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青麻传人

爷爷说杀了那只黄皮子其他的两只黄皮子也会有感应,继续前来寻仇,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我害怕的问:“那我们怎么办?”

“过去看看那棺材里有什么。”爷爷吩咐道。

我大着胆子过去,伸头往里一看,就见那白纸伞下面,放着一块血糊糊的猪皮!

看那样子,就像是新鲜剥下来的一样!

上面的血还是鲜红色,没有一点凝结的样子。

我打了个寒颤,把这情景再次说给爷爷听。

爷爷听完冷笑:“这是要我了断后披皮入地,下辈子投胎就投成这猪猡身,要让我姜九永世不得翻身!”

“这黄仙,够狠啊!”

原来是这个意思。

“哼!要不是因为我当年立下重誓,就这黄仙的道行,我姜九还真不会放在眼里!”

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了爷爷身上俯视一切的气势。

爷爷伸手摸着我的头,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似乎是终于做了决定,他才重重地叹出一口气。

“孩子,爷爷原本不想让你接触这些。风水之术,学了以后总要应个五弊三缺的。爷爷只想让你当个普通人就好……”

“但是现在,我们爷孙俩没有更好的路可以走了。爷爷问你,你想不想学风水?”

我看向爷爷的眼睛,虽然明知道他看不见,我也不能从他眼里看到什么。

但好像这样看着爷爷,我就有了无尽的勇气。

爷爷问我想不想学风水,那一瞬间,我心中燃起一阵豪气,大声回答:“想!”

“好!”

听见我爽快的回答,爷爷也开心得大笑起来,这一瞬间,他仿佛又变成了当年叱咤风云的姜九。

其实,他还是期盼着可以把一身本事教给下一代吧?

爷爷伸手从兜里摸出那面锈迹斑斑的铜镜:“麻衣派是茅山的一个分支演变下来的,一共分为三家,是青麻、乌麻和赤麻。我是青麻传人,而这青鸣镜就是我们青麻的信物。现在,我将青鸣镜传给你。”

这铜镜以前爷爷从不许我碰,像是怕我将它弄坏了。

没想到现在爷爷就这么把它传给了我。

我双手接过,顿时感觉肩上有了担子和责任。

“四,你去找块石头,要长条形的,越大越好,抱过来。我就算不动手,也能毁了这黄仙的道行!”

爷爷的确立了重誓不能动手,但我没有。

我按照爷爷说的,在附近找了一块约莫半米长的石头搬过来。

爷爷又让我咬破手指,在石头上写上他的名字。

自己咬手指有些难以下口,要硬生生咬破手指,咬出血来还是痛的。

可是和眼前的环境相比,咬手指这点疼就显得不算什么了。

我咬破手指,用我的血在石头上写下爷爷的名字。

之后爷爷又说了几个字让我写下,听起来像是阴历的某个日子。

写完后,爷爷让我把这石头用棺材里的那块猪皮包住放进棺材里。

等我将石头按照爷爷说的放好后,爷爷让我躲到棺材里,说:“只要那个黄皮子一现身,你就立马用这个镜子照他,直到它死,明白吗?”

我点点头,“明白。”

我躲在棺材里蜷缩着身子,一直守着等那黄皮子出现。

爷爷则顺着棺材躺了下来,还把自己的半个身子都埋进土里,然后又撒了些泥在身上。

这叫“入土为安”,爷爷这样做那黄皮子就看不见爷爷了。

我守在棺材里等了好一会儿,这儿明明是条大路,却一直没见任何人经过,那黄皮子也一直没来。

我等啊等,从早晨一直等到正午。

我等得昏昏欲睡,正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外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一下子就困意全无,集中注意力看着。

紧接着,我就看到一只小狗那么大的黄皮子跳了进来。

我一见那黄皮子,立马按爷爷教我的用那青鸣镜照它。

被青鸣镜一朝,那黄皮子好像晃了晃脑袋。

然后他像是没有发现我一样,只盯着眼前的猪皮,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围着转来转去,那摇头晃脑的样子像是在嘲笑和得意。

随后它竟然猛地扑到猪皮上撕咬起来!

那样子,就像是和这块猪皮有什么深仇大恨。

如果爷爷真躺在猪皮内,肯定是要被这黄皮子给撕碎了。

可是那猪皮里现在是石头!

黄皮子像是着了魔一般,嘴都被石头划得鲜血淋漓还是没什么反应,反而将那些咬下来的石头尽数咽了下去。

我在旁边看得头皮发麻,同时也惊讶于我手里青鸣镜的作用。居然能让这黄皮子被迷成这样!

那黄皮子对着被猪皮包住的石头又撕又咬,直到把整个大石头都咬下来吃进肚子里,它肚子胀得老大,然后突然爆开!

肠子和内脏什么的,全都流出来。

那黄皮子满足的打了个饱嗝,背着两只前爪,转身出了棺材。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