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百鬼寂静

或许没法轻易出去了。

黑甲巨人为什么会在石雕里?

我出现后,它应该逃才对,因为我曾斩下了它的头颅!

可它为什么不逃呢?

也许它根本就不是不逃,而是逃不出雕像!

难道,我也会和黑甲巨人一样,被困在石雕里?

仔细想想,这棋盘阵法,目的不就是故意引人入局,成为棋局中的棋子么?

下棋的人从来都是把自己当成棋局中的主帅的,所以见到这棋局后,所有想破局的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入局,成为下棋人。

结果入局之后,只是一枚棋子!

而且,棋死人死!

我上当了!

看了眼通道,我尝试着走了过去。

全程警惕。

然而,我失策了。

我轻而易举的出了棋盘的范围,走到了那条通道内。

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难道那黑甲巨人,并不是被困在石雕里的?

是了,换一种思维想想,其实黑甲巨人也有可能是主动躲进里面!

忽然!

我汗毛倒数、头皮一麻!

这是致命的危险出现时,身体本能的预警反应。

我猛地往前一纵,同时转身一看。

在我刚刚站的地方,一个矛头刺了个空。

咦!

竟然是从万鬼图中逃出的那些邪祟!

个个都是兵卒装扮。

我大喜。

它们不出来的话,我还拿它们没办法,得回去找人来下赢这盘棋,才能把它们从棋局里逮出来。

没想到它们自己出来了!

天助我也。

这时,又有几支长矛刺了过来。

我不退反进。

银狐面具闪了一下,银狐虚影就笼罩住了我。

几乎同时,那几支长矛也刺在了我身上。

但,我毫发无伤。

反而,是那几支三四米的长矛,随着我往前逼近,一步,一碎,寸寸绷断。

片刻间,我已到了那些邪祟跟前。

它们此时已经出了棋盘,却仍像是象棋中的兵卒,一步一顿,且无法后退。

这么一来,就更好对付了。

我无视它们的攻击,用符纸封住通道,让它们进不了通道。

然后,就抢到它们身后,同样用了“妙笔生花”,兵不血刃就将它们收了。

一共四只。

加上枯井外收的那只,正好五只。

万鬼图中,正好少了五只邪祟!

那么,陈家残留的那股让我忌惮的黑气,就不是万鬼图中逃出的邪祟残留的。

也就是说,陈家人工湖底下那白玉盒,并不是万鬼图中逃出的邪祟拿走的。

会是谁?

我没有头绪。

看了石室内的一眼象棋残局,我进入通道,离开了石室,这残局,日后再破!

虽然我成了残局中弱势一方的一枚棋子,且棋死人亡。

但,我只要封住枯井井壁上的入口,不让人接触棋局,就不会有危险。

当务之急,是恢复万鬼图法阵!

到了枯井内,我布大阵封住了井壁上的入口,就出了枯井。

天还没亮,杨家一片死寂。

我没有停留,用最快的速度,回了陈家。

到了陈家,趁着陈家人还没起床,我直接下了人工湖。

恢复万鬼图这事,越快越好,夜长梦多。

我细心检查了一遍万鬼图。

很好,在我离开陈家期间,并没有图内邪祟逃出去。

我心下稍安。

但此时,即便有四象图结合着陈家的风水阵,在镇压松动的万鬼图法阵,但图内封印的万鬼,仍然挣扎得也很凶。

鬼图狰狞。

万鬼齐嘶。

一幅幅鬼图中,数不清的邪祟想冲出来,有手在挠,有嘴在扯……

每时每刻,都让我有一种即将图破鬼出的感觉。

姜小四倒是很淡定,绕着石柱,冲着一张张鬼图作凶恶鬼脸,耀武扬威。

我则不敢耽搁,取出封印了邪祟的符箓,贴在了这些邪祟之前对应的位置。

符箓上以“妙笔生花”画出来的图案,与之前邪祟逃走前的图案是一模一样的。

此时,符箓一贴在石柱上,就“融”了进去。

片刻后,石柱上的万鬼图中,之前消失了的几幅图案,就渐渐显现了。

随着图案越来越清晰,万鬼齐嘶的声音,渐渐变小了。

鬼图内的邪祟,也渐渐消停了。

片刻后,万鬼图恢复了原样!

有惊无险!

为了保险起见,我在那四象图上各画了一个血印,加固封印。

以后,这万鬼图,就多了双重保险——四象图,以及我画的血印。

至此,万鬼图危机,解决了!

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开始调息休息。

到了早上八点多的时候,陈贵很反常的派了下人来我这里,竟然说要请我去吃早餐。

这太反常了。

迟疑了片刻,我还是跟着陈家下人过去了。

我到的时候,陈家人已经各自沉默在吃东西。

根本没等我的意思。

陈贵见我进屋,假笑着示意我坐到他对面:“来了啊,快坐。”

我入座,拿起盘子里的面包,吃之前主动问陈贵道:“陈伯伯,你有事找我么?”

陈贵笑道:“没事,伯父就是想问问你,昨天你干嘛去了?好像很晚都没回来,是不是去找李家那丫头玩去了?”

我特意等了一下李琼,想等她说完我再说话。

按道理来说,这种时候,她应该接话的,说一通难听的话,但不知为何,她并没有接话。

我这才开口说道:“我昨天去办了一件隐龙大师交代的事情,快天亮了才回来的。”

陈贵“哦”了一声,片刻后,忽然直勾勾的盯住我:“你有发现亭子有什么异常吗?我总担心那亭子莫名塌陷下去一截,会对陈家的风水有影响。”

他看上去有些许紧张,虽然隐藏得很好,但还是被我察觉到了。

看他这样子,担心的绝对不是陈家的风水。

如果是担心风水,他早嚷嚷着让我再好好检查几遍陈家的风水局了。

他担心的,肯定是他所知道的亭子下面的秘密!

他这是在试探我。

也不知道他所知晓的秘密,和那消失的白玉盒,有没有关系?

我平静回答道:“亭子没异常,伯父大可放心。”

陈贵点了点头,皱着眉不知在想什么。

我若无其事道:“伯父,亭子下面有什么东西吗?”

陈贵闻言一惊。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