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剑与骨

我的剑道造诣,其实也不弱。

否则,也没办法以指为剑,发出剑气。

此前,我差一柄合适的剑。

现在,我有剑了。

我的剑,就是姜小四。

融合了那只手骨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姜小四给我的感觉就是一柄剑。

确切的说,是我最适合用姜小四施展剑术。

这其中的原因,我暂时不知道。

而且,姜小四融合了那只手骨后,好像就成了帝殇古剑的克星!

这一点很怪异。

明明是帝殇古剑镇压着那只手骨。

但现在,却像是那只手骨在压制着帝殇古剑。

姜小四眨眼之间就激射到了“李思妍”跟前。

“李思妍”邪魅笑着,似乎一点都不紧张。

姜小四身上的剑气骤然爆发。

这一刻,以望气术看去,姜小四身上爆发出的凡眼看不见的密密麻麻的剑气,呈现出一柄柄金色长剑的形态。

万剑同刺“李思妍”。

“李思妍”做出了回应,她猛地将帝殇古剑刺入了地面。

与此同时,帝殇古剑发出一道剑气,这是一道剑形态的剑气,刺入了地面。

这一道剑气,似乎无穷大,像一堵墙一样,挡在了“李思妍”面前。

我的剑气击中帝殇古剑的这道剑气,瞬间破碎。

但帝殇古剑的这道剑气上,也有裂痕。

“李思妍”皱起了眉头,看着姜小四的右手。

她的这一反应,被我捕捉到了。

她刚刚不阻止姜小四融合手骨,就是为了验证现在的这一幕么?

而此刻,验证得到的结果,似乎和她想的一样。

手骨对帝殇古剑,有压制作用!

当姜小四身上发出的最后一道剑气破碎,帝殇古剑的剑气也破碎了。

“李思妍”看了我向我:“有意思,但我不陪你玩了。”

说着,就直接转身向了石室出口。

她似乎根本就不担心我会偷袭她。

我确实不会偷袭她。

因为偷袭不一定能让她怎么样,但她如果要和我死磕的话,只要无限针对龙小鱼和陈婷,我将变得很被动。

我绝无可能确保陈婷在她的针对下,能有命活。

只有姜小四能几乎无视帝殇古剑的攻击,那一道道奇特的剑气对其他人而言,都是致命的。

感觉到“李思妍”的气息出了枯井,我松了口气。

同时,我还给了姜小四自由。

姜小四走到了我跟前,一脸邀功的模样。

我夸赞道:“不错,越来越厉害了。”

我看上去很欣慰,但其实,对于姜小四的这次变强,我内心充满了担忧。

那只手骨上的煞气,让我很不安。

但我还是拍了拍姜小四的头,以表奖励。

姜小四很开心的样子。

龙小鱼跑了过来,绕着姜小四走了两圈,啧啧称奇:“啧啧啧,和你太像了。”

说完,她“啊”了一声,忙道:“隐龙大师,对不起。”

她这是在自责暴露了我的身份。

但其实,人家陈婷已经肯定了姜四和隐龙大师是同一个人。

陈婷也走了过来,低声道:“对不起。”

她这声对不起,像是对龙小鱼说的,又像是对我说的。

龙小鱼没理她。

我不知道说什么,拍了拍她的肩膀。

然后,我就拉起了姜小四的右手,观察了起来。

完全融为了一体!

我有些疑惑。

怎么可能这么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倒像是那手骨本来就属于姜小四的一样!

但这怎么可能?

想了片刻,想不通,我就不想了。

不管怎么说,姜小四变强了。

虽然他可能和卧虎山中的秘密扯上了关系,但现在,任我再担忧,也已经不能把那手骨取出来了。

因为,手骨和姜小四已经完全融合。

要取,就必须砍掉姜小四的右手,才能斩断那只手骨和姜小四之间的联系。

但我明显不可能这么做。

看着姜小四,他的脸跟我的简直一模一样。

我皱起了眉,这好看是好看,但容易暴露我啊!

难不成我还得给姜小四也弄个面具?

我刚这么想,姜小四就咧嘴一笑,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头。

下一秒,姜小四又变成了两岁胖婴孩的可爱模样。

我大喜。

龙小鱼傻笑道:“还是这样好看。”

我没理龙小鱼,查看起了陈婷伤势。

不严重。

反倒是龙小鱼,伤得有些严重了。

就像是被好多恶鬼扑到身上撕咬过一样。

那帝殇古剑的剑气,确实够奇特,发出的时候是剑形态,打到目标的时候,却又是恶鬼形态。

而且,每一道剑气,都像是一只只邪祟恶鬼,充斥着浓烈的怨气。

我忙问道:“龙……龙姑娘,你还好吧?”

龙小鱼看上去屁事没有,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这点伤换我的清白,值!”

我一时不敢继续关心她的伤了。

陈婷盯着龙小鱼,深吸了口气,沉声道:“虽然你是被剑控制了,可刺死我师父,确实也是你!你就没有一点儿错么?”

龙小鱼一时语塞了。

片刻后,龙小鱼冷哼了一声,对我说道:“我先走了,大师,告辞。”

话落,就走了。

等龙小鱼进了通道,背影消失不见,陈婷忽然叹了口气,低声道:“我知道不能怪她,可……可我一想到她刺死我师父的画面,就原谅不了她。”

说着,她美眸中泛起了泪花,却又咬着唇强行忍着眼泪。

看着陈婷这般可怜模样,我莫名其妙拉起了她的手,说道:“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真正的凶手,让其付出代价的。”

陈婷脸上红了一瞬,随即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她死死盯着我的眼睛:“找到真正的凶手?真正的凶手不就是李家小姐么?”

我叹了口气,说道:“你别这么激动,她确实说过是她,但也有可能并不是她。”

陈婷闻言,愣了一下,随即低声道:“对不起,师父的死,让我有些控制不了情绪。”

我这时无论如何也不敢拉陈婷的手了。

我柔声道:“你要调整好情绪,坚强起来。”

陈婷重重点了点头:“我会的。”

我继续安慰道:“人总有一死的,紫虚道长这一生,曾以一己之力守护西京一城,曾舍命挽救数百万人……她的一生,很伟大,也很圆满,节哀。”

陈婷美眸中又泛起了泪花,重重“嗯”了一声。

她很坚强。

但正因为她太坚强,所以我才更心疼更担心她。

叹了口气,我说道:“咱们走吧。”

我们离开了石室。

到了陈家大院外面时,陈婷说道:“我想一个人去陪陪师父,你先回去吧。”

我点了点头。

陈婷独自上了卧虎山。

我有提议姜小四跟着,去保护她。

但她拒绝了。

于是,我带着姜小四回了房间。

刚要休息一下,陈婷来电话了。

“姜……隐龙大师,你快来!”

她的语气很焦急。

然而我刚要问为什么时,她已经挂了电话。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