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鬼婴:诅咒陈家满门灭绝

这鬼婴竟这么强?

我凝目一看,发现鬼婴的肩头,有一个类似纹身的图案。

是一个猛虎图案。

刚刚吞掉剑气的,正是一张虎嘴!

这图案刚刚忽然“活”了过来,并且还轻而易举就吞掉了我的剑气。

猛虎……

卧虎山天门卧虎!

我扭头看向陈贵,果然,在他的肩头,同样有一只“虎”。

风水护主!

这鬼婴,与陈贵有关!

而陈家风水破败,也一定是因为这个鬼婴。

卧虎山天门风水也出了问题,但陈家的破败,是陈家的风水局出了问题而导致的。

陈家如果只受天门风水的影响,家道破败只会缓慢出现,而不会像现在这般迅速衰败。

我问陈贵:“亭子下面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陈贵看不见鬼婴,听到我的话,脸色一变,他显然知道的,却不承认,说道:“亭子下面就是池塘,什么都没有啊!”

“是么?”我直视陈贵的眼睛,问道,“你们家……有过一个四五岁的男孩吧?”

陈贵面色一变,却还是矢口否认。

我冷笑道:“那男童的一对招子还被挖掉了,你确定没有过?”

我这话一出,陈贵的脸色瞬间惨白。

可陈贵还没说话,他身边的小周就惊呼了起来:“四五岁的男童?”

她的声音中满是惊恐,用见了鬼一样的眼神看着我,颤声道:“你是说,那个四五岁的男童……”

见他们如此反应,我的心中,已经有了某种猜测。

这个小周,很可能是陈贵的小三。

我这未来岳父也是牛,公然带着小三出入陈家。

他就不怕被他老婆李琼拆穿?

又或者说……

李琼和李义……

我摇了摇头。

“大……大师!”陈贵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避谈鬼婴的身份,说道,“我们家的风水阵,还能修复吗?您一定有办法的,对吗?”

我指着亭子说道:“男孩也是这屋子里的人,我赶不走他,需要你这主人,亲自过去把那些老鼠推到水里。”

这鬼婴与之前的家宅邪祟一样,外人是没法干预的。

除非我和陈婷结婚,成为陈家的一员,否则,我也拿它没有办法。

陈贵咬着牙,犹豫了片刻,就点头道:“好!”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富贵面前,陈贵克服了恐惧。

他颤颤巍巍走到了亭子中,哆嗦着身子,一把一把,将死老鼠往水里推。

我看了眼小周,说道:“你也去帮忙。”

小周闻言浑身一震,但兴许也是不愿放弃富贵,最终忍了下来,过去帮助陈贵,一起将死老鼠往水里推。

我看她也能安然推死老鼠入水,终于能断定,他和陈贵,都和鬼婴有关!

随着越来越多的死老鼠被推入池塘后,陈家原本急速破败的风水局,终于慢慢稳定了下来。

可陈家的大院,此刻却一片狼藉。

院内池塘中飘着密密麻麻的死老鼠,地面上白蚁成灾。

原本格调奢华的陈家大院,哪里还像是西京市第一首富的府邸?

“大师!隐龙大师!”陈贵踉踉跄跄跑到我身边,焦急道:“死老鼠全推下水了,一只都没留,陈家的风水……还有救么?”

我盯着陈贵冷笑,说道:“你应该很清楚陈家做了什么事?对么?”

陈贵本就惨白的脸色,听了我的话后,显得更加惨白了。

他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刚才无数老鼠自己撞死,死老鼠的尸体摆出一个“死“字的场景,显然让他心有余悸。

现在他虽已强自镇定了下来,可眼睛还时不时望向池塘,生怕下一秒再出状况。

我冷声问道:“亭子下面,到底是什么?那男童,又是谁?”

陈贵紧咬着牙,双拳紧握,纠结了一番,还是摆手道:“亭子下面会有什么?哪有什么男童?在哪里?隐龙大师,我真不知道。”

呵!

没东西吗?

没东西你紧张什么?

我每每提及亭子,你和小周都明显不自然,显得很紧张,你不知道亭子下面有什么?

我冷笑一声,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亭子下面肯定是有东西的。

而且陈贵和小周都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他们二人也知道鬼婴的身份。

鬼婴和亭子,他们二人都知道到底有什么秘密!

甚至陈家所有人都知道鬼婴的秘密。

因为鬼婴的怨气,重到想要杀死陈家所有人!

我倒是不是非要与这鬼婴为难。

而是因为不解决鬼婴的话,陈家的风水问题就解决不了。

如果任由陈家衰落,我的大劫怎么渡?

偏偏这陈贵,事到如今都还不愿吐露鬼婴的秘密!

真要等到家破人亡才知道后悔吗?!

其实我的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我不好强行干预鬼婴与陈家的恩怨,因果恩怨,最好还是他们自己解决。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麻衣隐婿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