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温存。

颜已经自大殿之中离开,径自前往天柱坍塌之处。

岳轻也同样离开了殿宇之中,一路穿花拂柳,在大殿前方的庭院深处。

这本来是颜玩耍长大的地方,于颜而言,一草一木应当都极为熟悉。

但不知从何时而起,花苑的深处又有了一座宫殿。

这座宫殿正是由冰霜建筑而成,飞檐下、廊柱中、乃至于行走的道路上,处处是一丛丛的冰晶花簇,美得安宁。再向周围,四季如春,百花争艳,赤橙红绿之色团团挨挤拥簇,环绕于此,恰如群花捧孤月,群花越艳,孤月越明。

岳轻来到此处,却并不进入殿宇之中,而熟稔地将目光投向距离殿宇不远处的一间小小霜亭。

霜亭之中,石桌正中是一盘残局,旁边摆有两盏热茶,坐在亭子里的那人对面的位置之上,还有一件属于岳轻的衣服。

一切都和他之前离开之时一模一样,并无半分变动。

呆在这里的人也始终呆在这里等他,同样不因他的离去而离开此地半步。

岳轻目光柔和下去,走进了亭子之中。

他不急着说话,先拿起一旁的梳子,绕到这人身后,一下一下地替对方梳起长发。

他的动作很耐心,一点都不急躁,好像还有未来无尽的时光可以消磨。

因此,直到坐在石凳之上的人一头长发的每一根发丝都被梳得顺顺服服,一根不乱之后,岳轻才放下手中的梳子,绕到了这人对面坐下,动手继续处理桌面残局。

他口吻轻松地对对方说:“方才是不是久等了?我碰到了一些事情,好不容易处理完,就赶忙过来了。”

“你等得是不是有些久了?”

“这盘棋局想到怎么解了没有?”

“怎么?生气我来得迟了所以不愿意说话?”

岳轻一边摆着棋子一边微微笑了起来,他并没有压低声音,声音便顺着微风,透过花木,清晰地因为一些事情而再次回来的另外一个人耳朵里:

“好了,我这不是来了吗?现在还有谁比得上你呢?”

“这次只是个意外,下次不会再发生这样的意外了。”

“你放心吧,在我心中,你与其他人自然大为不同……”

颜向前的双足停在了距离霜亭的数十米之遥。

这么近的距离,但凡安坐于霜亭之中的帝君有一些注意力放在他处,都不会意识不到他的存在。

但霜亭之中的帝君从头到尾,始终没有转头一顾。

他的所有目光,所有注视,全都放在了亭里另外一个人的身上,如此专注,乃至于完全忽略了周遭的一切。

站在颜现在的位置,他能够轻易地看见岳轻的侧颜,却不能够看见岳轻对面那个人的模样。

当然,只要颜愿意,他只需要轻轻绕上几步,就能看清楚另外一个人的长相。

可是岳轻刚才所说的种种言语,一遍遍在脑海与心间来回浮现,然后化为一捆带刺的藤蔓,一条嫉妒的毒蛇,将颜越缠越紧。

有那么一个呼吸的时间,颜曾想冲上去质问:假设他在你心中与旁人大为不同,那么我算什么?我就与旁人一模一样吗?

但他的双足落地生根。

最后那点尊严与倔强的牢牢的站在原地,或者也并不是尊严与倔强,而是哪怕到了最后的时刻,也不远挑破一切的怯懦。

于是他在最后一刻想明白了,也许我真的并不算什么。

若我对他有些许意义,他也会像对待霜亭之中的人一样,早早如此亲密待我吗?

颜依旧看着霜亭之中。

他看见亭中帝君忽然起身,附上对方的面孔。

一个斩断一切奢念的亲密的吻。

颜最后还是没有上前。

他没有引起任何声响乃至任何注意,悄悄地走了。

他来这里本是想找帝君拿回那柄长剑,却不意看到了他以前从未知道的一幕。

只是这样的事情虽然因从未知道而未曾想过,但当一切明了之后再回头细想,其实也是处处端倪,只是因为他始终怀抱期待,所以掩耳盗铃……

他的唇角露出一丝自己也不甚清楚的古怪微笑,浑浑噩噩地拿起武器,浑浑噩噩的开赴战场。

战场乃是一处大千世界。

大千世界的五大天柱一起因为众仙之争端而齐齐倾頽,界中阴阳颠倒,生机灵气大幅削弱,阴煞邪祟趁机横行。

颜之前已在这里守候多日,亲眼看见城郭被天火焚毁,江河因地裂深陷,灾难犹如野花杂草一样在一夜间开遍大地,原本占据着世界的生灵节节败退,陷入水生火热之中;而更多奇形怪状的生物被黑暗滋生而出,开始挟着焚烧世界的火焰恣意狂欢,意图将一这大千世界整个颠覆。

