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番外

阎罗篇。

塞北之边,雪山之巅。

男子黑红色的袍烈烈作响。

他面容如玉,唇红齿白,星眸里却满是离愁之苦。

而人虽在雪山之上,却一点都不觉得冷,反而沿着雪地,直接躺下来,闭上眼,很是享受,那帝王象征的九流冠,因躺下来,流珠全洒在额头,分散开。

“你当真是愚不可及,那女人究竟哪一点好,让你迷了数世,分一个我来不够,又分出千面。”

空气中响起一个娓娓动听的男人声音,若细细分辨可以发现,这是当今江湖最高统治的特等局,总局的声音。

他天生带笑,即便是嘲讽也带着笑意。

躺在雪中的这位便是那万人恐惧的阎罗王,他故作不懂道:“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说话时,他手中突然出现一瓶酒,仰起头就喝了下去。

“呵,装吧!反正你爱怎样怎样,疯了几千年,能亲一口不算亏。”

雪地上,缓缓地空了一块,总局坐下了。

阎罗轻笑了下,回想起那一幕——

“是啊,味道真不错。”

顿了顿,他又补充:“我说的是酒。”

空气里,缄默良久,一个喝酒一个沉默。

然后,那美如冠玉的脸终究耐不住寂寞,转头看着旁侧一言不发的总局——

“你是见过她的,你也喜欢她吧?毕竟……你是我的分身。”

空气里,发出声不屑的轻笑,“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我直接告诉她,她无情无义,不忠不孝,没脸没皮。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我才看不上。”

阎罗想起那件事,只稍稍愣了一下,就笑了一笑:“你很聪明。”

“你若多在人间游走也会聪明些,人间疾苦,憎恨,恩怨……”空气里那声音循循善诱的像是个老师,也只是在阎罗面前他才会说这么多废话,因为阎罗根本听不进去。

可一次好像不一样。

“你说得很对。本殿是要去历练一下,老让你们分身挡着实在不合适,来,这个给你……”酒壶直接揣在了空气中“悬空”,阎罗直接就要走——

“我去历练一百年好了!这一百年,就交给你了……”

总局腾然起身,酒壶落地——

“等等!我的意思不是这个!你回来。”

“回来!”

可空气里哪还有阎罗的影子?

阎罗篇,完。

--------

黄泽修篇。

妖王殿内,弥漫着妖香。

闪着金光的帷幔微微晃动,在帷幔晃动的窗前,立着一位妖界的最高统治者。

他在看凡间,看他的小祖宗带着那只池王八四处倒斗。

她终于可以美人迟墓了,好不快活。

一挥长袖,他转过身坐回自己的神位上。

神位上笼罩着的金光,让他更显得冷漠而高贵。

似粉又不像粉的仙袍上,像是外披着曾金纱衣。

而因了那曾淡淡金光,如雪的白发也若月华般,流动轻泻于腰下。

精致狭长的金色眼眸闭上,白色的长睫也闪着金光。

心口的悸动让他禁不住微微扬起的下巴,白皙而又线条优美的颈项上喉结滚动。

清晰可见的精致锁骨下方,心在剧烈的收紧,喊着那个名字。

“寒笑。”

生育之事倒是他想错了,她还是变成了之前的凡人,可他相信迟琛总有办法。而只要她好,他就在这儿继续寂寞吧,百年后再见就是了。

他已经没有眼睛可以挖了……

其实,情深不寿并可怕,最可怕的是情深长寿。

“我愿你好,哪怕我孤独终老。”

黄泽修篇,完。

------

韩祁白篇。

水瑶镇突然多了一间小酒馆,名叫错过,每天都爆满。其实不仅仅是因为名字,主要是因为调酒师特别帅,像极了李俊基。

虽然他很少笑,可不妨碍众女对他的痴迷程度。

在当地放眼,倒斗和调酒是多相似的话啊。

没有寒霜,韩祁白放弃了倒斗,当起了调酒师。

当然,最主要是因为——

喝酒可以沉迷,不再想她。

一步错,步步错。他给酒吧其名叫“错过”,看这每天爆满的样子,错过的人不少呢……

只是韩祁白错过的人现在很幸福,她不仅凌驾于最高处的特等据,还有个最厉害的男人护着她,只是寒霜……

你还会想起我吗,不求思之如狂,会偶尔记起就好。

“帅哥,来一杯酒。”

突然,记忆中不可能再出现的声音,响起!记得当年,他在墓室里刻下无数寒霜名字和画像,让迟琛揍了之后,迟琛就不许她再接近自己。

而这声音……

分明是她!

抬起头时,韩祁白最先看见的是宠乾,而他身后正是——寒霜!却是两个寒霜!

“这……”

“我做的机器人,怎样?”

昏暗的酒吧里,灯光把宠乾粉色的西装照的有些斑斓。

“太像了。”韩祁白看着那两个“寒霜”时,以不开眼。

听宠乾又道:“那你想要吗?”

已经得不到的人,即使是机器人,也是有足够诱惑的。

可——

“我没太多钱。”

韩祁白说了这么句话时,宠乾笑了笑:“放心,同是天涯沦落人,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白送你。”

“什么?”韩祁白已经走了出去,他看着面前的机器人,手都有些发抖,“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好!那你保守这个秘密,要把她藏的好好的。”

宠乾说完,眼底划过抹精光。

他只是想拉个帮凶,怕哪天被迟琛发现…

那大约会被打死吧。

也就和韩祁白一样了,再也没法接近寒霜。

韩祁白当然会好好保护她,立刻答应了句:“好。”

宠乾松口气,这就可以解释的通了,他日东窗事发,他就可以说是帮韩祁白做的了!

GOOD!

只是,韩祁白离去后,宠乾得负责收拾烂摊子,比如……红叶。

“祁白呢?”

红叶询问时,宠乾赶紧把信递过去,那是韩祁白写给他的,就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红叶没说话,只是漠然的把信折叠,折叠,收好。

“谢谢你特意等我。”

见状,宠乾松口气,最怕的就是红叶胡来,当然他也早有准备,用废材料随便就捏了个韩祁白,拍拍手,操控机器人韩祁白过来。

“红叶,看在兄弟的份上,给你打八折!”

红叶看也没看那机器人,只是漠然走到了酒柜后方,拒绝了他:“不用。我就在这里等他,他万一回来,看不见我会伤心……”

喜欢美人迟墓请大家收藏:()美人迟墓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