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5 章

三年时间,转瞬过去。夏知秋在小同村担任教师两年,也算是完成了一桩心愿。学校那边也有表彰,本来有周家的背景在,夏知秋若是想留校任教,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过,她之前既然已经答应了张部长,就不会再反悔了。于是,只和夏小九回学校领了毕业证和学位证,然后就出门游历去了。和以前一样,想到哪儿就去哪儿,一路上遇见个什么,就会出手多管管闲事儿,人家有钱了就要个辛苦钱,人家要是没钱,他们也不要钱。

风餐露宿的,夏花觉得他们辛苦的很,但是这两个人却不觉得辛苦,还做的开开心心呢。偶尔回来一趟,和朋友们聚一下,她若是太穷了,宋如梅那边会将她的分红给她一些花用,她若是还可以,宋如梅他们也就不插手了。

倒是夏小九,心里始终都记得他当年求婚的时候夏知秋说的那句话,所以三年时间一过去,他就迅速旧事重提。

而且,还不是先和夏知秋提的,而是先打电话和周毅商量了婚期,等那边确定了近期有好日子,他才再次对夏知秋求婚,然后得了允诺。兴奋之下,哪怕是还没回到B市呢,就已经开始打电话找人帮忙了。

找周叔叔帮忙确定结婚的酒店,找孙文浩帮忙找策划婚礼的公司,哦,之所以找孙文浩,是因为孙文浩前年已经和宋如梅成亲了,有经验了。

找夏花帮忙打听周围的婚纱摄影店,找宋如梅帮忙参考婚纱,找周明亚帮忙确定婚礼当天要用的首饰。

所有的一切,哪怕是婚礼上要用来送人的小礼物,都是夏小九自己私底下忙碌,半点儿不用夏知秋操心,甚至都不曾透漏婚礼的程序,连宴请宾客的名单都是夏小九给定下来的。

等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夏小九才带着夏知秋回来。不过,他并没有随着夏知秋住进别墅里,毕竟是要成亲的新婚夫妻了,成亲之前最好是不要住在一起的。

但他又怕夏知秋觉得无聊,就特意将夏知秋的几个室友给提前请过来陪着夏知秋。

至于他自己,三天时间用来布置他拜托孙文浩买下来的小别墅,时间也还算是刚刚好。毕竟他不是上门女婿,要结婚,怎么也得有自己的房子才行,这个别墅是背着夏知秋买的,就是为了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和别的新娘子不同,夏知秋成亲前的这几天,却是因为有夏小九,所以过的是再舒坦不过了。

每天就是逗弄一下大妙和小妙,然后就是和韩云云她们聊天说话。

韩云云还有些感叹:“我原先以为,咱们寝室这么多人的,第一个结婚的肯定是李晓萌呢,没想到,倒是张云燕。”

张云燕捧着肚子笑道:“没办法,遇见合适的了,也就不想继续拖下去了,早晚是要结婚的,早点儿结婚早点儿生孩子,对自己的身体也好,毕竟年轻,身体能早些恢复。”

她已经怀孕四个月了,也是安稳了,这才来参加夏知秋的婚礼的。

王燕飞倒是和她的观点不一样:“我觉得应该趁着年轻多多拼一下自己的事业,赚钱,升职,这样才能有一个安定的环境生孩子,也才能给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

“每个人的想法不同,有些觉得早点儿生孩子是负担,有些人觉得早点儿生孩子能早些恢复身材,对身体也好,两种观点都没错,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要碰到自己喜欢的人才行,知秋就很幸运。”

韩云云在一边打圆场,李晓萌就挤眉弄眼:“咱们韩云云,说不定也是好事儿将近了呢。”

夏知秋还真不知道这个,略有些诧异:“真的?怎么没听你说过?什么时候带出来我们看看啊,我记得你以前说,就算要找男朋友,也一定要找那种长相十分精致的,和漫画上的美男子一样的,这是找到了?”

李晓萌在一边噗嗤一声笑出来:“什么美男子,我现在才觉得,理想型和真实型果然是能天差地别的,你们都不知道,韩云云看上的这个,是个军人。”

夏知秋更吃惊了:“真的是军人?”

