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棺材房里的东西

我从挎包里拿出12支香点燃,分别在床的四角插上三支。

然后在床头和床尾各放一支还没点燃的蜡烛。

随后又拿出一包盐洒在地上,然后在盐上面再撒上一碗米,最后把装米的空碗放在房间的西南角上。

做完这些我才提醒床上的女人:“闭上眼睛,一会儿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别睁眼,记住了吗?”

那女人见我这番操作,紧闭双眼,小心翼翼地答道:“好。”

我将房间的灯关了,然后藏在暗处。

整个屋子陷入一片黑暗和寂静中,细听能听到那女人紧张的呼吸声。

很快有了大动静。

“哐啷!”

那是碗被打翻的声音!

藏在西南角的东西从墙上下来了。

紧接着,房间里传来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那是什么东西踩过地上的盐粒和米粒而发出的声音。

那声音一直不停,且越来越快。

似乎是在床边徘徊跑动。

房间没有开灯,黑暗中只看得到那几支香燃着的火光。

那火星像是被人吹着一样,越烧越旺。

香的味道充满整个屋子。

躺在床上的女人在发抖,她显然是也听到了那诡异的声音。

好在我之前叮嘱过她不要出声,那东西暂时发现不了她。

她整个人脱光躺在床上,又有香火笼罩,在香烧完之前那东西看不见她。

一般来说一支香大概可以烧10分钟,但是现在那香燃烧的速度快了很多,按照现在的速度,香烧完最多三分钟!

到那个时候,那女人就会被它发现!

那声音在持续了将近一分钟后骤然加快,它找不到女人,所以急了!

声音越来越清晰。

我在等,等着它的脚上沾上足够多的盐,那样我就有办法对付它。

大概还要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我在心里估算。

可是不一会儿那声音没了,房间里又重归平静。

盐够了?

我正准备探头查看,身后突然伸过来一只冰凉的手,一把勒住我的脖子!

后背抵着的东西有些熟悉,是那女人!

但这女人身上的气息和之前截然不同,十分冰冷,哪里像是活人!

附身!

这是那一瞬间我脑中升腾起的想法。

我一把拽着她就去按旁边的电灯开关。

“啪”的一声,我按动开关,头顶的灯却是没什么反应。

这是邪祟作怪影响了磁场。

我脖子上的那只手收得越来越紧了,这是要将我活活勒死的感觉。

“你!为什么不许我睡我自己的床?!”

这女人的声音也变了,不像是原来娇滴滴的,现在沙哑难听,像是一个苍老的老妇。

我被她勒得喘不过气来,再这样下去,我可就真的挂了!

这东西的力气太大,我一个青壮年大小伙子竟然掰不开她的手。

从生理的角度来说,人的力量被开发和使用不到十分之一。

但是人被邪祟影响后就不一定了。人在被附身后通常会变得力大无穷,就算原来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被附身后也能有十个大汉都拉不住的力量。

我勉强抽出手,从包里拿出银狐面具,往脸上一戴。

“唰!”

一只长满白毛的大手从我的身后猛的伸出来!抓住那女人就往地上一摔!

是护身仙。

护身仙出手,一般的邪祟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附在女人身上的东西见情况不对“啊”的一声尖叫就要逃走。

银狐面具遮面,我已是隐龙,哪能让它这样逃了,当即并拢双指一点,喝道:“起!”

我放在床头床尾那两支没有点燃的蜡烛瞬间燃了起来。

烛光一亮,邪祟自然退却。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那东西不见踪影。

十二根香也全部烧完。

那女人昏迷着躺在一边,远处的墙上某一片沾着许多的盐粒。

这东西不道义,已经受了我的香火,居然还想着杀我!

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了,非得给它查个底儿掉!

摘下面具放在包里,我走过去将睡在地上的女人摇醒。

女人醒过来看见是我,“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我被她哭得有些烦。

等她哭够了,我让她穿好衣服,然后重新打开灯。

因为没什么称手的家伙我从厨房拿了一把锅铲,和她一起来到那片沾满盐粒的墙边,对着那地方铲了几下。

墙皮被铲下来,里面露出一个铁皮暗格。

见了那暗格女人顿时喜笑颜开:“原来在这里。”

听她这意思她好像一直在找这东西。

我用手敲敲,一阵空响,这里面还有夹层。

又用锅铲挖了半天后那暗格总算是打开了。

打开后才发现,这其实就是一个嵌在墙里的保险柜,用铁皮围了一圈。

那女人迫不及待的打开,一股尘封已久的气味传来,我差点就没忍住吐出来。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