杨家这凶煞的风水布局么?

眼看鬼婴随着吸入的煞气增多,实力也越来越强,我冷笑了一声,施展了《隐龙经》第七页的功法。

它能借助杨家风水局里的煞气,我也能借用杨家的风水局里的风水之气!

我的功法一运转,杨家的风水之气就猛地朝我聚了我来。

这时,鬼婴刚好蓄能完成,就冲了过来。

它高高跃起,一爪袭向了我的面门。

这一爪,还同时卷起一股黑气,黑气凝成一张鬼脸,张嘴咬向了我。

我不闪不避,一把接住了鬼婴的手。

同时,我聚来的风水气,也凝成了一只大手,一把抓住了那黑气凝成的鬼脸。

我手上猛地使力,“咔嚓”一声,像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鬼脸碎了散了!

鬼婴的表情扭曲了起来,张嘴朝我吐出了一口黑气,黑气化剑。

我放开了它的手,往后一退,避开了“剑”。

鬼婴脱困,转身就跑。

我一挥手,风水气袭向了逃跑的鬼婴。

“砰!”

“噗!”

鬼婴被风水气击中背部,吐出一口黑血,被打飞了出去。

但鬼婴落地后,好像并没受伤,利索的爬起就跑。

丝毫没有再和我动手的意思。

我当即追了上去。

鬼婴径直逃进了一栋别墅。

这别墅与杨家别的别墅不太一样。

里面,有浓浓的香火之气!

而别的别墅,只有被门口的青藤遮阳路迎进屋的煞气。

这别墅位于杨家最后方,整体依托于别墅园,却又让人感觉很突兀,像是并不属于别墅园里的一栋。

倒像是别墅园建成之后,又忽然新加盖进去的。

我犹豫了片刻,还是朝这栋别墅走了过去。

门是锁着的。

两扇双开的木门,被老式的铜锁锁着。

西式的别墅,中式的古老铜锁。

我以一纸“开门符”,轻松打开了门。

一开门,里面的香火气就猛地扑了过来。

烟雾缭绕!

我走了进去。

烟雾里有一点微弱的烛光,和星星点点的香火亮光。

我走近烛光,发现一楼没有任何家具,只在中央摆了一个供台。

供台上方,摆着一个香炉,香炉内密密实实插满了正在燃烧的香。

香炉后面,供着一块灵牌。

这是杨家某个祖宗的灵牌?

我扫了眼四面墙壁,一楼的墙角,贴着墙摆了无数个香炉,香炉里燃着无数支香!

这样点香供灵,很不合常理。

门口遮阳迎阴,房内点香供灵。

这杨家,就不怕这供着的灵,变成邪灵么?

实在太诡异了。

我以望气术寻了两遍,一楼并没有鬼婴的踪影。

看了眼灵牌,不知鬼婴逃到这房中,与这灵牌有没有关系?

这么想着,我走近了些。

由于只有一支蜡烛,光线太暗,我必须走近能才看得清灵牌上的字。

灵牌上写的,是:亡子杨磊之灵。

亡子?

不知这灵牌,是谁立的。

忽然,一个声音从我身后传来:“隐龙大师,你进这里干什么?”

是杨硕。

他的声音显怒。

我竟然没察觉他是何时来到了门口的。

看他的样子,很是不悦。

“隐龙大师,多谢你布的阵法,家父今晚睡得很好。”

“隐龙大师的本事,我自然是信服的,但今晚实在太晚了,那邪祟怕是不会来了,今晚就先到这里了吧。”

说着,杨硕就摆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他想请我出门。

这杨磊是谁?杨硕竟然这么敏感!

该不会……是杨硕的儿子吧?

我沉声道:“那邪祟逃进了这里,应该还没有离开,我觉得还是……”

杨硕却提高声音,抢道:“隐龙大师!已经很晚了,想必您也很累了,您住在哪儿?我派人送您回去。”

这是明显的逐客令了。

我无奈,只好出了这房子。

这杨磊,只怕事关杨家某个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所以,杨硕才如此敏感。

我刚出门,忽然,屋里就刮起了一阵阴风。

我猛地回头,就看见那鬼婴,正趴在那供台上,对着我诡异的笑。

我这反应,加上屋里突兀的阴风,吓得杨硕脸色一白。

他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去。

但由于凡眼看不见邪祟,他应该什么都没有看见。

可此时的鬼婴实力大涨,凡人纵使看不到它,也是感觉得到它的!

所以,杨硕看上去很恐惧。

“走吧,隐龙大师。”

杨硕虽然知道邪祟出现了,但竟然还是选择关起了门,要将我送走。

他明明知道里面有邪祟!

我摇了摇头,无奈只能暂时离开杨家。

但我并不担心没机会再来杨家。

杨家,迟早还是要找我的!

因为鬼婴绝不可能让杨家安生。

有什么秘密,会比性命更重要?

如果杨家不将鬼婴除掉,或是赶走,杨志的情况会越来越糟糕,活不了几天的。

我在杨志床边摆的阵法,能让杨志今晚睡得安生,但明晚,就没用了。

况且杨家这凶煞之地,本就讨邪祟喜欢,鬼婴又岂会因为我的出现,就轻易离开?

如果不出我的意料,明晚,杨家一定会找上我。

所以,我虽然拒绝了让杨家的人送我,却还是告诉了杨硕,要如何才能联系到我。

我让杨硕需要我帮助的时候,就去找方灵虞。

如此一来,既不会暴露隐龙和陈家有关,也能让杨家和方灵虞冰释前嫌。

离了杨家,我就取下银狐面具,径直回了陈家。

到陈家大院时,已经快要天亮了。

可一个陈家的下人却守在了我房间前。

那下人一见我,就忙迎了上来,恭敬道:“姜先生,老爷和夫人请您去会客厅。”

我一怔,陈贵和李琼等了我一晚上?找我有急事?

我匆匆赶了过去。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