韩云云点头:“嗯,家里相亲认识的,也不算是陌生人,以前家里是一个小区的,我见过他,他也见过我,算是认识,后来我来大学了,他去当兵了,家里长辈在一起说话的时候提起来,就让我们见了见面,我觉得还挺合适的,虽然一开始并没有……”

她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并没有那种漫画上说的那种心动的感觉,但是仔细的思考过后,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一来我们两家长辈认识,什么好的坏的,我们彼此明白,以后哪怕是看在两家长辈的面子上,他也不会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二来我这个人你们也都知道的,最是不耐烦被人纠缠,也不喜欢腻腻歪歪的谈恋爱。”

“我就喜欢得空了看看漫画看看小说,或者画个漫画赚点儿钱,要是有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在我身边腻歪,我才是厌烦呢,这样的距离就正好,我一个月可以去看他一次,他也可以来看我一次,享受一下远距离谈恋爱的感觉。”

李晓萌有些不太赞同:“家里没个男人,很多事情都不方便,比如抬个水桶啊,修个电灯什么的。”

韩云云摆手:“这些都不是事儿,只要有钱,物业不是放着干看的。我喜欢的就是那种独立的,私密的空间。再说,他虽然长的不是我理想型,但终归还是个帅哥,穿制服的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气的男人了,除了军人,我也想不到还有什么人能让我更心动了。”

孟晓飞在一边补充:“所以说来说去,还是颜值更重要。”

韩云云笑眯眯的点头:“性格也很重要,他那样的,就得需要找我这样不黏人的,要是换个离不开男朋友的姑娘试试,不得一天给他说八十次分手。”

夏知秋见她想的明白,说起那男人也略有几分感情,也就觉得这桩婚事,也是可以的。

等到了晚上,夏知秋就觉得,光是可以两个字,还不足以来形容这桩婚事。白天韩云云说的多理智啊,从性格分析到行为,从行为说到门当户对,但实际上,就是谈恋爱了!

两个人捧着手机,足足说了一个小时!

这还是因为韩云云的手机没电了,再加上她现在是在夏知秋家里,周围一圈朋友打趣的看她呢,要是在自己家里,估计两个小时都是能有的。

既然是有感情,那这桩婚事,简直就是极好的了。

夏知秋的婚礼很热闹,她朋友虽然不多,但也不算少。再加上她名声在外,就算是没请帖,也有不少自愿来参加的,原本夏小九定下来的桌子,居然还不够,最后又加了三桌才刚刚好。

和普通的新娘子一样,夏知秋是被周叔叔从后面给带出来的,然后,亲手交给了夏小九。

在音乐的伴奏下,两个人相携相依,走上了前面的舞台。

其实司仪说的大半的话,夏知秋都没有听的太清楚。她的心神,就放在旁边夏小九身上,当然,夏小九也是时不时的就转头看她,两个人但凡对视,那眼神中的脉脉温情就遮都遮不住,挂在大屏幕上,看的别人也都跟着觉得温暖。

夏小九没有父母,但他有族人,这次来参加婚礼的,据他说是族中长老,按照辈分,还要叫一声二大爷。

认亲的时候,夏小九这边就是二大爷上来的,他给新人封的红包是两个翡翠坠子,一个凤衔珠,一个龙戏珠,龙凤吉祥,也是好兆头。周叔叔和夏花这边准备的是银行卡,日后他们两个自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谢谢爸爸,谢谢妈妈。”夏知秋先开口,周叔叔愣了一下,随即眼前就有些红,这些年夏知秋虽然和他也是亲近,但并未改口,他原先也不在意,毕竟夏知秋年纪已经大了,知道自己的身世。可没想到,他以为自己不在意,却在听到这一声的时候,还是有些触动,心里酸酸软软,又有些高兴,总算是这些年的付出也没有白费,这孩子,是知道他的一番心意的。

夏小九跟着夏知秋走,夏知秋喊了,他自然也不会纠结,很痛快的跟着喊了爸爸妈妈,差点儿让周叔叔再掏出来一个银行卡,也幸亏夏花眼明手快给按住了。

一场婚礼下来,夏知秋一点儿都没累着,她早上就是坐那儿化妆,下午就是跟着夏小九端着酒杯敬宾客,等四五点钟散场,她只要跟着夏小九站在门口送宾客就行了。

两个人今天结婚,送完了宾客,自然是该是去新房子那边。亲近些的朋友和家人刚才就没有散开,这会儿还都是过来玩耍,美名其曰,闹洞房。

当然,闹是闹不起来的,大家就是聚在一起说说话,开开玩笑,给新房子带来许许多多的人气,让这个房子暖起来,热闹起来而已。

等天色黑下来,夏花让人送来了饺子,大家伙儿吃过这顿晚饭,这才一哄而散。

“好小子,晚上好好努力。”孙文浩抬手拍拍夏小九的肩膀,笑哈哈的走人。二大爷凑过来压低声音问道:“你会不会?我前些时候给你找的那些个视频,你都看过来吗?要不要我再给你讲讲?”

