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神秘黑甲人

追了没一会儿,我就彻底失去大青鱼的行踪了。

在水中,我比大青鱼慢得多。

怎么跑了?

难道又失忆了?记不得我了?

不像啊!

就算记不得我了,在湖里看见我,也没必要跑吧?

我正疑惑呢,大青鱼却忽然又折了回来,游到了我的跟前。

“大……大师。”

大青鱼虽然变回了原本巨型青鱼的模样,但声音并没变回苍老的男声,是女声。

听到她这么称呼我,我一下就知道她为什么要跑了。

她这是恢复了记忆,想起了自己在鱼缸里的那些天,不好意思见我才跑的。

这性格和在鱼缸里的时候倒是有些像,有些小可爱呢。

我此时戴着银狐面具,加上避水珠的缘故,在水里是可以说话的,不会被呛到,问道:“你恢复记忆了?”

大青鱼周身青光一闪,变成了鲛人模样,一脸尴尬的说道:“我的记忆……全恢复了。”

想起她变成小鱼后的种种,我不由得笑了一声,问道:“我该怎么称呼你呢,尊贵的龙?”

大青鱼更加尴尬:“叫我龙小鱼吧,大师此来为何?”

我说道:“我本来想找你详细了解一下,卧虎山下的地下暗河是怎么分布的,但你既然恢复了全部记忆,我现在最先想知道的,是青龙湖底那石玉门的秘密。”

听我说完,龙小鱼面色一变,叹道:“那是龙宫。”

龙宫?

我疑道:“为什么叫龙宫?”

龙小鱼解释道:“青龙湖每隔五百年,就会有龙门显现,让青龙湖诞生出一条龙,来镇守青龙湖,防止里面的东西逃出!”

“历任湖神为了调侃化龙的代价是守石玉门五百年,就把石玉门戏称为了‘龙宫’。”

我听后更疑惑了:“历任湖神?这湖神是五百年一任吗?这石玉门究竟存在多久?”

龙小鱼摇头:“一任湖神死了或者走了,就会选出另一任湖神。我也不知道石玉门存在了多久,但我修行了一千多年,我出生时,石玉门已经存在了。”

“那你见过以前的湖神吗?”

龙小鱼:“见过两任。”

我点了点头,问道:“这两任湖神还活着么?龙宫里的东西已经跑了,他们或许知道那东西跑去了哪里也不一定。”

龙小鱼叹了口气:“它们,都被抓了,应该是死了。”

我大惊:“被抓了?会是谁做的?”

龙小鱼摇头:“我不知道。”

我忽然想到了李思妍家那座鱼骨庙,不知道那鱼骨生前,是不是龙小鱼所说的湖神之一。

想了想,我又问道:“那你现在恢复了跃龙门时被偷袭的记忆,能猜测到偷袭你的是谁么?”

龙小鱼苦笑一声,说道:“我记得偷袭我的是一尊黑甲人,但我不知道那黑甲人是什么来路,大师,你见多识广,帮我看看这黑甲是什么来路。”

说着,她递给我了一颗拳头大小的水晶球。

我接过水晶球一看,水晶球里浮现出了龙小鱼跃龙门的画面。

所谓的龙门,原来并不是真的一道门。

而是青龙湖的湖面!

龙门显现时,青龙湖的湖面会发出神圣的银光,将整个青龙湖照亮,指引青龙湖生灵跃龙门。

彼时,任何一种湖中生灵跃出湖面,就能化龙!

可是,越接近湖面,尝试越龙门的生灵,体积就会变得越小。

连龙小鱼这么庞大的存在,还没游到一半,就已经变得只有拳头大小了。

那湖面,就好像在几万里之外,遥不可及!

龙小鱼成功了!

是整座青龙湖里,唯一到达了湖面的生灵。

画面中,龙小鱼的身体冲出湖面的瞬间,她的体型就恢复了原本的大小。

银光包裹住了她。

只要她全身离开湖面,她就能跃龙门成功。

甚至,她出水了的身体部位,已经变成了龙的模样。

可是,就在她的身体,已经有一半出了水面的时候,湖底的石玉门忽然打开了,里面,飞出了一柄巨斧!

巨斧击中了龙小鱼!

龙小鱼被击中,从龙门跌落。

然后,湖面的银光就散了。

龙门消失了!

龙小鱼被巨斧一击打晕,笔直坠落到了湖底。

她之前化成了龙形的上身,变成了人形,尾巴变细了,仍保持着鱼尾的形态,就这样变成了鲛人的模样。

那柄巨斧坠落到了湖底后,被一个黑甲人接住了。

这黑甲人穿着衣服厚重的黑甲,头盔下不见五官,只见团黑气。

好似黑甲里本来就不是人,而是一团人形的黑气。

黑甲一手握着巨斧,另一只手结了个怪异的法印。

法印结成,湖底的一些鱼忽然双眼猩红!

下一刻,这些红了眼的鱼,诡异的合力搬来了一些石块,搭成了之前我见过的那座石房。

石房搭好,龙小鱼就被石玉门内飞出的两条缚仙,链锁住了琵琶骨,拖到了那石房内。

龙小鱼的生机,就那样被吸进了石玉门。

而黑甲人,则诡异的原地消失了。

石玉门缓缓关起,那些红眼的鱼也恢复了原样。

湖里好想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到了这里,水晶球里的画面就此消失。

不用继续看,我也已经知道后面的事情了。

我发现龙小鱼的时候,她被困还没多久,这中间应该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将水晶球还给了龙小鱼,摇头道:“这黑甲人,我也看不出来是什么来路。”

龙小鱼咬牙切齿道:“想来,前两任湖神,就是被这黑甲人,或者被他背后的势力,给抓走的!”

我点了点头:“或许吧。”

我不禁怀疑,这黑甲人,会不会和李家有关?

毕竟,李家那鱼骨庙中,那庞大的鱼骨的气息,和大青鱼很像。

龙小鱼叹道:“我如果化龙成功了,石玉门里的东西就不会逃出去了。”

这事我也有责任,便道:“这事怪我,是我不小心放走了那东西。”

龙小鱼摇头道:“它已经能自己开门了,早就可以自己跑的,怪不得大师!它之所以一直不跑,或许就是在等我跃龙门呢,它想除了我这守门人。”

我点头:“或许吧,但你也别太自责了,事情已经发生了,自责也没用。”

龙小鱼点了点头,看向我:“大师,听你刚刚的意思,找我还有别的事情?”

“我想跟你具体了解一下卧虎山和西京市范围内,地下河的分布情况,不知你是否知道?”

“据我所知,是肯定有一条主河流经西京市正中央的,却不知这主河最大的四条支河,是如何分布的?”

龙小鱼疑道:“大师问这个干嘛?这个,我得找同类问问。”

我将卧虎山的事情说了一遍。

龙小鱼听了后,大惊失色:“卧虎山上的变故,果然要危及到山下方圆百里内的一切生灵了!”

我疑道:“你知道一些卧虎山的内幕?”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