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再遇死字局

“我到处找大师来杨家驱邪,是为了让我父亲安心。”

我明白了,点了点头。

杨硕自嘲道:“我昨晚听到祭堂里的声音,还以为是我杨家的仇人在装神弄鬼呢,就怒冲冲进去了……真可笑!”

“没想到……没想到世上真的有邪祟……”

“隐龙大师,求您帮帮我!”

我平淡道:“先带我去看看你父亲吧,邪祟的目标应该是他才对,你不用那么害怕的。”

杨硕听后,先愣了一下,才慌忙将我带去看杨志的情况。

杨志已经醒了,正在会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但一脸死气。

他半死不活的抱着一个身材身材瘦小的女人。

女人正在给他拍背顺气。

等我走得近了,女人才抬头看了我一眼。

她高额,方脸,薄唇,尖鼻,连眉浓密,长相很凶的样子。

她看我的眼光也是凶光毕露,倒也能适应杨家的凶煞风水局。

杨硕对她恭敬道:“妈,这位就是我说的隐龙大师。”

原来这位就是杨硕的母亲,周萍。

周萍冷眼看着我,并没有说话。

倒是杨志吃力的转过了身,对我恭敬道:“多谢隐龙大师肯来相助。”

我摆手道:“无需客气,其实我昨晚到了杨家之后,才发现我也有一事也需要杨家帮忙,我们可以各取所需。”

我现在忽然说出自己的需求,是因为没必要再拐弯抹角了,杨家已经没有余地怀疑我借用风水局的动机不良。

杨硕皱眉道:“不知是什么事?”

我笑道:“没什么大事,我过几天想借用一下杨家的风水局,除掉一只在附近的邪祟,这邪祟,之前我和杨硕说过的。”

“哦,对了,我借用杨家的风水局,绝不会对杨家的风水造成不良影响。”

杨硕听了,一脸的犹豫。

杨志则大方道:“隐龙大师想借用杨家的风水局,但借无妨!隐龙的人品,我绝对信任。”

我松了口气,说道:“邪祟的事情,你们也大可放心,不过……”

杨志慌道:“不过什么?有什么要求,大师尽管提!”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我有个问题,可能会涉及到杨家的秘密,但不问的话,又可能会影响到我驱邪。”

说完,我就观察起了杨家三人的表情。

我想知道杨磊的情况!

关于杨磊,我昨晚回去后,才惊觉他和鬼婴或许有关系!

本来鬼婴出现在杨家就很蹊跷。

杨家这凶煞的风水局,确实容易引来邪祟。

可为什么被引来的邪祟,偏偏是鬼婴呢?

而且,鬼婴昨晚受伤后,为什么偏偏要逃到供着杨磊灵牌的别墅呢?

最关键的是,我昨晚回去之后,才想起来,杨家的风水局,除了将杨家这片别墅园变成凶煞之地外,还有一个功能。

养煞!

这养的煞,可以是煞气,也可以是邪祟。

阴煞之气,是邪祟最喜欢的东西,也是养邪祟最好的东西。

那么,这个风水局,想养的到底是什么?

真的只是为了养出越来越多的煞气,使得煞气和杨家人极其硬朗的命格相生相克,生出越来越多的财运来么?

在没有看见杨家那祭堂前,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可杨磊的灵位被那么多香火供着,杨家却又特意引那么多阴煞之气进祭堂……

杨家这风水局要养的,更可能是杨磊,而不是煞气!

那么,鬼婴能吸杨家风水局里的阴煞之气壮大自身,或许并不是它的能力。

也有可能,鬼婴本来就是被杨家风水局里的阴煞之气,养长大的……

那么鬼婴,十有八九就是杨磊!

虽然鬼婴一开始是在陈家出现的,可鬼婴就是杨磊的猜想,也是有可能的。

如果鬼婴就是杨磊,对付起来就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了。

毕竟,杨家风水会护主,而且,杨家这别墅园里,能供鬼婴使用的阴煞之气,实在太多了。

听到我说我的问题可能涉及到杨家的秘密,杨家三人应该就知道我要问的是什么了。

杨硕看向他父亲杨志。

周萍也看着杨志。

杨志则一脸犹豫。

最终,杨志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大师昨晚看到的灵牌,是我次子的。”

我沉声道:“你这次子的死,与你有关吧?”

冤有头债有主,邪祟一般不可能无缘无故害一个人。

杨志浑身一震,随即有些不悦的说说道:“大师一定要问得那么清楚,才能驱邪吗?”

我笑了笑,说道:“那倒不是,我知道杨磊和你的关系就够了。”

杨志听了这话,才又恢复了笑脸:“如果需要我们准备什么,大师但说无妨。”

我让他们准备了香、纸钱、一只公鸡,一条纯黑公狗。

准备好了这些东西,就只等鬼婴出来了。

……

终于,入夜了。

我又将杨家人聚在了一栋别墅里,在门口贴上了符纸,避免鬼婴伤害它们。

而后,我独自一人守在了外面。

鬼婴无法为难杨家人后,看见我,一定会来与我为难的。

因为我和他本来也有仇。

我在院子的东西南北四角,分别放了青香四支、白烛两支、大公鸡、黑狗。

公鸡和狗都是活物,不过我使了术法将它们定在了原地。

我需要这些东西布阵,暂时压制住杨家风水局内的阴煞之气。

只要压制住杨家风水局内的阴煞之气,就能让鬼婴无法靠吸收无穷尽的阴煞之气,不断壮大自己了。

可是,我刚点燃了蜡烛,想要激活符纸,黑狗就叫了起来。

并且,刮起了阴风。

鬼婴竟然这么快就来了!

我转身,就看见了鬼婴挂在一棵桂树上,诡异笑着看我。

忽然,它抓紧树干摇了一下。

这一摇,使得桂树那怪异的黑芽纷纷落下。

可这些黑芽并没有落地,而是悬在了空中,并组成了一个大大的“死”字。

这……是它在陈家用过的“死字局”!

要诅咒杨家全家死绝?

怎么它对陈家和杨家,都那么仇恨?

它的坯胎在陈家,被李琼供着。

它的灵位在杨家,被杨家供着。

我还是想不明白它和这两家有什么联系,就想不出它为何这么恨这两家。

我也来不及多想。

因为一旦“死字局”成型,鬼婴就算碰不到杨家人,杨家人也一定会遭殃。

李琼之前就差点死在这“死字局”上。

“临兵斗者,百邪辟易!”

我咒语念完,一道道强大的剑气,就从我指间爆发了出来,劈向了那个“死”字。

我要直接毁了“死字局”。

当初想改“死字局”,却没改成,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