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岳母遭天谴

“死了?”

陈贵先是表现出一点惋惜,但随后就是掩饰不住的大喜:“姜四,你爷爷当真死了?”

看来这李大师确实是个高手,能从星象上观测到爷爷不在了。

爷爷是风水圈子里少有的大师级别的人物,他死了,从星象上的确能观测到变化。

爷爷不在了这件事,我也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现在我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没有爷爷的庇护也能好好活着。

陈贵家的风水出现问题,卧虎变成恶虎,这件事我也解决得了,只要解决了这件事,陈家的富贵便能一直延续下去。

“爷爷确实已经仙去。他老人家死前让我带着婚约前来找陈伯父。”

我说着从包里掏出来那一纸婚约。

这婚约的纸已经有些泛黄,但是字迹仍旧清晰。这上面请清楚楚写着当年的约定,还有陈贵和李琼二人的签字和手印。

我拿出婚约后,陈贵的脸色立马变得不好看了。

他动了动嘴,最后像是没想好应该怎样开口,又什么也没说。

“荒谬!”

李琼怒吼一声,劈手来夺我手里的婚约:“这都什么年代了,凭着一张破纸就想娶我女儿!”

她这是要彻底使出无赖的手段,想把这婚约撕了!

“不能撕!”

那个李大师在此时发声,阻止了李琼的动作。

这个李琼,实在是无赖可恨又下作,居然想着撕毁婚约。

她以为撕了这婚约我就算是口说无凭,这婚事就算没了。

这何其愚蠢。

这是爷爷用最后一卦算出来的东西,算是请了冥冥之中过往的神明,甚至是江河山川大地作为见证的。

这东西只要签了字,反悔是要遭报应的。

这也是她动手想撕时我没阻止她的原因。

但是一旁的陈贵不知道这点,他也站着没动,显然是想让李琼真把这婚约给撕了。

那个李大师知道其中利害关系,所以才会制止李琼。

“轰隆!”

就在李琼把婚约撕开一个小口的时候,外面劈下来一道响雷,园中一棵约莫碗口粗的桂花树应声而断。

我冷笑一声。

我进来的时候看过了,那桂花树是陈家风水局的一部分,如今桂花树断了,陈家的风水就更差了一分。

这大晴天的,突然劈下来一道雷,那雷又引起这么大动静,瞬间将李琼吓得不敢再动。

陈贵也是吓了一跳,再看那婚约时脸就更黑了。

不管这李琼嘴上怎么喊着封建迷信,其实心里有数,知道自己家的富贵都是怎么来的。

“李,李大师。”

李琼还保持着双手扯着那婚约要撕的动作,此时求救一般看向那李大师,再也不敢有进一步动作。

她抖着声音问道:“姜……姜九真的死了吗?为,为什么会这样?那老头……是不是阴魂不散?要来纠缠,我们陈家?”

那李大师显然也是被突如其来的雷吓了一跳。

他看看晴朗的天,再看看李琼手里的婚约,他伸手接过,开始读那婚约上的内容:“奉天地山河之命,以过往一切神鬼为言,今日陈家与姜家定亲,将陈家女婴陈婷,下嫁于姜家男丁姜四为妻,姜九以封山一卦,改山换水,增加运势,助陈家大富大贵20年。20年后,陈家家产,由姜四继承,如有反悔,神鬼共谴。签订人,陈贵、李琼、姜九。”

读完后,他无奈地摇摇头,看了陈贵一眼。

陈贵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马上对我扬起一个特别假的笑:“四,你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这样吧,你先住下,休息一下。婚事的事情我们之后再谈。”

这是没办法了要先行拖延。

我正打算再说点什么,陈贵却压根不给我开口的机会:“老李啊,赶紧带四去客房休息,可招待好了。”

陈贵又转向我:“四啊,你先去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提。”

那个老仆人当即赶上来招呼我:“请随我来。”

我看向那个李大师,打算把那婚约拿过来。

陈贵却是笑着将我拦住了,笑道:“这婚约放在伯父这儿,丢不了。你都住进我陈家了,我和你伯母你也见过了,你还怕我们赖账不成?”

陈贵这话说的,也有够不要脸了。

都把赖账这事儿付诸行动了,见暂时赖不了才退而求其次,现在又说起这种漂亮话来。

但是,我也不是非要拿到那婚约。

那婚约是神鬼共契,哪是他们随随便便就能赖掉的。

撕毁的话后果他们也知道了,轻易不敢动的。

我昨晚追那王婆婆追得累了,现在确实是有点犯困,休息一下也好,养养精气神才好应付接下来的事。

我点点头,跟在老李后面走了。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