夏小九黑着脸将人都给赶走,哦,送夏花和周毅的时候就不是黑着脸了。

一转身,就见夏知秋坐在沙发上,一脸的笑意,周围的灯光投射在她身上,客厅里早被韩云云她们眼明手快的给收拾干净了。满屋子的亮光,却不及夏知秋眼神中的情意。

“知秋,咱们总算是成亲了。”夏小九凑过来,低头含住夏知秋的唇瓣,良久,猛地抬头:“咱们回房去,今天晚上可是咱们新婚夜,手机关掉,电话拔掉,知秋,你做好准备了吗?”

夏知秋脸色通红,先是害羞,然后逼迫自己做出豪爽的样子来:“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别急,咱们有一晚上的时间呢。”

夏小九一弯腰将人给抱起来往楼上去,脸上的笑容神秘莫测——一晚上?开玩笑呢,他好歹也是个狐王呢,一晚上怎么可能会够?再说了,二大爷之前可是给了一个双修的法子呢,要是不试试,岂不是辜负了他前段时间的辛苦?

夏知秋却不知道夏小九这会儿的“阴险”心思,不过,她很快就能知道了。

夏花和周毅在客厅等了半天,眼看十二点,昨儿才结婚的小夫妻俩还是没出现。等的心焦,索性打电话过去问,然而手机关机,电话打不通。

夏花着急,还担心小夫妻俩出事儿了,急急忙忙的起身,本打算去新公寓那边看看的。却被周毅给抓住了胳膊:“你就别去捣乱了,小九那孩子跟着知秋几年了,形影不离的,盼着这一天估计盼的眼睛都发绿了,现在好不容易得逞,一天时间哪儿够?就是古代,也是三天才回门呢,你就等着吧,别瞎琢磨了。”

夏花脸色有些发黑:“一天不行,还得要三天?”

“那新婚都是这样啊,我是男人,我更了解男人,再说,就是咱们刚结婚……”周毅说道,马上被夏花拍了一下,他轻咳了一声,笑嘻嘻的继续:“他们都是修行之人,心里有分寸,你就别惦记了,来来来,时候不早了,咱们赶紧自己吃午饭,大妙小妙可是早就肚子饿了,你啊,以后人家小夫妻俩过日子,你就不要多问了,不聋不哑不当家翁。”

夏花哭笑不得:“这话是这么说的吗?那是说让长辈别管家务事,我是担心他们年纪轻轻,没个节制……”看周毅要开口,忙说道:“知道了知道了,他们是修行之人,不能用常人来衡量,我知道了。好了,吃饭吧。”

这一等,果然就是三天,第三天夏知秋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声音还是略有些沙哑的。夏花抓心挠肝的想问几句,但想到周毅的话,最后还是没问出口,不过,不妨碍她多叮嘱几句。

夏小九是食髓知味,本来,他们是说好了结婚之后再继续出门的,继续游历下去,多做好事儿,多积攒功德。然而,夏小九借口要双修,要提高修为,每次都要在卧室纠缠个两三天。

两个人体质非寻常人,这样那样的折腾,出来之后反而是更精神了。夏花索性不去管了,反正夏小九应该有自己的分寸,她这个当长辈的,真不好一直过问晚辈的房中事。

这出发的日子一拖再拖,很快就拖到了年底,然后,韩云云送来了喜帖,她要结婚了,对象就是那个军人,军队不好请假,也就是因为要结婚,才在年底有一段假期。

夫妻俩再去参加韩云云的婚礼,同宿舍的再相聚,这次,李晓萌也带来了自己的好消息。

她当年和王燕飞一起参加考研,两个人都考上了,不过李晓萌是考回了原来籍贯的大学,回了老家那边上研究生。今年研究生毕业,然后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和一个回学校探望老师的师兄看对眼了。

之前夏知秋结婚的时候,他们也是刚来往两个月,还没确定下来,也就没说。现在呢,两家已经开始商量结婚的事情了,李晓萌也就不用遮遮掩掩了。

她大大方方的邀请大家到时候去参加她的婚礼,大家也都应了下来。没人提起来当年王超的事情,李晓萌自己也早就从里面走出来了,就像是那句歌词唱的,阳光总在风雨后,她经过了风雨,也迎来了阳光。

