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公鸡寻秘

那女人拍拍衣服从地上站起来,语气凶狠:“加钱!我给你加钱!你帮我找到马剑冰,我要弄死他!”

马剑冰做过什么事我不管,他是什么人我也不关心。但是既然答应了帮她处理这棺材房的事情,我就要做完。

万事都有因果。

王婆婆已死,死后却还要回来找床睡,还在少妇身上留下那些痕迹,这分明就是死不瞑目,怨气不散!

王婆婆本就是屋主,煞气比一般的邪祟重,再加上催灵符的影响,所以鬼掐筋的事情才表现得这样恐怖。

“先保命吧。”

我看了看外面,天色渐明。

我让女人趁着菜市场开门,赶紧去买一只五年以上的大公鸡和一瓶高度的白酒。

“我怎么知道那大公鸡有没有五年?”那女人反问。

“看爪子,第五个爪子越长证明那大公鸡的年龄越大。”我伸手比划了一下:“你看着大概这么长的买,就差不多可以了。”

“好。”

那女人拿起钱包要出门,走了两步又顿住了:“那你怎么不去买?”

我指指屋内:“那我去买,你来布置?”

女人终于不再继续多话,转身走了。

等她走后,我从包里拿出香火纸钱等物。

先是点香,燃好蜡烛,然后我才画了几道符,分别贴在房间的东南西北四个角上。

等我把房间差不多布置好,那女人正好买了大公鸡回来。

嚯哟!

这大公鸡浑身雪白,只有那顶冠红得发黑,我再一看那爪子,起码得是十年以上的。

那女人看着我打量大公鸡的脸色,邀功一般说:“这鸡可以吧?那老板说是农村自家养的,养了好多年了,听说老婆马上要生了,准备杀了给老婆炖汤喝,我硬是给它买回来了。”

这女人长得好看,又会磨人撒娇,要是真软磨硬泡起来,没几个男人抵得住。

也难怪那男人把要给老婆炖汤喝的鸡都卖给她了。

我瞥了她一眼:“你这倒还算做了件好事。老话说,十年鸡头胜砒霜。这鸡要是炖汤给他怀孕的老婆喝了,那孩子受不住。”

女人咂舌:“还有这样的说法?”

我懒得继续搭理她,一手提了公鸡,一手用手指沾了点香灰在地上画了个圈。然后把手里扑楞个不停的公鸡往那圈里放。

那公鸡顿时没了动静,老老实实的趴在圈里。

这是定鸡术。

把大公鸡放好后,我找来一个碗,用力掐开鸡冠,滴了小半碗鸡冠血和女人买回来的高度白酒混在一起。

然后抓起地上的香灰撒在碗中,用燃过香的枝条搅拌,又把那暗格中带血的衣衫撕下一条,用烛火点着了丢在碗里。,

一丝寻常人看不见的黑气立即从碗里飘出来。

我拿过一道符,一弹指,符燃烧起来,在这火光的牵引下,那黑气被引到了旁边的大公鸡身上。

原本被定鸡术定住的大公鸡当即发出一声嘹亮的啼鸣,然后摇摇晃晃站起身来。

它四处看了看后,忽然对着女人扑棱起来,一口啄下去!

女人哎呦痛呼一声,胸口已经被它啄出一个口子,血往外冒。

那女人吓得往我身后躲。

“等等!”

我喝住那大公鸡:“冤有头,债有主。你只有一炷香的时间,错过了就不用见天了!”

那大公鸡晃晃脑袋,显示看了一眼怯怯躲着的女人,然后扭头往大门外冲去。

“跟上!”

我和女人紧跟在大公鸡后面追出去。

大公鸡像是疯了一样往前跑,也不走电梯,直接走楼梯,把我们俩累的够呛。

那女人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的问:“它这是要去哪儿啊?”

“它现在被王婆婆附了身,它啄你一口,你也算是还了它一点儿因果。现在我们只要能找到她的骸骨,将她安葬,她入土为安以后就不会再纠缠你了。”

一炷香,大概也就是十五分钟左右。

大公鸡跑在前面,我们追在后面,一连穿过三个街区,才来到一栋屋子面前。

到这屋子面前后,大公鸡扑腾得更厉害了,不仅如此,还用嘴不停地啄那紧闭的门。

它没啄几下嘴就渗出血来,可它还是不停的啄,见总是啄不开甚至飞扑起来,整个身子撞上去。

“砰”的一声,大公鸡的脑袋应声碎了。

然后没了动静。

我算算时间,刚刚十五分钟,一炷香的时间到了。

这门是金属的,这鸡再怎么发疯也不能弄开。

我掏出一张符,一挥手点燃,然后贴到门上。

这是开门符。

随着符纸落下,那门就像是有人从里面拉开的一样,轻轻打开了。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