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上当入局

而这黑气,俨然就是被我斩掉头颅的那黑甲巨人!

我小心翼翼的绕过一座座雕像,到了黑甲巨人的雕像之前。

雕像里的黑气并没有什么反应。

我有些疑惑,绕到了雕像后方,发现雕像之后并没有黑甲巨人的身影。

黑气,是从雕像中溢出来的!

也就是说,黑甲巨人,此时就在这雕像里。

我取出一张驱邪符,拍在了雕像之上。

然而,雕像里的黑气并没有冲出来的迹象。

甚至,好像根本就没有受到驱邪符的丝毫影响。

我用尽了办法,都没能将黑气从雕像内逼出来!

这很不正常。

这黑气就是那黑甲巨人,是邪祟,不可能不受我的符箓和术法影响。

除非这盘棋是一个很高超的法阵,可以隔绝阵外的术法。

如果真是如此,要么黑甲巨人走出棋局,要么我进入棋局,否则,我将无法对付黑甲巨人。

这黑甲巨人显然是不会出来的。

只能我进去了!

并非是我偏和黑甲巨人过不去,而是从万鬼图中逃出来的邪祟,全都进了这棋局,附在了其中一些棋子上。

我试了一遍,都无法将它们逼出棋局。

这么一来,我只有进入棋局,才能抓到它们!

而我一旦入局,这黑甲巨人就是我的敌人了。

我只有将作为敌军主帅的它干掉,才能破局抓走邪祟。

又试了几次,我确实无法将黑甲巨人和那些邪祟逼出来。

没有犹豫,我直接去了对面的帅位。

我要入棋局!

到了对面的帅位,我发现对面的帅竟然没有五官。

观察了一阵,我发现入棋局也很简单。

只需要将手掌心刺破,然后搭在主帅石雕上,就能入局了。

想了想,我让姜小四划破手,然后把手搭在了主帅石雕上。

没有反应。

嗯?

姜小四无法入局。

我当即划破自己的掌心,将手按了上去。

“轰隆!”

整个石室一震。

随即,“咔咔”之声不绝于耳。

这些石雕,裂了。

但裂的只是表皮。

表皮裂开,然后脱落。

片刻间,脱皮的石雕换了一个样子。

色彩鲜艳!

栩栩如生。

于是,棋盘上的双方阵营,黑红分明。

红、黑两军正在对峙。

黑的一方,黑甲黑马。

红的一方,红甲红马。

我所在的这边,是红方。

那么我入局后,扮演的就是红方主帅。

而那黑甲巨人,扮演的就是黑方主将。

我抬头看了眼红帅,原本没有五官的石雕,此时,五官竟与我一模一样。

忽然!

震耳的厮杀声响起。

是无数军马冲杀的声音。

我循声看去,石室内的场景变了!

无边的草原上,金阳高挂,无穷无尽的红甲军与黑甲军,正在对撞冲杀。

直至夕阳西下,两军才鸣金收兵,各自退守。

黑甲军退到了河边驻守。

而红甲军,退守腹地。

竟然是黑甲军过了楚河,逼退了我所在的红甲军。

我看了好一会儿,但红、黑双方在刚刚那一场冲杀之后,就没有别的动作了。

我知道,棋局到此后,就不会再继续了,要等人入局后,这场战才会继续。

这是一个残局。

观察了一阵,我已经看清了这残局。

我所在的红甲军,处在绝对的劣势。

象棋,分黑红两个阵营。

两个阵营的棋子是一样的,即兵力与兵种相同。

双方都有一个主帅,居于正中,统领大局。

各有两颗“車”,代表主帅手下的武将统领,即将军,将军武力超群,可以横冲直撞,灭杀前方的敌将。

各有两“马”,代表双方的骑兵,可以奔袭不同的方向,灭杀路径上的敌军。

各有两“象”、两“士”,守卫主帅左右。

各有两“炮”、五“兵”,冲锋陷阵。

而在这个象棋残局中,我的红棋已经被灭了几颗重要的棋子。

反观黑甲军,只在两位女将军的统领下,就杀过了界限。

并且,黑甲军即将冲破中线,直抵我方帅府!

不仅如此,黑甲军的后方,火炮也全架在了中线上。

红甲军的中线,似乎快要挡不住了。

回想刚刚的两军对战的画面,我记得红甲军的两位将军,是因为率领一支骑兵偷袭黑甲军将营失败,致使仅剩一名将军幸存,正被困敌境,遭敌方骑兵追杀。

不仅如此,红甲军后方的两个炮火营,也被灭了一个。

而且仅剩的一个炮火营,也被困中线,无法移动。

这情况对应到棋盘上,就是红棋的一車一马一炮阵亡,而且仅剩的一車被困敌境、一炮被迫对线中路。

红棋现在还能创造奇迹的,就只有一颗马和几颗兵了。

很惨。

而黑棋,却一员未损!

三步之内,如果红棋无法对黑棋造成有效杀伤,必败无疑。

因为黑棋有两車和一炮直插中线,两马追杀红車的同时,还对红帅虎视眈眈。

而红棋一方,守卫中线的士兵已经阵亡,如今,炮正挡在中线保护主帅,和对面的两車一炮僵持。

帅府被近卫堵得严严实实,一旦黑棋的双马过界,主帅将逃无可逃!

此事,如果黑棋愿意,完全可以用一颗車,把红棋仅剩的炮兵换掉。

然后两步之内,杀死红帅!

但这黑棋,似乎格外爱惜兵将,不愿以命换命。

我双眼一亮,如果当真如此,红棋还有一线生机!

我喝道:“炮打敌車!”

然而,棋子并没有动。

我马上明白过来了。

我现在虽然是棋局里的红方主帅,整盘棋都得围绕着我走,但我入局之后,其实也只是一颗棋子。

下棋的人,才能走棋!

如果我无法走棋,怎么破局?

破不了棋局,怎么抓“躲”进了棋子里的邪祟?

三天内,如果我无法将逃出万鬼图的所有邪祟,全抓回去重新封印入万鬼图,那么万鬼图就要被邪祟冲破了!

到时候,西京将万鬼夜行!

难道我还得找个人来替我下这盘棋?

可如果我成了别人的棋子,生死岂非就掌握在了下棋之人的手里?

因为入了这棋局当棋子,棋子死了,人也会死!

这棋局,很不简单,是个超级大阵。

想到这里,我忙抽回了手。

有千军万马的无边草原不见了,变回了石室的样子。

色彩鲜艳的石雕,也渐渐“掉色”,变回了原本的样子。

然而,红棋的“帅”,却没有完全恢复原样。

这代表“红帅”的石雕,原本没有五官,现在却是我的脸。

也就是说,我已经入局了,即便是我离开了这里,也已经是这盘象棋对弈中的一枚棋子了?

只有赢了棋局,我才能摆脱这盘棋?

这棋局的输赢,关系我的生死!

我的心一沉,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现在,红、黑阵营的主帅,都已经就位了,任何人,都能开始下这盘棋!

我的命,就在下棋的人手中!

看来,我必须出去找信任的人来下赢这盘棋了。

可,我还出得去么?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