大约好事儿总是跟随好事儿来的,李晓萌确定了婚期之后,孟晓飞也紧跟着经过相亲确定了男朋友人选,同一个城市的,人虽然略有些胖乎乎的,但性子很温柔,孟晓飞很喜欢,若是没什么意外,来年年底也该结婚了。

夏知秋身边的好朋友,除了周明亚和王燕飞,剩下的也都有了姻缘。

周明亚大约是当年被亲生爸爸的事儿给刺激的狠了,对天下男人都没什么好感,也有一种婚姻恐惧症,生怕夫妻半辈子再会被谋害了性命,所以一早就决定这辈子都不结婚,只和妈妈一样当个女强人,争取将自家的公司给做大,做到世界最大。

至于继承人,四十岁之前不用考虑,四十岁之后,说不定国家就有别的科技了,像是试管生孩子什么的,或者,干脆领养一个。反正她死了就是死了,后人再如何,也和她没多大的关系了,那些钱又不能带到地府去花用。她现在享受的,是那个赚钱的过程。

王燕飞则是性子好强,读完了研究生又继续读博士,好多人都说女博士是第三种性别,是嫁不出去的老女人。夏知秋她们一直觉得这是酸话,尤其是那些失败男人的酸话,他们男人做不到的事情,女人做到了,打击了他们的自尊,将他们的脸皮踩在了脚底下了,所以他们才要千方百计的用这些话来诋毁这些比他们强大的女性。

至于说王燕飞坏话的女人,那更是生活中的失败者了,因为有人比她们站的更高更远,所以她们迫不及待的想要用这些话将人给拽回来,好显得她们的失败不是她们自己的缘故,而是身为女人的原因。

也幸好王燕飞本身心灵强大,所以这些话不用夏知秋她们说,她自己就能明白。她也并不将这些话当回事儿,她现在也算是强者了,强者又怎么会和蝼蚁一般见识呢?

王燕飞结婚的时候,夏知秋已经生完了孩子,她运气好,一胎两个,一男一女,凑成了一个好字。

王燕飞的对象是科学院的院士,性子比较恬淡,喜好钻研,不太喜欢外事,和王燕飞性情相似,两个人成婚之后十分恩爱,不到一年双双升职,同时双喜临门,王燕飞也怀了身孕。

至此那些个说王燕飞读那么多书没用的人总算是消停了,不过,就算是不消停王燕飞也不会理会就是了,夏虫不可以语冰,王燕飞在往上走的时候,那些人也就只能在下面看着了。

因为夏知秋的两个孩子年岁小,不好带到外面去冒险,所以难得的,夏知秋和夏小九在B市停留了有四五年的时间,等两个孩子六岁了,可以上小学了,他们两个才会出门。等到了寒暑假,就会将孩子也带上。

两个孩子都很有天赋,而且夏知秋也问过他们自己,确定他们愿意修炼,这才将两个孩子都带上的,从小培养,将来也才不会受欺负。

又有一个山神娘娘跟在一边,倒也不用担心他们两个在外面会护不住两个孩子。

日子一天天过去,孩子也一天天长大。

夏知秋七十岁的时候才开了第七窍,没办法,修为这种东西,都是越往后越艰难的。夏知秋还算是有天赋的,再加上这些年一直做好事儿做善事,功德足够,这才勉勉强强的在临死之前,开了第七窍。

开窍的同时,魂魄离体。从此之后,她就不用受肉身限制,只能滞留阳世间了。有阎王手令,有地府任职书,又有修为在,只要她愿意,妥妥的一个地仙。

然而,她不愿意。

因为做了地仙,就只能停留在自己所要当值的地点了,就像是土地,像是山神,无事不得远离。

可夏小九是要上天的,她怎么能自己留在地上?