颜带来的神将杀戮着新生的秽物。

而他则与其余几位上位神仙飞向天柱之处。

当年天柱落下,本就是帝君以大神通直接镇压了五位肆虐大千世界的孽兽,以他们的脊梁稳定世界支柱。

现在支柱倒塌,镇压封印随之松动,五大孽兽衔恨而出,必然血洗诸界,一报前仇。

他此次下来的任务,就与众仙一同重新镇压这五大孽兽,再将天柱扶正。

战斗在他们降临的那一刻已经开始。

众仙与此地孽兽和秽物杀了个天昏地暗,血流成河,持续了整整一月而没有停歇的战斗使得本就破碎的世界再一次千疮百孔,颜手持噬神斧,每杀害一条生命,他手中的巨斧就狰狞一分;每献祭一份鲜血,他手中的巨斧去就狂妄一点。

等到最后,众仙之首已比众魔之首还要污秽。

颜本体的兽性已完全被噬神斧所激发!

杀杀杀——

狂怒的声音在他心中怒吼。

杀杀杀——

怨憎的声音在他心中尖啸。

杀尽你视线中所有活生生的一切,杀尽你眼前所有能走的东西!

天上地下,除你之外,再无余者!

颜的双瞳变得金黄。

他撕碎了挡在自己面前的一切孽兽,当他将最后一个孽兽也撕得四分五裂的时候这一方天地终于承受不住颜的的力量,彻底开始崩塌。

当烈火从地下蹿起,海水倒灌山峦,绿叶尽数枯萎,空气不再留存,穹顶上的天空块块坍塌,生命一片一片消亡的时候,被愤怒充塞心灵的颜忽然有了一瞬的清醒。

这个世界已经要崩塌了。

孽兽已死,秽物也生存不下去,就连神仙也不敢停留在此地,已经快速离去,正在界面的交界之处大声呼唤颜。

颜转头看了他们一眼,但双脚依旧立在原处,并没有向他们飞去的架势。

这是天帝给我的御令。

你若要去,就替我好好处理那边的事情。

替我好好处理那边的事情。

颜咀嚼了一下这句话。

随着帝君声音的出现,他被噬神斧控制了的脑海越来越清醒。

这是帝君的事情。

他忽而飞起,不是向着离去的方向,是向着五天柱的方向。

他在半空中变回原形。

羽翼遮天,巨躯蔽日。

这一身躯以头颅顶天,以四肢立地。

坍塌的天空被牢牢支撑,龟裂的大地被死死合拢,如是七天之后,当一切的崩溃终于归于平静,那立在天地之中的巨躯消散于无形,化作无穷无尽的灵气,翻涌在破碎的世界之中,滋养着已经稳定下来的世界的新生。

三千界中仙界与各界时间流速不一。

自此之时,霜亭之内,岳轻方才喝了一杯茶,下了一盘棋,并自坐在对面的人耳际取下了一枚白玉长虫。

那虫子也不知何时飞到了对方之人的头发之上,乍眼看去,就如同一枚白玉饰物,岳轻方才一眼看见的时候还以为是一向不言不动的人终于学会了摆弄东西。

可惜空欢喜一场。

岳轻让这只能够伪装玉饰的虫子在自己指掌中跳跃。

他看着面前取了自己一块骨头与颜一滴鲜血,还有因果泥而捏成的人偶,将手按在自己肋下的一处空缺上,自言自语:“拥有我的一根肋骨与颜的一滴鲜血,有着与颜一模一样的面孔与命数,只要我再将与颜相处的过往与未来种种情状搬到你身上,你自然能够交换因果、蒙蔽天机,帮助颜度过天人三消之大劫……”

但还是有些无聊啊。

对着一个怎么都不会有反应的木头说种种情话,怎么比得上撩拨他的小猫崽子,看它时而炸毛,时而害羞行有意思。

也不知大劫究竟何时降临,如果是百年千年,他也得对着这个人偶说一百年一千年的情话……

岳轻顿时打了个寒噤。

也是此时,花苑之中花草忽然齐齐而动。

风中传来各界的消息。

岳轻心不在焉地听了一耳朵,手指忽然僵硬。

那传递到他耳朵里的消息一起在说:

“颜上仙于五天柱前陨落。”

“颜上仙于五天柱前陨落。”

“颜上仙于五天柱前陨落。”

什么?

颜……死了?

喜欢天师请大家收藏:()天师新更新速度最快。