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我忍!

风水阵中确实是有四龙聚财阵,那布置也和这四龙卫差不多,可是那四龙聚财阵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风水阵,哪比得上玉壶聚财阵的效果?

再说了,陈家这泼天的富贵,哪是一个小小的四龙聚财阵就能办到的。

别说是四龙聚财阵,就算是玉壶聚财阵,没有外部风水天门的辅助,都达不到陈家这样的效果。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李大师才是“只学了皮毛”,和爷爷比差远了。

可笑的并不是他只懂皮毛,而是他明明只懂皮毛还敢端着一副大师的做派,然后对我指手划脚,甚至话里话外的觉得爷爷的本事也就那样。

陈贵像是被那李大师的话说动了,板着一张脸没有动作,但也没开口。

李琼则是怒骂出声:“我就知道你小子不怀好意,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性,还敢惦记我们小婷!你这心肠也太歹毒了!知道自己配不上小婷就想着毁了我们陈家!”

歹毒?

我一直觉得自己和这个词搭不上边。

我觉得自己简直比六月飞雪的窦娥还冤。

“陈伯父,我……”

我要解释,陈贵却是直接打断我,坚决道:“亭子不能拆!”

果真是被那李大师迷了眼!

我沉思一会儿,叹息道:“也罢。”

我想到了隐龙经中记载的另一种手段,接着说道:“不拆亭子也行,那就让工匠立马把那断了的槐树连根挖了,在槐树所在的位置建一个灶王庙。这灶王庙必须留两道门,这两道门上贴上两道门神,日日以香火供拜,这样也能暂时维持个把月。”

这槐木属火,既然槐木已经断裂,那就用灶王庙的火气代替槐木,以香火代替四龙卫。在门上加上两道门神,以门神的力量镇压湖里的邪祟,这样撑个把月应该没有问题。

香火代替风水,这方法爷爷当年借尸胎的时候就做过了。

可是这终究不是最终的解决办法,要修复这四龙卫,还是要重新种树才是。

我没想到那李大师又要在这个时候胡扯!

他听我说完,指着我哈哈大笑起来:“小伙子,你这是胡搞啊。灶王庙奉的是灶神,你把灶神放在四龙聚财阵里,让陈家去受神的香火。你这是要让陈家遭天谴啊!”

得!

还敢说天谴,陈家的天谴不是早到了吗?

李大师就是陈家最大的报应!陈家仅剩的那几口气也得被这李大师折腾完了!

神力虽然难以驾驭,可是这并不代表不能驾驭。

只要香火足够,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这李大师三两句话就把我说得火冒,真不知道陈家是从哪里刨出来这么个风水“大师”。

“这……”我刚要开口理论,陈贵先开口打圆场了。

“那个,姜四。这不是伯父不相信你,你还年轻,在阅历方面可能还比不过李大师。当然,伯父这不是说你不行啊,咱们先按照李大师说的方法试一试,看看效果怎么样,然后再进行下一步,如何?”

这说得好听,什么阅历不阅历的,说到底陈贵还是不相信我。

我很想问陈贵,我自十三岁走江湖,隐龙的名声也已经在江湖传扬开来,这够不够证明我的阅历和能力都远比这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来的李大师要强很多?

但是我不能,我得“隐”到底,这是修习隐龙经必须的条件。

陈贵说先让李大师“试试”,我也想让这李大师试,关键是怕这陈家的最后一口气经不住那李大师再试。

算了,我在暗中看着,要是陈家真要被这李大师折腾完了我再出手。

也让陈贵吃点亏,他才明白其中利害。

“好。”我爽快答应,没有继续多说什么。

见我妥协,那李大师一脸的得意,自以为是胜过我了,我已经知难而退。

“小伙子,这也不是我欺负你,你若帮不到陈家,那就识趣点儿,早点退婚。陈家大门大户的,就是没了这婚事也不会亏待你的。”

李琼也是无底线的帮腔,阴阳怪气道:“是啊,你们姜家早就已经没落,你才是个初中学历,又没什么本事,你拿什么娶我们家小婷?你一无所有的,让我们怎么放心把小婷嫁给你?你自己想想,你怎么,配得上呢?所以……你还是早点退婚的好,否则闹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原来如此,闹了这么多是想让我主动退婚啊。

我说呢,怎么会突然让我来解决陈家的风水问题,原来是想让我知难而退啊。

可是巧了,风水上的事情,怎么能难到隐龙呢。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