她魂魄跟在夏小九身边,继续一边当地府公务员,一边修炼,除了是活人看不到她,其余的,也就和活着的时候没两样了,反正夏小九是能看见她的。甚至,她还比活着的时候更年轻了,恢复了她最漂亮时候的容貌和身材。

夏小九为了不让她等太久,索性就告别了孩子们,然后带着夏知秋的魂魄闭关去了。孩子们也已经长大,各自成家,也有了自己的生活,他们这些当长辈的,能护着三五年,能护着十来年,却不能护着一辈子。他们总要自己走自己的路的,夏小九对自己亲手教养出来的儿女,也是很放心的。

山中无岁月,夏知秋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的身体,慢慢的开始凝实,夏小九的妖丹越发的耀眼。

终于有一天,夏知秋的身体彻底凝实的时候,山洞外面,忽然一束金光冲进来,将夏小九包裹在里面。

“小九……”夏知秋大惊,当即起身,夏小九摆摆手:“不要紧,是时候差不多了,知秋,我们该换个地方了。来,跟我走。”

夏小九伸手,夏知秋抿抿唇,抬手,将手指搭在夏小九的掌心。那一束金光,就像是能看明白夏小九的心思,当即略微扩大一些,将夏知秋也笼罩在了里面。

然后,夏知秋面前就出现了一条台阶路。

她跟着夏小九踏上台阶,一层一层往上走。走到筋疲力尽也不放弃,走到腿脚酸软也不放弃,身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两个人手拉手,咬紧牙根,哪怕是爬,也要继续往上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在那压力大的他们连抬根手指也困难的时候,忽然,那压在身上的力量就消失了,前面所有的台阶也跟着消失了。夏知秋略有些茫然,死死抓着夏小九的手:“咱们是失败了吗?”

“不是,咱们成功了,你看。”夏小九抬手在周围划拉了一下,金光散开,然后,眼前出现一扇门。

夏知秋惊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大名鼎鼎的南天门,没想到,她这辈子……哦,她已经死了,后来又修炼了不知道多少年时间,她也算是老妖怪了,居然还能看见南天门!

夏小九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只带着人往门口走去,到了门口,转头看夏知秋:“做好准备了吗?”

夏知秋眨眨眼,点头,然后,跟着夏小九,抬脚,跨步,再睁眼,周围又是换了一副场景。门后居然是个办公室,里面有不少穿着现代衣服的人在忙碌。

有看见他们进来的,就忙起身:“是新飞升上来的?可有门派师尊?可有派系归属?”

“有师尊。”夏小九点头,然后卡壳,他还不知道师傅是什么仙人呢。那仙人当初也只说等他飞升了再收徒,可现在,人家还记不记得这事儿了呢?

“狐妖?”问话的人扫视了他一眼,了然:“原来是妖修,给,这是地图,你们妖族向来在这边聚集居住。这是个人族的?功德问道?不该是是地仙的吗?怎么也上来了?”

夏小九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就是想带夏知秋上来,然后就带上来了啊,还有什么为什么吗?

和那问话的人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半天,那人摆摆手:“既然你要等你师父,又不知道你师父是哪位真人,那就先在外面等着吧,说不定哪天真人想起来了就将你接过去了,实在不行,我到时候再安排。”

两个人被撵出门,夏知秋有些犹豫:“也不知道在天上,我这请神还能不能用,要是能的话,我能请到你未来的师父吗?”

夏小九也不知道,从来都是凡人请神,哪儿听说神仙请神的?

“我也不知正经的神仙。”夏知秋深吸一口气,拿出自己的储物袋:“我先试试,反正不成功也没什么坏处。”

夏小九想了想就应了,大不了就是下凡嘛,反正他们在人间活了那么多年了,也不用担心下凡后会不习惯。嗯,其实凡间也挺好。

“天灵灵地灵灵,请天地神灵听我言,夏氏神婆踏宝地,求神灵为我指条路……”夏知秋将香烛点上,做的太认真,也没发现后面那办公室里的人挤成一堆扒着窗户门框在围观,至于夏小九,虽然发现了,却是不在意。

“这能管用吗?用的什么方法?”

“不知道啊,这不是人间跳大神的吗?神婆吧,从来没见神婆飞升过的,这可真是头一遭啊。”

“见稀罕了,要是真能用,这位岂不是天下无敌了?想召唤谁就能召唤谁。”

“傻了吧你,既然是请神,那还带个请字呢,人家要愿意来才会来,不愿意来才不来呢,可不是想召唤谁就召唤谁的。”

“哎,来了来了!”

“居然还真来了!”

里面吵吵嚷嚷的声音却是影响不到外面的,夏知秋和夏小九都盯着远处的一团金光,都觉得那金光略有些眼熟。心里微有猜测,却因为没看清,谁也不敢直接开口。

“白景,夏知秋。”金光停在他们两个面前,然后光芒逐渐散开,露出里面的人影,夏小九眼睛立马就亮了:“仙人,我做到了!”

