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豪赌

吴瞎子怒拍桌子:“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配和我斗法?你敢辱我!”

我以挑衅的目光看着吴瞎子,说道:“隐龙大师找你帮忙而不找我,说明你的道行确实比我高一些,但……”

“但你吴半仙也就只比我年长了四五十岁而已,修为能比我高多少呢?”

“别说没用的,你直接说,你敢不敢和我比!”

对付吴瞎子这种争强好胜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激怒他,然后打败他。

他不是觉得我年纪小没本事么?

那我就让他被我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打败。

然后我再告诉他,隐龙胜我十倍。

到时候,他肯定就乖乖听话了。

甚至,他会比“李思妍”还可信。

因为他这种人,骨子里就骄傲,不会耍赖。

他这次反悔,也不是真的反悔,而是不服隐龙,想找借口要和斗一斗比一比而已。

“你!你……”吴瞎子怒气冲冲,气得浑身发抖,咬牙道,“黄口小儿,我承认我看不透你的命,说明你也有些道行。”

“但,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道行能有多高?敢在我面前口出狂言!”

“我作为前辈,不该动手教训你,但,你别挑战我的底线!”

我斜睨着他:“年纪小就一定道行低了?”

“我乃青麻传人,自幼随着我爷爷姜九修行,得了他的真传,没有资格跟你斗一斗?”

听到我是姜九的孙子,吴瞎子一惊,脸上对我的不屑立刻消失殆尽:“你是姜九爷的孙子?你就是那个到陈家履行婚约的姜四?”

我点头。

吴瞎子态度立变,一脸和善的笑着看我:“竟然是故人之后!”

“哈哈,那我就跟你斗一斗,顺便替你爷爷检查一下,你爷爷死后,你有没有在好好修行!”

他竟然也知道我爷爷死了?

我笑道:“那我也替我爷爷检查一下,他评价颇高的吴半仙,到底是不是货真价实!”

吴半仙大笑:“口气倒是不小,但你是姜九爷的孙子,咱们简单比比修为的高低就好,斗法什么的,我怕伤到你!”

我点头:“好!”

话落,我们二人就同时释放出了威压,乱风骤起。

我们二人面对面坐着,谁也没动。

但此时,我们二人的威压正在对抗着,两股无形的力量如海浪一般,一浪胜过一浪的对撞着。

乱风越来越大。

比拼威压就是玄门中人斗法中的文比,只要不死拼到底,就不会有大的危险。

而且,还能很直观的对比出双方修为的高低。

片刻后,桌上的所有酒瓶,同时爆开了。

这是被我和吴半仙的威压挤碎的。

吴瞎子刚和我比拼威压时,气定神闲的,但现在,脸上已经有汗珠,满脸讶异的看着我。

我咬着牙,散出威压与他僵持着。

没有银狐面具,我确实不如他一些。

但差距并不大。

又过了片刻,我们面前的桌台承受不住我们的威压,轰然倒塌。

我和吴瞎子都默契的撤回了威压。

吴瞎子笑道:“不错不错!没堕了你爷爷的威名,我输给你爷爷,确实不冤,我那些徒弟跟你,根本没法比!”

我咧嘴笑道:“半仙过奖了。”

吴半仙正色道:“那隐龙,当真不是徒有虚名?”

我点头:“隐龙大师是宗师境强者。”

吴瞎子惊得张大了嘴巴。

良久,他才讪讪道:“时代变了啊,一个才成名五年的新人,竟然达到了前人难以企及的宗师境界!”

看吴瞎子这反应,我知道找他帮忙是找对了。

虽然有这么一个小小的反悔风波,但也正是这个风波,让我对他彻底放心了。

吴瞎子重重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小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还不显山不露水的,未来的成就,肯定不会比那隐龙低!”

“好好修炼,千万别骄傲!”

我笑着点头。

吴瞎子很高兴的样子,说道:“隐龙大师让你给我带了什么话?”

看来他不会再反悔了。

我郑重道:“隐龙大师说后天午时动手,到时候,需要你主持陈家的风水阵,具体方法,后天早上陈家会面时,隐龙大师自会告知。”

吴瞎子点了点头:“好!”

搞定了吴瞎子这边,我就立刻回了陈家。

我得完成最后一步准备工作。

虽然吴瞎子、紫虚道长和“李思妍”的修为很高

但要让他们自己主持风水大阵,借风水之力将卧虎山下泄的毒瘴推回去,是不可能的。

除非,他们也会《隐龙经》第七页的功法。

他们的作用,就只是加速风水阵运转,保证各自主持的风水阵中,有足够的风水气供我驱使而已。

而且,他们三人中,只有吴瞎子懂风水,所以,我需要画一些能够加速风水阵运转的符纸给他们。

到时候,他们三人只需要消耗修为激发符纸就行。

关键的点在于我。

等四家的风水阵加速运转,我会以《隐龙经》第七页的功法,汇聚四家的风水气,沿着地下暗河冲上卧虎山,将毒瘴推回山上。

如果能一鼓作气将毒瘴推上山,就成功了。

但如果中途失败了,毒瘴就会失控,以摧枯拉朽之势,摧毁我们攻势,然后如泥石流一般倾泻而下,摧毁西京!

这就好比两股无法改变流向的洪水对流,冲撞在了一起,哪一股强,洪水最终就会往那边流。

只要我们胜了,毒瘴就会被逆推上山。

到了深夜的时候,符纸已经准备完毕。

符纸绝对够用,足够他们三人能撑到胜利。

第二天,我除了吃饭,就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房间了。

这一天,我一直处在调息修炼,保持最佳状态。

以紫虚道长他们三人的道行,只要有必死的决心,应该能撑到胜利。

我现在最担心的反而是我。

虽然我们是四人联手,但其实无异于是以我一人之力,与那顺势而下的漫山毒瘴对撞。

并且,我还要以我的一人之力,将那下山的毒瘴,逆推上山。

难。

很难。

这是一场豪赌。

成,则西京一劳永逸。

败,则西京顷刻覆灭。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