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相思音

看不见拿刀的东西,连它的刀也看不见,就很吓人……

可我却莫名其妙想象出了这是一个女人。

一个枯瘦如柴的白衣女人,披头散发,浑身血污,提着一把刀正在割我的头……

极有画面感!

这画面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我没敢挣扎,因为我毫无依据却无比肯定,一旦我挣扎,这把刀会瞬间割下我的头颅!

而这时,那些从猴子尸体里爬出来的血婴儿,正在发出怪笑,以怪异的姿势,朝我们爬来。

它们四肢落地爬行,却肚子朝上,极其别扭地爬行着。

可怕的不是它们的样子,是它们的怪笑声!

这怪笑声,让人听了就起鸡皮疙瘩。

这玩意儿,我认识!

是尸童!

是女人怀胎十月之际,横死而亡后,腹中死胎被坏人下了毒蛊后形成的。

这玩意儿的血液里,全是毒蛊!

一旦被这东西咬上一口,必然会成为下蛊之人的养蛊容器!

甚至,外伤接触到尸童的血液,也会被毒蛊寄生!

而且,尸童本就是死物,是被毒蛊操纵着行动的,杀不死,除非把尸童打成肉泥!

但尸童的缺点也很明显。

慢。

速度很慢。

可尸童慢归慢,却并不代表好对付。

毕竟,我修为尽失,想要让尸童失去行动能力还是很吃力的。

而李思妍重伤,陈婷又道行太浅!

难!

是幻觉么?

无法肯定。

是幻觉的话,也许只能吓吓我们,但如果不是幻觉……

我强自压抑内心恐惧,开始努力回想着上山时的景象。

就在我的皮肤开始被看不见的刀割破时,我忽然什么都想通了!

让我们致幻的,是卧龙山!

从进入卧龙山范围内以后,看见卧龙龙山开始,我们就产生幻觉了。

整座卧龙山,就是一个由无数个小迷阵组成的超大型的迷阵!

第一个小迷阵,是竹林迷阵!

竹林是真实的竹林,并不是花中世界那样的幻境,只不过我们还没到卧虎山,就产生了幻觉,所以才会感觉并没有见过卧龙山上有竹子。

第二个小迷阵,应该就是那花海世界,是个幻境。

第三个小迷阵,应该是那雪原幻境。

至于后面,肯定还有迷阵,只是不知道会是什么迷阵。

我急忙喊道:“卧龙山!让我们致幻的是卧龙山!”

陈婷和李思妍同时睁眼,惊道:“对!”

可下一秒,她们异口同声道:“卧龙山是阵眼的话,怎么破阵?”

我还以为李思妍能反应过来阵眼是什么呢!

我不敢动,急忙喊道:“拔草!”

李思妍一脚踢飞扑向她的一只尸童,喜道:“我怎么没想到阵眼是这株草!”

这句话喊完的时候,李思妍已经将手掌猛地刺入地面,将小草一整棵挖出,托在了手心。

我们眼中看见的仍是竹林。

但竹林已经不太一样,地面不是平的,竹林也不是一望无际。

迷阵破了!

但尸童……

还在!

我早该想到尸童不是卧龙山迷阵的一部分的,这种邪物,怎么可能出现在有高僧坐镇的卧龙山上?

有人想杀我!

不过,那看不见的“女人”是不见了,我的喉间也并没有被刀锋划破过,我松了口气。

这说明,“女人”是竹林迷阵中的一个幻阵,刚刚只是我的幻觉而已。

难怪看见不见,因为根本就不存在!

但这尸童……

怎么解决?

一不小心被它们的鲜血沾染上伤口的话,就会被毒蛊寄生!

我正头疼间,姜小四手捏剑诀……

片刻后,尸童变成了一地碎肉。

得!

我竟然忘了姜小四,已经不是那个只会拳打脚踢加嘴咬的莽夫了!

人家姜小四,现在会剑气!

姜小四转过身,抬头看着我,叉着腰,嘚瑟得不行。

也不知姜小四从哪里学的这些动作。

我冲姜小四伸出了大拇指。

姜小四开心坏了。

李思妍见此大笑,却忽然一脸气愤的把手里捧着的草递给了我:“诺!”

我疑惑道:“给我干嘛?”

李思妍哼道:“你拿过去就知道了。”

我疑惑的接过小草,忽然浑身一震。

这小草,会说话!

我听到了它叫了声我的名字。

这声音,怎的和我梦里那护身神狐化身的女孩,叫我名字时候的声音一模一样?

难道她找来了?

我忙答应了一声。

可这株草却只是不停地叫唤着我的名字。

语气中,没有任何情绪。

李思妍一脸醋意的说道:“姜四哥哥,你知道这株草为什么会不同的叫你名字吗?”

我摇头:“不知道,你知道?”

陈婷奇道:“这草会叫姜四的名字?”

李思妍看了眼陈婷,坏笑了起来,说道:“我当然知道!姜四哥哥,你现在把小草拿给陈婷捧着,我就解释给你听,我发誓,你要是不听的话,一定会后悔的。”

我确实想搞清楚,为什么护身神狐的声音会从小草上传出来。

如果能交流……那就太好了!

而且,很明显,要碰到小草的人,才能听到小草的呼唤声,这又是为何?

我把小草递给了陈婷。

陈婷刚接过小草,就瞪大了眼睛。

显然,她也听见了。

我看向李思妍:“说。”

李思妍坏笑着:“这种声音,叫相思音。”

我闻言,立马就瞪大了眼睛。

相思音,我是知道的。

其实所谓相思音,就是执念的一种。

而这种执念,是思念。

思念到了极点,纵使生命结束了,思念也会化成执念,存于世间。

这思念越深,思念的执念存于世间的时间就会越长。

可一株草为什么会对我有相思的执念?

陈婷一脸疑惑:“我师父说过,相思音是一种执念,是思念化成的执念。”

“可一株草怎么会思念一个人?”

“莫非,这株草已经有了灵性?可我并没有察觉到这株草和普通的草有什么区别呀。”

李思妍脸上的坏笑更加明显:“陈婷,你怎么老想着这执念是一株草的呢?就不能是某个人的执念,落在了这草上么?”

陈婷点了点头,看向了我。

我疑惑道:“是她的?”

我指的她,是我的护身神狐。

陈婷瞪大眼睛看着我,一脸震惊道:“姜四,真有这么一个思念你到了极点的女人?该不会是……她吧?”

陈婷莫名其妙的神色哀伤:“我确实不如她!”

我和李思妍愣住,面面相觑。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