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邪祟上身

送走了方灵虞后,我并没有立刻就去杨家。

虽然是张萍请的隐龙大师。

但杨志和杨硕父子二人对李啸奉若神明,肯定不会让隐龙去捣乱的。

我决定用老法子——晚上潜进杨家。

我决不能让黄皮子如愿以偿。

让黄皮子如愿,就是再给我自己找麻烦。

……

夜,零点。

我到了杨家别墅园外面。

以望气术一看,我大惊失色。

杨家的风水阵,已经开始崩坏了。

可杨家的风水阵崩坏后,受影响的只有财运风水,阴煞之气,仍源源不断的被聚集而来。

甚至,阴煞之气聚集的速度还更快了。

此时,阴煞之气已经淹没了整个杨家别墅园。

在此前,杨家风水阵中的风水气和阴煞之气,相互制约,达到了某种平衡。

但现在,风水气滞涩,这种平衡崩塌了。

如此一来,杨家与风水阵之间的平衡,也被破坏了。

理论上,杨家人因为命格的关系,风水阵中的阴煞之气越多,财运就越顺。

但,物极必反。

杨家人命格再硬,肯定也无法承受此刻杨家风水阵所聚集而来的海量阴煞之气的。

杨家人,危矣。

我潜入了杨家别墅园,仔细观察杨家风水阵现在的情况。

阴煞之气是从那些枯井中喷涌而出的。

尤其是那口藏着古剑的枯井,此时喷涌而出的阴煞之气,多得惊人。

看来,这口枯井就是杨家风水阵中最重要的地方了。

阵眼,就在里面!

难道阵眼是那柄古剑?

很有可能。

否则,为什么黄皮子只为取剑,却非要破坏杨家的风水阵?

那柄古剑我之前就拔过,拔不动,被阵法之力牢牢锁在那里。

现在看来,古剑就是杨家风水阵的阵眼,不毁杨家的风水阵,就拔不出剑。

如今杨家的风水阵已经崩塌了!

不知道黄皮子得手了没有?

那黑甲巨人虽然厉害,可黄皮子够狡猾,被黄皮子得逞了也不一定。

我没敢耽搁,当即下了枯井。

井内阴煞之气汹涌,几乎能像浓雾一样感觉到实质了。

我沿着路线,一路到了那那藏剑的洞中,就看到一个肥硕的人影,正在奋力拔剑。

此时剑还没拔出,杨家的风水阵就快要崩坏了,这要是让他拔出来了还了得!

古剑正在被慢慢拔出!

我快步接近,一看之下,惊觉这人竟然是杨硕。

怎么会是杨硕?

不应该是黄皮子或者李啸么?

杨硕为什么要自毁自家风水阵的阵眼?

就算他不懂风水,但不至于不知道拔出阵眼就等于毁了风水阵法吧?

顾不得多想,我冲了过去,要阻止他。

一旦剑被拔出来,风水阵就会彻底坏掉,杨家必有灭门惨祸!

不管是为了救人,还是为了阻止黄皮子的阴谋得逞,我都必须阻止他。

我眨眼间就到了杨硕背后。

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出现,转过了身。

他的脸上,笑容扭曲而疯狂。

这不是杨硕!

我冲过去,一把按在了剑柄上。

即将被拔出的古剑,被我一按,又插了下去。

汹涌的阴煞之气顿时“安静”了不少。

杨硕朝我发出了不似人声的吼叫声,似是愤怒异常。

他的口中满是獠牙,双眼顿时被黑气充盈,五官狰狞,青筋暴出。

但他并没有对我做什么,而是屈膝,发力,拔剑。

拔了好一会儿,他无法撼动古剑分毫。

因为我正按着剑柄,观察着他。

杨硕开口说话,声音嘶哑而尖锐,不像人声。

他恨恨道:“几次三番坏我好事!可恶!”

说着,他又奋力拔了几次。

这几次,倒是让古剑动了几下。

但我按着古剑,他就仍拔不出古剑。

过了一会儿,他放弃了拔剑,五指成爪,向我抓来。

同时,口中发出黄皮子的叫声。

杨硕,被黄皮子附身了。

黄皮子附身杨硕,是因为杨家人拔剑会更简单一些。

但代价,是它因此实力大减,故而我一阻止,它就根本无法抗衡。

而且,它此时向我攻来的手爪,也慢了很多,力量也不足。

我放开了按剑的手,一把抓住了它的手爪。

它挣扎了几下,挣扎不脱,扭曲的脸上显出几分惧色。

我抽出一张驱邪符箓,拍在了它的额间。

在符箓拍在了它额间的瞬间,一个黄皮子的身影从杨硕的身体中被震出。

我一把抓住了黄皮子。

赵硕昏死了过去。

我拎着黄皮子的一条腿,往墙上用力一摔。

“嘭!”

一声闷响。

黄皮子体内溢出一阵金光,一闪而逝。

我这一摔,可不是单纯的用力摔。

这一招,叫“震魂摔”。

这一摔伤到的,可不仅仅是黄皮子的身,还有它的魂!

单纯的力量是伤不了黄皮子的。

黄皮子怪叫着,挣扎着想咬我,咬不到。

想挣脱我的手,挣不脱。

我又将黄皮子狠狠摔了一下。

黄皮子挣扎的力气小了很多。

“混蛋,我必杀你!”黄皮子口吐人言,嘶吼道,“你林家欠下的命,纵使你成了大罗金仙,我也必索!”

我没回话,又摔了它一回。

当年,是黄皮子先要坏我爷爷的阵,我爷爷与黄皮子协商未果,出于自保,才不得已杀了几只黄皮子。

但这件事情到了黄皮子的认知里,就成了我爷爷无端杀了它的亲人。

简直反咬一口。

我懒得和它争辩,反正它现在到了我的手里,恩恩怨怨,今日彻底了结!

这么想着,我就要用尽全力,摔死黄皮子。

黄皮子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杀气,忙道:“你把这剑让给我,我们此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一笔勾销?

我失笑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一笔勾销?我现在轻松就能杀了你。”

黄皮子慌道:“剑归你,你放了我,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

我讥笑一声,说道:“剑我不要,我只想杀了你,彻底了结我们之间的恩怨。”

黄皮子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

我将黄皮子举起,猛地砸向墙上。

黄皮子当即怒吼一声,竟然咬断了被我抓住的腿,摆脱了我的魔爪。

没了一只脚,黄皮子仍跑得很快。

我指间剑气纵横,扫向了它。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