夏知秋见过三次的仙人朗声笑道:“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随我过来,之后咱们再拜师。”说完又看夏知秋,“不错,也是个好苗子,功德在身,难怪能随着飞升。”

屋子里面又传来说话声,夏知秋特意听了一下,总不能要拜师了,还不知道对方是哪位吧?

“居然是东华真人,这两个人,运气也太好了些。”

“东华真人也就是前些年在下面停留了一段时间,没想到他们倒是遇上了,这运气,也是没法儿说了。”

“刚才那话的意思,真人要收徒?”

“天哪,我嫉妒的眼睛都要红了。”

“你一个兔子精,眼睛本来就是红的,不嫉妒也一样。”

话音渐渐远去,夏知秋和夏小九跟着东华真人来到一个大殿外面,有小童站在门口看见他们过来,忙不迭的起来推门,顺便冲里面喊道:“真人回来了!”

里面瞬间出来五六个小童,分两边站在门口,俱都恭恭敬敬的行礼问好。

东华真人是个和善的,进门让人先摆了茶水灵果,然后才问他们之前在下面修行的事情。夏知秋和夏小九就挑了几件好玩儿的事情说了说,逗得东华真人哈哈大笑,连连表示自己过些时候也还要再下去转转。

和凡人界比起来,这仙界就有些太无趣了点儿,除了修炼就是修炼。不过,下凡不是容易事儿,他得先领了差事才行。

说完闲话就该是正式拜师了,东华真人略一想,点了点旁边站着的夏知秋:“你也跟着行礼吧,毕竟你们两口子,姻缘已定,日后怕是难分开,夫妻一体,他叫我一声师父,你也叫一声吧。”

夏知秋知机,忙上前行礼跪拜。

“天道在上,我东华今收白景,夏知秋为徒,日后结下师徒因果,休戚与共,还望天道见证,礼成。”东华真人伸手在夏小九额头上点一下,又在夏知秋额头上点一下。

夏知秋只觉得一股清凉之气瞬间窜入体内,冥冥之中,忽然就觉得自己和东华真人结下了因果,面对东华真人就更多了几分尊敬和爱戴。

“知秋,该起床了!”恭敬的行礼之后,东华真人正开口要说话,夏知秋忽然觉得身子一沉,然后耳边就传来夏小九的声音,略有些苍老,她眨眨眼,咦,她不是飞升了吗?已经变成年轻时候的模样了吗?怎么又成了老年人了?

“小九,我刚才做了个梦。”迟疑一下,她起身,看着坐在床边的夏小九,本来小九是没有这么老的,妖族本来就寿命长,然而为了保持和夏知秋一样的年纪,他用了幻化之术,外人看起来,他也是七十多岁的老头了。

“真巧,我也做了个梦。”夏小九笑着说道,端着杯子喂她一口水:“你梦到了什么?”

夏知秋将飞升的梦境说了一下,夏小九本来是笑眯眯的,然后,面色就认真起来了:“我刚才做的梦,也和这个一样。”

“什么意思?”夏知秋懵了一下,夏小九沉吟了一会儿,却是哈哈大笑起来:“说明我们真的会飞升,这可能是个预知的梦。”

“预知?”夏知秋不接,夏小九点头:“你也知道,咱们修行之人,本身对于未来,就有一种感应,不管是危险还是好处,但一般也就是感觉,能做成梦的,都是上天的恩惠,若只是你一个人做了这样的梦,那可能就是个美梦,但咱们两个都做了,就很有可能是个预知的梦了。”

“再者,若是普通的梦境,你岂会知道东华真人的名号?”夏小九挑眉,伸手捏了捏夏知秋的耳朵:“不是神仙本人愿意留下名号,你一觉睡醒,那名字你肯定是记不住的。”

夏知秋眨眨眼,忽然起身:“那咱们得赶紧和孩子们说一声,然后找个地方闭关才行,免得来个措手不及,咱们走了孩子们也没个主意。”

夏小九笑着点头,看着夏知秋出去打电话,又回来收拾衣服干粮,忙忙碌碌,就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胡子,飞升啊,这个梦做得,还真是好。

嗯,老天有眼,他们这辈子只做好事儿不做坏事儿,善事也天天做,就算是飞升不了,也肯定不会有不好的下场的。或许,还能再来一辈子?要不然,求求老天爷,换个年代,换个空间什么的?

喜欢天灵灵地灵灵请大家收藏:()天灵灵地灵灵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