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变卦

殷红的鲜血飞溅。

姜小四,被残忍的撕成了两半!

然后,又被狠狠扔在了地上。

而我的剑气,直到此时,才打到黑甲巨人身上。

这是饱含我愤怒的剑气。

可终究还是慢了。

剑气将黑甲巨人打得连连后退,在它的黑甲之上留下了一道道剑痕。

我抢了上去,捡起姜小四那被撕成两半的身体。

而后,《隐龙经》第七页借用风水阵的功法,被我疯狂运转。

杨家的风水气和阴煞之气疯狂聚集而来,卷起了我手中的姜小四。

姜小四的两半身体,合在了一起。

无穷无尽的阴煞之气和风水气,被我灌入了姜小四的体内。

风水气可以转化成生机,维持姜小四的生命。

而阴煞之气,是所有邪祟变强的根本,是邪祟成长的“养分”。

姜小四虽然不会害人了,但本质上,它仍是邪祟。

阴煞之气,也是姜小四的养分。

虽然阴煞之气会让姜小四又变回会害人的邪祟,但我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只有这样做,姜小四才有一线生机。

我冷眼盯着黑甲巨人和黄皮子。

我的眼睛里,肯定布满了血丝。

这么多年,我从没有像这一刻一样愤怒过。

黑甲巨人走了过来。

黄皮子也走了过来。

我看了眼姜小四。

如果断了阴煞风水气的灌注,姜小四将生机全无,必死无疑。

我不能被黑甲巨人和黄皮子打断!

可如果黑甲巨人和黄皮子联手战我,我重伤之躯,全力一搏都尚且只有一线生机,再分心救姜小四的话……

但这一次,我没有选择理智。

我,不会放弃姜小四。

而且,如果姜小四死了,我今晚就算是拼死在此,也一定要让黑甲巨人和黄皮子给姜小四陪葬!

眼看黑甲巨人和黄皮子越来越近,我早已做好殊死一搏的准备,一张张符箓悬浮在了我身前。

忽然!

黑甲巨人和黄皮子同时加速。

我以法指凌空一指,一张张符箓就飞向了黑甲巨人。

我忌惮的,只有黑甲巨人。

然而,攻击黑甲巨人的,却不仅仅我一个。

黄皮子竟然偷袭了黑甲巨人!

它们不是一伙的么?

就算不是一伙的,黄皮子一直想杀我,现在只要和黑甲巨人联手,就有很大的概率成功。

为什么它会在这种时候,偷袭黑甲巨人?

帮我?

不可能!

黄皮子绝不可能帮我。

而且,我发现黄皮子的实力,竟然比刚刚强了几倍不止!

甚至跟我的实力差不了多少了。

它一爪,就将黑甲巨人的肩膀处的甲胄拍碎了,甚至差点一爪撕掉黑甲巨人的一条手臂。

看样子,黄皮子并没有使用什么临时提升战力的术法。

它,本来就这么厉害!

短短半月不见,黄皮子的修为境界,竟然提升得如此夸张!

而且,从它莫名出现在这里偷袭我那一刻开始,一直到现在,它才暴露出了自己的真正实力!

也就是说,它真正的目标,是黑甲巨人!

它此次出现,竟然是冲着黑甲巨人来的?

这一点,我直到现在都无法置信。

黄皮子有仇必报,不死不休。

是什么,能让黄皮子暂时放下与我之间的血海深仇?

我没多想其中的原因。

在不影响给姜小四灌注生机的同时,发动全部攻势,与黄皮子一同攻击黑甲巨人。

在我重伤的情况下,现在最强的就是黑甲巨人了,打它总没错。

黄皮子的突然变卦,加上我的符箓攻势,黑甲巨人被打得很狼狈,不住后退。

黄皮子乘胜追击黑甲巨人。

我催动符箓远程攻击黑甲巨人。

黑甲巨人节节败退。

直到黑甲巨人被打到了石室边缘,我立刻脱离了战斗。

并以风水气裹挟着姜小四,漂浮在我身后,进到了陈婷藏身的洞中。

然后,我用最快的速度,以符箓布了个“天网符阵”,封住了洞口。

但这天网符阵并没有阻挡风水气和阴煞之气。

杨家风水阵中的风水气,以及阴煞之气,正在疯狂被姜小四吸收。

此前是我将这两种气灌入姜小四的体内。

但现在,是姜小四自己在吸了。

这说明,姜小四在好转。

我取出引火符照明,看了一眼。

姜小四被撕成两半的身体,到了此时,表面上已经没有伤痕。

而且,姜小四的身体还长大了一些。

我检查了一下,过不了几分钟,姜小四就会“活”过来。

而且,姜小四的实力也将再次提升。

只是,他受阴煞之气的负面影响,更多了,阴煞之气将在他体内滋生出更多的邪气。

邪气,将让他变得越来越邪,越来越恶……

紫虚道长之前也提醒过我,姜小四吸了太多阴煞之气的话,可能会反主。

这一点,我自然也是知道的。

此前他只吸了卧虎山上的阴煞之气时,我还有办法将他体内的邪气驱除。

但现在,邪气充斥着他的躯体,已经没办法驱除干净了。

但,无所谓了。

他能活着就好。

姜小四如果变恶了要做坏事,我管住他就好。

就在我这么想的同时,姜小四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我,眼睛里有欢喜,也有怨恨。

良久,他又对我露出了之前临死时,那种纯真的欢喜的笑容。

他眼中的怨恨,也全消失了。

我也对他笑了笑,停止了功法运转。

姜小四站了起来,长高了一拳的高度。

他的衣服,也在刚刚随着身体,被撕成两半了。

我从随身挎包里取出一套红色衣服给了他。

这时,外面的打斗声仍惊天动地。

我看了眼陈婷。

陈婷脸色苍白,她刚刚被符箓爆炸震伤,七窍流血,但其实伤得并不算重。

所以,我才一直没有管她。

此时危机暂无,姜小四也从鬼门关出来了,我立刻在她额间点了一指。

随着我的法力度入她的体内,她的脸色很快红润了起来。

片刻后,她就能坐起来了。

陈婷长长舒了口气,笑道:“脱离危险了吗?”

我如实说道:“也许并没有。”

陈婷一怔,但并没有很担心的样子,柔声道:“隐龙大师,趁着暂时没有危险了,您休息一下吧。”

我不禁疑道:“你不怕?”

陈婷用细微难闻的声音说道:“有隐龙大师在,我不怕。”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