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美女,我是正经人!

从我学会隐龙经的第五年开始,我就去江湖中磨练自己,解决各种各样的奇异事件。

我利用隐龙经中记载的术法将我身上的皮袄子和青鸣镜融合起来,制成了另一个宝物,银狐面具。

带上银狐面具我就成了另一个人,隐龙。

修炼隐龙经,最重要的就是那一个“隐”字。

人们常说,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市。

隐得越深,便能更利于修炼。

于是,我隐藏身份,以隐龙的名头行走江湖。

五年的时间,隐龙名满江湖,整个西南没有没听说过隐龙的人。

但他们从不知道隐龙的真实身份,只知道隐龙的本事,堪比当年风水界风光无限的姜九爷。

……

这一天,我和平常一样哼着小调打开纸人店的门,准备做生意。

就看到一只白色的猫抱着我门前的柱子,爬上爬下。

呦,我今天要发财呀这是。

在风水学上有一个说法叫做“白虎抱柱”。

风水四象,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青龙主贵,白虎主财。

这大门口来一只白猫,正是白虎衔财来。

果然,这边白猫才下了柱子,门口就站了个穿白衬衣,牛仔裤,身材火爆的女人。

那女人一见了我,饿虎扑食一般扑过来抱着我袖子,面色焦急的问:“你是姜大师的孙子吗?”

这女人上来就是一薅,我还以为她认准了是我,合着这是逮着了人再问?

“我是。”

我一听她说姜大师就知道,这保准又是爷爷忽悠过来的人。

爷爷虽然眼睛不好,可丝毫不影响他行动,有时候甚至比人家眼睛好的眼力还要好上几分。

这大概是,眼不明,心明。眼睛看不清楚,心里可明白着呢。

今儿爷爷一大早就出门去了,不用猜我都知道又去隔壁广场跟一群老头老太太摸骨算命去了。

爷爷虽然已经不能再用风水望气之术正儿八经的给人算命了,但命理一事,他不用动法术也能知道个七七八八。

凡人算命多半是遇到了什么事,纠结难定的时候才想起了求神问佛算命摸骨。

这些就连命理之术也可以不用,单凭语言旁敲侧击也能知道个大概。

老头子在风水圈混了这么多年,又是这天下难有的算命大师,这小县城里的事难不了他。

他时不时的会忽悠几个人来这纸人店,让我多几单生意。

而那些事情也是用不到什么真本事的,随便用点香火纸钱就能解决了。

这些都是小钱,也不能怪我们爷孙俩忽悠人,事儿我们给解决了,偶尔让别人花点小钱从我们这里买点纸火这也并不过分。

我们还得混口饭吃不是。

有关钱财一事,爷爷也和我说了。

要是我能平安过了20岁,我就去找陈家女儿陈婷结婚,继承他留给我的大笔钱财。

要是活不过二十岁,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活过二十岁,钱财、妻子、家庭,我都有了。

果然还是活着最好。

那个女人一口一个姜大师,还问我是不是姜大师的孙子,肯定又是爷爷忽悠过来买纸火的。

只是,这次这个女人却不仅仅是买纸火这么简单。

知道我就是“姜大师的孙子”,她一把拖着我就往屋里走。

然后自觉地将门掩上,左右看看没人后,又抬头脸色羞红的看我。然后一咬牙对着我就把衬衣一把扯开。

干嘛?!我是正经人!

那女人是不慌张,鼻腔一热,我有些慌张,不知道是该捂眼睛还是捂鼻子。

捂眼睛的话显得我很怂。

老头这次怎么回事,这啥呀?

我突然看到些不一样的东西,停止了胡思乱想。

这女人的胸口,靠近心脏的地方,居然有一个青黑的手掌印!

这手掌印在女人胸口,这样的位置实在引人遐想。

但是,这在我眼里全然不一样。那青黑的手掌印不同寻常。

手印上有黑气浮动,并且没有留下任何掌纹!

这就很不正常了。

要知道,人的手掌都是有掌纹和指纹的,人与人掌纹指纹不会相同,但总是有的。这样的手掌印,都会留下黑白相间的掌纹和指纹印迹,不会什么也没有。

这手印上居然没有这些,还浮动黑气。

我倒是知道些别的能解释这个特别的手掌印,鬼掐筋!

这个女人,被鬼缠上了!

以前爷爷忽悠过来的人基本都没什么大事,这次倒是碰上个真有事儿的。

知道这次不同以往,我也严肃起来,皱眉问:“你身上其他地方也有这样的痕迹吗?”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